用户登录

柔佛dt和柔佛fc:柔佛dt战绩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2019年文情述要:映日荷花别样红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来源:中国艺术报 | 白烨  2019年12月31日14:26

2019年的文学领域,在文学的各类创作依流平进,理论批评持续活跃的同时,因为适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中国文联、中国作协成立70周年等重要历史节点,在常态性的创作与评论互动频仍,传播与阅读不断出新的境况下,呈现出重大事件接连不断,重要活动联袂而至的显著特征。这使得2019年的文坛,国事与文事相互交织,大事与喜事接踵而来,这种情形也可用南宋诗人杨万里歌吟西湖盛景的著名诗句来加以形容,那就是: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

70年的历程回顾与经验总结

新中国成立前夕的1949年7月,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文联前身) 、中华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中国作协前身)宣告成立。至2019年,中国文联、中国作协同伟大祖国一道,走过了砥砺奋进的70年光辉历程。新中国成立70年,当代文艺70年,给人们重温辉煌历程,展望光辉未来,提供了重要的话题,也提供了绝佳的契机。因此,有关70年的回顾与纪念等活动,就成为2019年最为耀眼的重大事件。

7月16日,纪念中国文联、中国作协成立70周年座谈会在京隆重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文艺工作者共聚一堂,热烈庆祝中国文联、中国作协70周年生日?;嵘闲亮讼敖阶苁榧侵轮泄牧泄餍闪?0周年的贺信。习近平总书记的贺信对于70年的文艺工作给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并对文艺工作者提出了殷切的期望?;嵘虾突岷?,许多新老文艺家纷纷表示,习近平总书记的贺信,既对70年的文艺工作作出了高度评价,又对新时代的文艺工作提出了更高期望,这都为文艺事业争取更大的繁荣和发展,提供了重要思想指引和强大精神动力。

在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文联前身) 、中华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中国作协前身)成立前后, 《文艺报》和《人民文学》创办。11月21日,《文艺报》 《人民文学》创刊70周年座谈会在京隆重举行,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国作协的主要负责同志,与作家、编辑家及评论家代表共聚一堂,畅谈《文艺报》 《人民文学》在70年文学发展中的作用与贡献,总结《文艺报》 《人民文学》推动文学创作与理论批评发展的成功经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黄坤明出席并讲话。 《文艺报》和《人民文学》负责人表示,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开启新的历史进程,继续建设好当代文艺工作者的精神家园,是《文艺报》 《人民文学》的共同职责和目标。 《文艺报》和《人民文学》先后发表了记述创刊经过的回忆文章,以及作家、评论家的纪念文章与纪念题词。

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当代文学70周年, 《人民日报》 《光明日报》分别开设了“逐梦70年”的专栏和“新中国文学记忆”的特刊。 《人民日报》的“逐梦70年”专栏,从体裁、题材和主题的不同角度,对当代文学70年的创作成就和主要经验进行了系统的梳理和总结性的评说。 《光明日报》的“新中国文学记忆”特刊,以连续24期的经典作品的系统梳理和深入解读,对共和国70年文学的重要成果,进行了以点带面的展示和深入浅出的解说。两家报纸开辟的专栏与特刊,选点之准,篇幅之多,气魄之大,影响之广,都为报界前所少见。

为积累70年的创作成果,展示70年的文学成就,作家出版社和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分别推出孟繁华主编的《新中国70年文学丛书》和李敬泽主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优秀文学作品精选》 。 《新中国70年文学丛书》共计40卷,包含小说(中短篇)、诗歌、散文、报告文学、戏剧5个文学门类,其中中短篇小说30卷、散文3卷、报告文学3卷、戏剧3卷、诗歌1卷。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优秀文学作品精选》按文学体裁分为8种12卷,分别为《中篇小说卷》 (全3册) 《短篇小说卷》 (全2册) 《报告文学卷》(全2册) 《散文卷》 《诗歌卷》 《儿童文学卷》 《戏剧卷》 《文学评论卷》 。两套大型丛书的推出,以及以经典作品荟萃的形式和依照发表时序编排的方式,既汇集了当代文学70年精彩纷呈的优秀成果,又忠实记录了当代文学70年砥砺奋进的壮阔历程。

