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柔佛dt主场在哪里:柔佛dt战绩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如懿不“如意”  ——众声喧哗下的女性主义误区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来源:安大网文研究(微信公众号) | 许潇菲    2019年12月31日09:25

相较于它的“前辈”《后宫 甄嬛传》而言,《如懿传》绝对算不上一部黑化复仇,酣畅淋漓的小说?!冻劣悴摺分械奈魇┮墓?,《芈月传》中的大秦宣太后芈月,《燕云台》中的萧太后萧燕燕,《扶摇皇后》中的五洲天权皇后扶摇等等,拿《如懿传》的女主与这些文韬武略、足智多谋、步步为营的大女主相比,如懿显得那么“丧”,那么的“不如意”。

2018年8月20日,经历过数次审核失败导致延播的《如懿传》终于登陆腾讯视频,全网独播。仅过半个小时,播放量就已破亿。微博话题#如懿传#的讨论量则飙升至189万,阅读量达到16.6亿。12月25日,《如懿传》终于“上星”,在东方卫视和江苏卫视同时开播。

但令人惊讶的是,“上星”后的《如懿传》表现平平,收视率仅排第九。与之相反的则是同档期热播宫斗剧《延禧攻略》,它的播放量破150亿,荣获TVB年度收视冠军。在豆瓣评分上,截止至2019年9月18日,《如懿传》以0.2分的优势领先《延禧攻略》。但是《延禧攻略》的参评人数高达260166人次,而《如懿传》则仅有179741人参评。在知乎网上,对这两部宫斗剧的评价更是呈现出两极分化。忍辱负重的“如懿”被冠以“烂剧之王”,而直爽大胆的“璎珞”则成为大多数人的心头好。甚至还有人调侃地问出“为何清一色的全捧延禧攻略踩如懿传”,可见《如懿传》叫座不叫好,是彻底的遇冷。

即便翻拍成电视剧的《如懿传》有着专业考究的道具细节、精良且有质感的大场景制作、周迅、霍建华等实力派演员的加盟,仍然改变不了收视率被同档期的《延禧攻略》压住一头,甚至被扣上“宣传封建糟粕”、“荼毒女性”的难听称号。

“封建糟粕”这个词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乌拉那拉 如懿确实是以历史人物为原型,而《如懿传》也是以清朝乾隆时期作为历史背景。如懿的原型是《清史稿·后妃列传》中,乾隆皇帝的续弦“皇后乌喇那拉氏”。这位皇后在历史上就做出断发明志这一满人及其忌讳的惊人举动。断发之后,乾隆皇帝对她厌弃不已,甚至其过世之后的葬礼规格比皇贵妃的等级都低。然而在历史记载中,乌喇那拉氏一直贤良淑德,温婉柔顺,到底为何会悍然做出断发之举,至今都未曾有过公允的说法。至于为何乾隆后期对她断发之事讳莫如深,清朝再也没有乌喇那拉氏的人当皇后,就更为不得而知了?!逗蠊?如懿传》正是对这一段历史的猜测与复原。

没有后期甄嬛的心狠手辣,没有芈月或者萧燕燕的政治心机,没有魏璎珞开挂一般的手撕一切,如懿的一生只求自保,只求与乾隆两小无猜,她的愿望在风云诡杂的后宫显得简单却又昂贵。在玫嫔误会她是畸胎元凶,闯宫鞭打她时,她选择隐忍;在乾隆误会她与侍卫凌云彻有私情时,她百口莫辩;在太后指示她迫害乾隆最宠爱的香妃时,纵使万般不愿,她也只好从命。贴身侍女阿箬早有谋逆之心,如懿迟迟未发现,导致毫无招架之力地被打入冷宫;乾隆下江南饮酒作乐荒淫无度,众人都讳莫如深时,如懿却刚直地讽谏乾隆,导致关系彻底破裂。电视剧让如懿在临终前揭露了炩妃的滔天罪行,完成复仇,然而在小说中,如懿是在冤屈与厌弃中郁郁而终,在多年后由密友海兰和婉茵收集证据扳倒炩妃。

