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亚冠鲁能对柔佛DT:柔佛dt战绩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重温俄罗斯“白银时代”:理解它的璀璨和美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来源:澎湃新闻 | 罗昕  2019年12月30日08:25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在俄国文学史上拥有一个响亮的名字——“白银时代”。勃洛克、马雅可夫斯基、叶赛宁、曼德尔施塔姆、阿赫玛托娃、茨维塔耶娃……这一时代的俄国诗坛可谓群星璀璨,大家辈出。

1919年,茨维塔耶娃写下诗作名篇《致一百年后的你》。其中有这样的诗句:“作为一个必有一死之人,有朝一日当我停止呼吸,我会在九泉之下亲笔写信,给一百年后出生的你: ——朋友!不要找我!世风移易!就连老人也会把我忘记?!氤咛煅?!——隔着忘川之水,我向你伸出我的双臂?!?/p>

俄罗斯著名作家科兹洛夫,《白银时代诗歌金库》译者、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郑体武,诗人杨绣丽与诗人古冈就“白银时代”的历史背景与影响展开精彩对谈

12月27日,由浙江文艺出版社“KEY-可以文化”主办的“致一百年后的你——《白银时代诗歌金库》新书分享与双语朗诵会”在上海钟书阁举行。身处2019年的读者借着诗歌自由的翅膀,与百年前的诗人进行最直接的对话。俄罗斯著名作家科兹洛夫,《白银时代诗歌金库》译者、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郑体武,诗人杨绣丽与诗人古冈就“白银时代”的历史背景与影响展开精彩对谈。

“白银时代”的诗风不可归结为个别大师

“白银时代”是相对于普希金为代表的十九世纪前期俄国诗歌的“黄金时代”而言。这两个时代,恰好代表了俄国诗歌发展史迄今为止的两座高峰。

在郑体武看来,如果真要说二者的不同之处,那就是“黄金时代”是普希金一枝独秀,同时代其他诗人在普希金这颗耀眼的“诗歌太阳”面前,不可避免地黯然失色。因而“黄金时代”也称为“普希金时代”。

《白银时代诗歌金库》译者、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郑体武

“白银时代”不然,它无法以任何一位诗人的名字命名。

“这是因为,白银时代的诗风无论如何不可归结为一两个或者若干个大师的创作,这也是这一时代的特点:各家诗人的创作代表了各自的文学流派,践行着不同的创作主张,创作倾向和诗学探索也各式各样,甚至经常各执一端,互不相让?!?/p>

郑体武说,在各种流派标签下运作的白银时代俄国诗坛,罕见地推出了一大批杰出诗人,其中包括象征派的勃洛克、阿克梅派的阿赫玛托娃和曼德尔施塔姆、未来派的马雅可夫斯基、新农民诗派的叶赛宁等具有世界影响的巨匠,还有游离于派系之外的茨维塔耶娃。

“俄罗斯历史上文化开放期,我认为最突出的有两个。一个是彼得大帝时代,大开放时代。彼得大帝走得更远,全盘西化。第二个时代就是白银时代,特点是各个文化领域之间的互动空前活跃。文学和其他艺术门类,甚至和哲学、思想彼此交融、互相影响。所以白银时代的书特别引人入胜。以往我们看哲学家的书,不太容易懂,但是看白银时代哲学家的书能看得懂。反过来说看白银时代的文学,尤其是诗歌,它的思想内涵也相当深邃,哲学成分非常高?!?/p>

俄罗斯著名作家科兹洛夫

科兹洛夫表示,“白银时代”是俄罗斯文化飞速进展的时代?!八堑氖栌幸恢掷醋允澜缒┑母惺?。他们感觉生活中有些东西被破坏了、结束了,同时他们也呼唤着一个新世界的诞生?!?/p>

他表示,这个时代的诗歌充满魅力,技艺高超,需要译者也像郑体武一样富有诗性,热爱俄罗斯文化。人们需要敞开胸襟理解那个时代,需要以一种非常敏锐的感受力体会诗歌独特的美。

“小众”名家首次译介,重新理解“白银时代”的诗人

据悉,此次《白银时代诗歌金库》按诗人的性别分为“女诗人卷”和“男诗人卷”。其中“女诗人卷”收录了白银时代最负盛名的九位诗人的诗歌精品210余首,“男诗人卷”收录了十六位诗人的诗歌精品230余首。

《白银时代诗歌金库》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除了收录众所周知的诗人巨匠——如阿赫玛托娃、茨维塔耶娃、勃洛克、曼德尔施塔姆等的作品,《白银时代诗歌金库》中更有相对“小众”的名家——如罗赫维茨卡娅、叶莲娜·古罗、切鲁宾娜·加布里亚克、米哈伊尔·库兹明、维利米尔·赫列勃尼科夫、伊戈尔·谢维里亚宁等诗人的作品也首次得到译介。此次编选、翻译的金库版“白银时代”诗歌译本均译自俄语原版的诗歌。

郑体武的选诗角度也为读者提供了“白银时代”诗人不同以往的全新认识维度。比如马雅可夫斯基在许多人心中是“革命诗人”,是“苏维埃最优秀的诗人”,现存译文也偏重他后期的革命诗歌。

《白银时代诗歌金库》则选取了马雅可夫斯基较多早期的作品。曾经,年轻的马雅可夫斯基同布尔柳克、赫列勃尼科夫和卡缅斯基共同发表未来派宣言《给社会趣味一记耳光》和《鉴赏家的陷阱》等,要求同传统进行彻底决裂,打破词法和句法常规,扩大词汇,随意使用标点符号,赋予诗歌以新的、更自由的节奏?;购粲跏敌小耙帐趺裰骰?,把诗歌与绘画从沙龙和展厅迁移到广场、街道、公共汽车、墙壁等上面来,使艺术能够接近每一个人,以实现“艺术面前人人平等”。

无论性别国籍,文艺与情感总是相通的

在活动现场,俄罗斯诗人与中国诗人朗诵了阿赫玛托娃《傍晚》、茨维塔耶娃《献给勃洛克的诗》、勃洛克《黑夜,街道,路灯,药房》等经典作品。

杨绣丽朗诵的是茨维塔耶娃的《两棵树》。古冈说,俄罗斯诗歌对中国文学家、诗人影响非常大。

杨绣丽坦言自己非常喜欢茨维塔耶娃?!拔沂?‘70后’诗人,觉得她非常遥远,但是去年上海代表团在郑教授的带领下到了俄罗斯,我在茨维塔耶娃的铜像前拍了一张照片,当时一下子感觉自己的心灵和茨维塔耶娃的心灵亲近了起来?!?/p>

“在茨维塔耶娃这首《两棵树》中,她可能表达的是一种爱情、友情、亲情,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在中国诗人中,我们有一个女诗人叫舒婷,她曾经有一首诗叫《致橡树》,也是讲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栋滓贝杞鹂狻?‘男诗人卷’第160页有一首诗《爱》,第一句话是:我们是同一雷电燃起的两根树枝。它也通过树表达了情感。我还想起中国非常著名的舞蹈家杨丽萍,她有编过一个舞曲叫《两棵树》?!?/p>

她说,所以不管是通过诗歌还是舞蹈,是女性诗人还是男性诗人,是俄罗斯诗人还是中国诗人,我们的情感是一样的,都可以通过自然界的事物表达自己,通过文学与艺术表达内心的情感或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