长篇小说:历史与现实皆有精彩的故事讲述

长篇小说因为内蕴厚重,叙述讲究,向来是人们衡估年度文学成就的重要标志。但人们经历了2018年长篇小说的井喷式的创作爆发后,对2019年的长篇小说不免捏了一把汗。但及至年末,人们感到了某种欣慰,因为长篇小说在2018年强势发展的基础上,依然在持续发力,稳步前行,不仅没有表现出下滑趋势,反而在某些方面有着自己的艺术拓展。

简要概括2019年的长篇小说创作,可以用一句话来描述,那就是历史与现实两个方面,都有异常精彩的故事讲述,宏大叙事与日常叙事两个走向,都以自己的方式在继续进取。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一些有识的作者在新中国成立前后的丰饶的历史事实中发掘素材,生发想象,以真实事件或历史人物为依托,写出了还原历史现场、再现历史风云的长篇力作,使得与现代历史有关的创作,成为2019年长篇小说引人瞩目的一个焦点。

涉及新中国成立前的历史书写值得注意的两部作品是上海旅加作家贝拉的《幸存者之歌》和贵州旅美作家汪洋的《国脉》 。 《幸存者之歌》以犹太青年大卫抗战期间流亡上海,由一个电话维修工努力成长为一个公司领导者的经过,描写了犹太人的生命意志与生存智慧,同时也以点带面地反映了早期上海电信行业在抗战时期的特殊作用和顽强发展。 《国脉》以邮政工人秦鸿瑞、方执一、??鹊娜松沙ず筒煌≡裎飨?,从邮政行业的角度,书写了波澜壮阔的中国工人运动史,讲述了从大清邮政到新中国邮政的百年变迁史,给中国当代文学人物画廊添加了栩栩如生的工人形象。

与新中国成立历史有关的长篇书写,值得关注的作品,有杨少衡的《新世界》和凸凹的《京西之南》等。 《新世界》以新中国成立前后的闽南剿匪为主线,书写了新中国诞生过程中各种政治力量的殊死博弈和残余蒋匪的最后挣扎。 《京西之南》以京西古姓家族几代人从抗战到全国解放,从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的人生觉醒与命运转承,形象地表现了中国革命以农民为基础,以人民为中心的具体过程,生动揭示了农民的翻身与农村的进步必须依靠党的领导与指引的光明道路和深刻道理。两部作品各有各的妙韵,但都以光鲜的人物和精彩的故事,引领人们重温了新中国成立前后可歌可泣的难忘历史与革命志士的奋斗精神。

在现实题材创作方面,2019年的长篇小说,无论是题材的开拓,还是写法的出新,都有一些作品或让人眼前一亮,或令人耳目一新。其中,值得注意的就有阿来、麦家等人的作品。阿来的《云中记》 ,以祭师阿巴坚意回到地震后已整村搬迁的“云中村” ,以自己的方式去照顾那些在地震中逝去的亡灵,讲述了“云中村”的瞬间毁灭与再度重生,以及政府部门和志愿者的倾力支援与热情帮助。作品在传统与现代、鬼与神的辩证思考与叙述中,呈现了生与死、光明与黑暗、自然与人类等彼此依存、互相转化的状态。这部作品不仅是阿来又一重要代表作,而且也可看作是当下长篇小说创作的一个重要突破。麦家的《人生海?!?,以一个10岁小孩的叙述视角,讲述了一个身上带着很多谜团的“上?!痹谑贝写┬胁返囊簧?。作品以“上?!庇搿拔摇卞囊斓募松孀纯鲂纬傻钠嬉斓慕坏?,来深入窥视人性,深切叩问人生。故事在窥探欲与守护欲的相互对抗中别具张力。

