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山东鲁能vs柔佛dt: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熟悉的地方,有風景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文學報 | 謝大光  2019年11月08日09:10

陳新森,土生土長大盤山里人,長大后離鄉求學,走向城市,故鄉的日常情景,始終暖在心懷。他學成回來后服務桑梓,對于從小看慣的鄉情山景,多了一份審視與顧念交織的長情。他的散文不矯情,不貪大,不追求時尚,不故作深沉,只想把心里的話說出來,把大盤山的好告訴更多的人。

最先我讀了《下長田:黃泥屋的深情守望》,越讀越有興味。作者開篇用長鏡頭,在半山腰來了個全景遠眺:“下長田的黃泥屋融嵌在蒼翠的大山間,那抹黃,在陽光的映襯下顯得格外耀眼,周邊的茂林修竹倒成了襯托?!閉庋奈淖?,像山里的村莊、村里的黃泥屋一樣,自自然然,樸樸實實,沿著老屋、村道遞次展開。文中看上去都是山村所見所聞,內心的眷戀與向往已融入其中。作者所表達的是對一種和諧的價值觀,一種經過歲月檢驗、靠得住的生態系統的戀念。身在山中,特別是晚上,讀著這樣的文字,覺得山低了,水近了,月清云凈,心也透亮了。

陳新森的大盤山散文有兩個貫穿其中的題旨,一是守望,一是蝶變。守望,也是為了前瞻,不忘來路,方能開創未來。陳新森敏銳地發現,現實生活中,“老”的遺存,也在吸收“新”的優長。寫黃泥屋,他注意到,修建新房的農民,沒有采用鋼筋水泥和磚塊,依舊沿用傳統工藝,以木板做成的泥槽,緩慢壘筑泥墻。主人說,黃泥屋是會呼吸的屋,透氣,爽凈,外面砌泥墻,里面設備配得現代點,更有鄉土特色,自家住或是開個民宿共享,住著渾身舒坦。在陳新森筆下,“故鄉就在眼前,越變越好,新面貌里脫不去曾經的可愛模樣”。守望不盡是戀舊,蝶變不盡是求新,新與舊相互補充,相互融合,最終都是為了人在自然中實現詩意地安居。

說到詩意地安居,少不了要寫大盤山的花。大自然的本色,離不開花的點染。陳新森的筆,懂得太多花的語言,“在磐安,春天的綠牽著花的手,在萬山之國、四江之源蕩起花漾,山花爛漫,綠草如茵,一簇簇,都是眼中的五彩琉璃,一片片,都是生活的花樣年華”。我最欣賞陳新森寫芍藥的那篇《芍藥谷:花開千年不爭春》,個人、家鄉與時代的嬗變,圍繞著芍藥花,幾經轉折,意近圓滿,結尾卻又蕩開一筆,留下余味,“芍藥,從未被遺忘,藥鄉百姓一直種著她,靠著她;從未被熱捧,大眾旅游花潮洶涌尚未波及她。世間萬物,并非都能得到厚待和嘉賞,正如這芍藥,帶著花事與藥事雙重使命,同樣有一份逼人的風華,可是雅好和癡迷芍藥的又有幾人?”

陳新森的散文行文立意,澹定自信,不在于文字技巧的圓熟,甚至說,他的文字還應該多加錘煉,更簡約一些,表現力更強。然而,他的生活與文字扎根于大盤山,以“山融萬物,堅如磐石”的磐安精神為母體,自然帶有大盤山的底氣與從容?!笆煜さ牡胤?,有風景”,這是陳新森的美學感悟?;氐獎狽?,我仍然記著這句話。當下一些寫作者,急于成功,急于突破,往往舍棄身邊氣象萬千的尋常生活,向陌生之處追奇求異,文字丟掉了根。陳新森的散文,也許可以提供給我們以矯正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