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柔佛dt身价:柔佛dt战绩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乐亭看海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来源:河北文学院(微信公众号) | 苏有郎  2019年12月31日07:49

乐亭的海,是血红的;乐亭的土地,是血红的。

乐亭的海,是用人民的鲜血染红的;乐亭的土地,是用人民的鲜血染红的。

第一次走进乐亭,就来到了乐亭的海边??茨呛?,浩瀚无边,水天一色,是那么阔大;那海,是那么雄性,壮观苍蓝;那海浪,波涛起伏,一波一波地向岸上涌来,一次次亲吻着海岸。我的心,也随着海的起伏激越,汹涌澎湃。

第一次来乐亭,我就踏进了海里,感受了她的个性。一浪接着一浪,一波接着一波,经久不息,传来一阵阵回声。这回声,来自历史深处,来自乐亭人民的心里。

乐亭的历史,是厚重的,孤竹国的先祖得燕赵慷慨之侠气,齐之礼让之遗风,雅书重教,急公好义?!鞍咨胶谒Ю锫?,十万呔商下关东”“东北三个省,无商不乐亭”。重商重教是乐亭的祖风。乐亭历代英才辈出,仅明清两朝,就考得进士57位、举人280位。乐亭大鼓、乐亭皮影、评剧等民间艺术,滋润着乐亭人的精神世界。

来乐亭,没有不来拜访大黑坨村的。

大黑坨,是李大钊的故乡。第一个举起社会主义大旗的革命先驱李大钊生长在这里;孙中山的《建国方略》中“北方大港”宏伟夙愿在这里实现;中国革命的源头,来自这里。乐亭是革命的海洋,这片大海,孕育了30位新中国的将军、10位两院院士、未授衔副军级以上干部22人、46位省部级以上领导干部。乐亭被称为中国北方的“将军县”“院士乡”。

这些自然之花,人类之精英,产生于血的土地,汇入血的海洋,其怒放的生命,是血与火浇铸。

乐亭得渤海之便,受滦河之顾,1308平方公里的土地,2515平方公里海域面积,124.9公里海岸线,使其成为河北第一大沿海县。

乐亭,这是一片怎样的大海?这是一片怎样的土地?初到乐亭,我的心就被强烈地震撼。

抑制不住向往,去寻找乐亭的精脉,走进这片神秘的土地。没来乐亭之前,乐亭只是在我的课本里,我的想象里,在我的崇拜里,在我的信仰里。来到乐亭,见到了乐亭,乐亭原来早在我的血脉里。

那精脉,源自于乐亭中学。

乐亭中学党支部是华北至东北三省最早的县级农村党支部,也是全国最早的农村基层党支部。

1923年,直隶省批准乐亭建立中学,校长一职成为人们竞争的热门,最后竟然任命的是教育局局长的亲弟弟。这自然引起百姓的不满,闹得不可开交。此事惊动了在北京的李大钊。李大钊凭着自己的影响,向县里推荐了一位校长。此人也是乐亭人,叫王岑伯。王岑伯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也成为来乐亭的第一位地下党。不久,李大钊又向学校推荐了一名1921年入党的英语教员王德周。革命火种自此播下,渐渐蔓延乐亭大地。两人政治态度鲜明而炽热,伪政府自然不允。两人便为师生订阅《晨报》《觉悟》《共产主义学说》《社会主义讨论》,教学生学习鲁迅的《狂人日记》《孔乙己》,李大钊的《我的马克思主义观》,开阔视界,让师生了解共产主义,秘密向师生灌输马列主义。他们集会、讨论,气氛异?;钤?。他们发展党员、团员,当年就培养了徐凌汉、李运昌等7人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不到一年时间,他们就把4个年满18周岁的人转了共产党。1924年底,他们建立了中国共产党乐亭县支部,王德周任书记,与北大支部同属一个党委,直接受北大党委领导。他们在村里印发传单,传播马列主义。到1925年6月,他们又在徐烧纸庄和木瓜口村建立了两个党支部,经北方局党委批准,共产党乐亭县地方执行委员会成立了。他们又发展党的外围组织,建立学生联合会、教师联合会、妇女协会等。乐亭中学党的活动引起了伪政府的注意,说乐亭中学被赤化,停止给学校拨款,老师和学生上街游行;他们在大烟馆揪住正在吸大烟的教育局长来到大街上,拿着大烟杆呼喊宣传,亮相于广大百姓面前。斗争取得胜利。

野火遇春风。一年后,王德周和王岑伯就在10多个村发展党员30多名,在群众中发展各种协会人员达数百人。乐亭的革命运动海潮涌动。在李大钊的指导下,他们从党、团员骨干中选20多人到莫斯科大学、黄埔军校、北方区党校、武汉农民讲习所、武昌军干校学习,为革命培养后备力量。这些人学习归来,组织了震惊中外的冀东大暴动,在以后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大部分成为党的骨干。

我访问的是一位出生于1932年的呼景山老人,他家离大黑坨不远。那时,他是儿童团团长。今年87岁的老人已经写了70多年的日记,虽然有些日记在闹运动时不得已烧毁,但生命的印记是抹毁不了的。呼景山说,他的日记,就是一部乐亭的历史。呼景山的日记是他在乐亭中学上学时开始记起的。