三位女性作家在2019年的长篇新作,也饶有新的意味。蒋韵的《你好,安娜》 ,由安娜、素心及三美三位女性因一个黑羊皮笔记本产生的嫌隙,以及接二连三的悲剧,讲述了几位女性从豆蔻年华到年近不惑的沧桑人生。张欣的《千万与春往》 ,主要描写女强人滕纳蜜由我行我素带来的人生错乱。作者善解人意的“微妙” ,下笔为文的“狠辣” ,使得作品中的人物性格鲜明又命运跌宕。薛燕平的《宽街》如同一曲女性的颂歌、母爱的赞歌,但其中又回荡着某种倾诉,蕴含着某些呐喊,让人为之深思,为之感念。

各类体裁创作均有亮点呈现

围绕着重大事件与重要节点,常?;嵊幸慌玫暮捅冉虾玫淖髌芳械翘料?,尤其是在报告文学和散文领域。因此, 2019年的报告文学和散文创作,同样呈现出力作联袂而来、亮点频仍显现的丰繁景象,使2019年的文学创作整体看来蔚为壮观。

报告文学因为形式相对活泼,反映生活快捷,常有文学领域里的“轻骑兵”之称。但近几年来的报告文学,在反映生活快捷的同时,又兼备了题材的重大、内容的厚重,这使得仅用“轻骑兵”的说法来概括报告文学已远远不够了。而且,报告文学的这种创作倾向,也使得整体的文学与当下的时代有了更为深切的互动和更为密切的勾连。

在描写重大项目、重大工程和重要事件方面, 2019年有三部报告文学作品,各以不同的题材和不同的意涵,构成引人瞩目的亮点,这便是何建明的《大桥》 、王立新的《多瑙河的春天—— “一带一路”上的钢铁交响曲》 、冷梦的《西迁人》 。 《大桥》主要以总工程师林鸣为切入点,展示了新一代桥梁建设者广阔的胸怀和崭新的精神风貌。作品看似写桥,实则写人,看似是写物理层面的桥隧工程,实际上着眼的是建设者的精神世界、中国人的强国雄心。 《多瑙河的春天—— “一带一路”上的钢铁交响曲》 ,以河北钢铁集团公司收购经营塞尔维亚斯梅代雷沃钢厂为主要事件,表现了河钢人在“走出去”方面的骄人成绩,由此也显示了中国人走向世界舞台的国际担当与创新精神。 《西迁人》如实描述了62年前数千名交大师生响应国家号召,胸怀“向科学进军,建设大西北”的崇

高理想,告别繁华的大上海,登上“向科学进军”的西行列车,从黄浦江畔西迁到古城西安的动人画卷。

散文看似文体自由自在,写法随心所欲,但在“写什么”和“怎么写”上,都有其潜在的艺术讲究,因而也颇见内在功力。2019年间,散文写作方面,有南翔的《手上春秋》 、陆波的《寻迹北京问年华》 、理由的《荷马之旅》等作品,因带有作者鲜明的个人标记,因而值得人们予以特别关注。南翔的《手上春秋》 ,是他历时三载田野调查,迫近真实地为中国手艺人(工匠)做传的作品。作品系统而忠实地呈现了15名中国工匠的人生沧桑和手艺传习。本书的另一亮点在于对各类技艺的呈现,作者掌握大量信息,通过原生场景描摹、叙述视角切换,以及旁征史料佐证等,让读者身临其境地感受技艺之美。 《寻迹北京问年华》 ,是陆波寻访北京各处古迹的文化散文汇集,她不仅探究古迹在历史长河中的悄然变迁,也探寻与之相关的历史人物故事。 《荷马之旅》是作者用了4年多的时间研读《荷马史诗》 ,并且不顾年高体弱,沿着《荷马史诗》故事发展的线索和发生的地点,先后踏访了希腊各地的远古遗迹后写出来的。作品的重要关节点在于,经由这样一个从远古的荷马史诗入手,从现代文明走出的阅读提炼,让人们透过冗长的战场叙述和丰繁的英雄描写,从内在精神上了解了“荷马史诗”的要义所在,以及西方文明的神髓所在。尤其是作品得出的“西方文化潜意识之中深植了阿基琉斯崇拜”的结论,具有令人知古识今的现实性意义。

(作者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