这样“憋屈”、“拖沓”的剧情引起了大多观众的反感,不少人直言:“我每天那么累就是为了爽一把”,更有女性观众评价到:“如懿这种旧式女子已经不能唤起我们新时代女性的共鸣”??墒亲莨廴?,如懿身上不仅有着专情不二,善良沉稳等传统女性的美好品质,同时也彰显出超越时代的现代女性的思想特质:她在沉重的封建礼教氛围中,对“一夫一妻”抱有始终不灭的幻想;在教导女性要柔顺婉约的古代审美中,她却刚直不阿,爱憎分明。这也正是她的悲剧来源。当然,如懿若是一味忍声吞气,任人欺凌,这种奴性思维确实可以批为“封建糟粕”。但我们所看到的是,她在被人无故陷害入冷宫后,也开始了报仇之路。从背叛的侍女阿箬,到慧贵妃,到富察皇后,到嘉贵人,再到炩妃,她含笑步步追查。凭借自己的力量和海兰的助攻,用充足的证据,适当的时机,打击每一个胆敢陷害自己的人。只是她终究是一个生活在不平等社会的普通女子,她不是一个开了金手指的象征符号,抑或是复仇机器。她有着跟普通人一样的弱点和思维盲区,比如在原著中,如懿就一直都未能认清谁是幕后元凶,含恨离世;讽谏后面对乾隆的勃然大怒,她也未曾想过要软语相劝,仍然半步不让。传统社会与现代思想的矛盾,导致如懿最终的悲剧。她不完美,也不够圆滑,却极尽真实地揭示了一个时代女性的命运。

反观为人所称道,尤其是被女性观众所赞赏的“大女主”制作,她们的复仇崛起无一不是依附男性的力量,这从本质上来说只是借势打势,用本身就存在价值偏见的事物去打击另一件更不合理的事物。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逻辑怪圈。然而众多观众仅仅沉溺于复仇的简单快感中,认为这就是女性主义的崛起,是对男性话语的挑战。而且即使抛却性别主义不谈,这些小说或影视剧中的复仇手段,也是不人道的。

以前段时间大火的《甄嬛传》为例,若是单独挑出个中片段,难免会对其中所包含的违背人伦的因素所震惊。譬如,甄嬛为了给皇后最后一击,竟然不惜牺牲自己未出生的胎儿,嫁祸到皇后头上;在原著中,她为了害死皇帝的表妹胡蕴蓉,在引诱她走入柳絮深处后,竟一脚踢开其随身携带的缓解哮喘的香包,眼睁睁地看她被柳絮活活憋死。这些桥段拿出来,都是令人骇然的狠毒,只是因为观众将甄嬛作为正面角色先入为主,从而就轻易接受了这些所谓的“谋略”。

相比较而言,生前善良隐忍,死后未与乾隆合葬的废后如懿,的确没有快意恩仇,以牙还牙的甄嬛来的爽快。甚至连身为宫女的魏璎珞都能大喊一声“我魏璎珞天生脾气爆,不好惹”,引得一片叫好??墒恰八钡奶逖樽布词?,留下的是无尽的浅薄与空洞,以及对历史真实性的怀疑。如懿的命运是时代的悲剧,更是女性的悲歌?;蛐砗芏嘧砸晕夥诺南执圆⒉荒芙邮苷庋晃痪墒脚釉谘矍爸匮荼?,但是我们又不得不承认,在中国,女性主义的发展仍然任重而道远。新世纪初期的女权运动为女性赢得了与男性承受同样责任的权力,但这只是简单地赢来了新的“责任”而没有合理的分配责任。导致时至今日,众多女性已然成为同时承担家庭与社会双重身份的希绪弗斯,被无限循环的巨石碾压。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大女主”的确会给观众带来无限欢愉和希望,在其中我们似乎可以看见一个女性扬眉吐气的美好乌托邦。但是用单纯的感官体验来遮蔽问题并不能解决问题。当“爽”成为评价文学艺术作品的重要审美尺度,其所蕴含的深层观念就会被抹消解构。在这样一个浮躁的阅读基础上,谈论更为抽象的意识形态已成笑话。而数量庞大的观众群,他们的众声喧哗难免会使有价值的批评声音所掩盖,这种情况会对女性主义的探讨与研究产生多大影响,以及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大女主”,仍是一个严峻且引人深思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