乐亭的海边有一个村庄叫红房子,该村的西北地段上竖立着一块石碑,上写着“日寇杀人场”五个大字。五个字,记录着日军侵华战争历史和日寇野蛮残害乐亭人民的各种罪行。

红房子原来并不叫红房子,而叫老春铺,这个地方叫东河弯子。此处自古便是良盐生产场,设有盐田事务所。日寇来后,侵占了盐场,建立了管里机构。1941年,日寇在此用红砖建起了数十间房子的一个大院落作发电设施。警备队也驻进了红房子,他们常外出“清乡扫荡”,范围达数百村。日寇、特务、警备队常常带回一些百姓。被带回的人,不问青红皂白,必定用尽种种酷刑,折磨死后扔进坑中。日寇在此盘踞五六年,共挖18个大坑,这些坑中,少则两三个人,多的数十人,被人称为“万人坑”。凡是带去红房子里的人,活着出来的百无一人。当地人编了一个顺口溜:杀人场,埋人坑,埋人坑里的人头数不清。东河弯子血染红,红房子,万人坑。

红房子,是用乐亭人的血染成的。冬季,天寒地冻,工人们衣服单薄,光着脚还要被逼着出工。那些吃不饱穿不暖的苦工们,抵不住寒冷和饥饿,倒在海滩上,日寇边用鞭子抽打,边催促着劳动。有的苦力重病不能起,还没有断气,就叫其他劳工去埋,劳工不动手就打。200多名劳工惨死在这个海滩上。农民孙廷林、刘连科带着十几名群众去拉买的碾子,碰到搜庄的鬼子,被鬼子押到红房子,说他们偷了盐场的盐,明知不是他们所偷,仍然说:“没罪也杀头,土八路的不留!中国人统统地杀头!”说完拥来一帮手持大刀的刽子手,将17个人的头全部砍下,鲜血染红了海滩。张开方是贾滩上小西关一个贫农,靠挑鱼养活一家老小。一次张开方挑鱼回来,半路上遇到同乡马玉龙,俩人搭伴而归。从红房子里出来两个特务,拿了鱼不给钱,张开方与他理论,特务挥拳就打。忍无可忍的马玉龙大骂:“狗特务,你们还是中国人吗?”立即从屋子里跑出来一群狗腿子,将他绑了起来,押到了红房子杀人场旁的榆树旁。马玉龙一看,大声痛斥:“日本鬼子、汉奸狗东西,看你们还能兴旺几天!”鬼子一看马玉龙要反抗,叫两个鬼子把他按倒在地,手起刀落,马玉龙的双脚被剁掉。马玉龙大吼一声,从地上跃起,用双膝支撑着身体,振臂高呼:“打倒日本鬼子,打倒狗汉奸!”一边呼喊,一连用拳头击向鬼子的头。吓得鬼子直往后退。鬼子急喊:“快把土八路的喂狗!”张开方胸中的民族仇恨爆发,感到只有八路军才能救中国,大声疾呼:“八路军万岁!八路军万岁!”鬼子放出了狼狗,向张开方和马玉龙扑去……

1939年至1945年,共有759人死于红房子杀人场。

红房子杀人场吓不住乐亭人,丰台桥惨案吓不住乐亭人,党庄惨案吓不住乐亭人……胡坨暴行、姜各庄暴行……处处留下了日寇的罪行??嗄训睦滞と嗣裨诰跣?,神枪手裴天来令敌人闻风丧胆,小脚女巧送地下工作者机智勇敢,张庆和忠魂苍天可鉴……革命的火种在乐亭大地燃烧着,革命的海洋浪涛击石。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深入乐亭沿海农村,深入盐场,发动盐工和农村群众,同日寇展开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新的时代,我来到乐亭红房子杀人场,红房子早已不见踪影,可红房子早已取代了老春铺那个名字,只留下一块写有“日寇杀人场”的石碑,日寇的罪行,早已被写进历史,刻进乐亭人民的心灵深处。

如今,乐亭的海,已经成为乐亭新时代发展的引擎,乐亭在以大海为依托,打造旅游业;乐亭的大海,越来越成为人们亲近自然、享受生活的旅游目的。李大钊故居自然地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红色旅游圣地。

在乐亭看海,感觉是别样的。如今,乐亭以现代农业生态观光园、大钊故里生态园、古滦河公园、农家乐、渔农乐民族风情游等为代表的绿色旅游;唐山湾国际旅游岛、滦河口国家级森林公园和海滨浴场为代表的蓝色旅游,依托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和厚实的人文积淀,打造中国北方生态养老圣地。

此时,感受着乐亭的海洋,安详而平静,大海上空丽日和风,我的心情是舒畅的,那是一片动人的海!这海,是那么深邃,那么亲切!

我踏进了乐亭波光粼粼的海里,海水是温柔的,海风是清凉的,天空是湛蓝的。乐亭的大海,处处充溢着祥和与温馨,昔日的血腥早已荡然无存,但我仍然不敢忘记,她曾经的苦难。

(2019年8月写于富泉小镇)

(2019年12日24日重改于富泉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