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柔佛dt对庆南: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天下第一渠》:為紀實文學提供全新范式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文學報 | 張宗濤  2019年11月08日09:11

作家白描的長篇紀實文學《天下第一渠》,一經問世便好評如潮。李敬澤稱其為“一部可以留給后人的大書”,其“大眼光、大情懷、大氣概”,具有“文化人類學意義”;陳建功贊其為一部“尋覓、思考、彰顯關中文化進而探討中國農耕文明世界貢獻的百科全書式的力作”;李建軍稱其具有“世界眼光”,施戰軍認為它“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和“非同一般的價值”;賈平凹說,“《天下第一渠》是中國紀實文學創作的一個重要收獲”。

我認為這一重要性收獲的最大貢獻,還在于它的文體超越價值以及由此帶來的文體革命意義。

一種文體一經定型,就會形成一種“定量”,有了一定的限度而具有排它性,它規定了詩之所以為詩、散文之所以為散文、小說之所以為小說的界限。文體的這種相對穩定有利于自身繁榮鼎盛,由此誕生了諸如先秦散文、唐宋詩詞、明清小說這樣的正大輝煌。但同時,這種規定性和排他性卻會隨著歷史推進過程中精神向度的不斷拓展、主體意志的日漸兀顯、審美需求的豐富多元,而變成一種枷鎖。

求新求變是人類習性,更是人類文明不斷發展的原動力。文體也不例外。文體的這種“變量”,閱讀期待的前沿性、流變性,與文體格局的模式化、穩固化,已然成為生產與消費之間無可爭議的顯著矛盾。白描先生的《天下第一渠》穿梭往返于歷史和現實之間,在浩繁的文獻卷帙與大量的田野調查中抽絲剝繭、尋本探源,以學者的嚴謹和詩人的激情,在多種文體之間游刃有余地瀟灑走筆,突破了紀實文學的現有范式,構建出一種全新的表達格局,帶給人以全新的閱讀體驗和審美沖擊。

情感視界是《天下第一渠》文體超越的源動力。從源動力而言,作家的審美既不是以理智為基質,也不是以意志為基質,而是以深沉的審美情感為基質的一種了悟之旅。

“情動于中而形于言,言發乎邇而見乎遠?!卑酌杷擔骸拔頁鏨⒊沙び謖馓醮笄?,直到二十一歲才離開它澆灌的土地?!槍氏緄牡乩肀曛?,是故鄉的文化符號,對于故鄉的愛和眷戀,經常通過它流進我的夢中?!閉夥萆畛戀那楦諧晌恢殖志瞇緣畝躍窆氏綰腿饃砉氏緄哪?,產生的結果必然是“洞見”和“理解”。

正像白描所說的那樣:“這種寫作需要做充分準備,不光需要查閱大量歷史文獻資料,進行大量采訪,還需要進行細致的實地踏勘。更重要的是要把自己的感覺、狀態、情感、情緒調整到一種特定的氛圍中,需要全身心融入故鄉的文化氣場,讓自己走進去,從里向外寫,而不是像一個訪客一樣從外向里探望?!薄按永鏘蟯廡礎?,決定了他要向自己的肉身故鄉和精神故鄉、現實故鄉和歷史故鄉傾情書寫,而現有紀實文學文體樣式的或由外入內的客觀述實、或單維敘事的結構格局,是裝不下他的情感的。他需要重構全新的文體樣式,以便妥妥地表達厚重的情思,安放輕靈的靈魂。

人生視界是《天下第一渠》實現文體超越的大視野。對作家而言,審美與人生的關系是文體美學最本源性的關系。對世事現象與人生百態的審美,還要能影響讀者的人生視界,讓審美獲得深刻的情感共鳴和強烈的思想碰撞。這是有良知作家的精神自覺和使命堅守。白描審視“天下第一渠”時的人生視界,是多元的、立體的,由歷史與現實、發端與流續、大時代與小個體、主觀動因和客觀結果、物質載體與人文影響、時代風云與百姓命運等多個維度和向度構成,既有宏觀的把握,又有微觀的考量。他認為這條大渠,是“孕育了農耕文化的一方標本”,“這方土地上人們的命運、生活、觀念、習俗等方方面面,均與這條大渠息息相關”,所以“這是一條值得認真解讀的大渠”。這是大視野和大格局。

形式視界是《天下第一渠》文體超越的新收獲。作家都在以構建“有意味的形式”,來尋求意義與情感的最佳表達路徑。作品以兩千多年的歷史流續為經,以鄭國渠對當地農耕發展、人文構建、百姓命運的深遠影響為緯,讓過往與當下、廟堂與民間、英雄與百姓、歷史云煙與個人命運、主觀動機與客觀結果……密密地交織成一張網,而牽著這張網的,是作者的跋涉的足跡、馳騁的思想、放飛的感情,綱舉目張,網羅萬象,密實多元,引人入勝。

在《天下第一渠》中,白描打通了“在場”與“離場”的界限,沖破了“客觀”與“主觀”的藩籬,解構了“大我”與“小我”的對立,突圍了“紀實”與“想象”的壁壘,讓宏觀敘事與微觀燭照兩相輝映。其引人入勝的文本構建和蕩氣回腸的筆墨揮灑,表面看本真、率性、恣肆,內里卻需要深厚的儲備和舉重若輕的能力,此正所謂大象無形,大音希聲,它給紀實文學提供的一個全新的、富有創造性的范式,其貢獻甚至超越了文本本身,給我國方興未艾的“非虛構”寫作提供了新的坐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