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柔佛dt庆南: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柳青、路遙、陳忠實、賈平凹等文學大家為陜西文學樹立了路標,青年一代—— 接過前輩的文學薪火,向新時代出發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光明日報 | 劉平安  2019年11月08日07:40

近日,第三屆陜西青年文學獎頒獎典禮成功舉辦,一批優秀的陜西省青年作家和優秀作品引發文藝界廣泛關注。作為一塊具有璀璨文明和悠久歷史的文化熱土,陜西相繼涌現出了一大批享譽文壇的作家,即便在“文學不再是唯一精神需求”的今天,陜西仍然有源源不斷的文學青年,緊隨前輩的步伐耕耘在這片文學沃土上,編織著彩虹似的文學夢。

“陜西擁有輝煌的文學史”

“2018年,陜西省作協會員弋舟憑借《出警》獲得魯迅文學短篇小說獎;今年,路遙被評為‘改革先鋒’和‘最美奮斗者’;前不久,陜西籍作家陳彥憑借《主角》成為第十屆茅盾文學獎新晉得主,這些既是陜西人的驕傲,也是陜西文學持續煥發生機的重要成就?!鄙攣魘∽饜匙槭榧?、常務副主席錢遠剛介紹。

追溯陜西文學的源起,多數觀點認為首先要從柳青及其同代的杜鵬程、王汶石、李若冰等說起。尤其是柳青,作為陜西文學“第一代”中的典范,柳青深入生活,扎根基層,十幾年如一日生活在農民中間,完全變成了農民,以農村生活為寫作題材,最終捧出了經典之作《創業史》。他的事跡和精神,直接影響了“第二代”“第三代”陜西作家,直到今天,仍然有著重要的現實意義。著名作家、陜西省作協主席賈平凹至今堅持“一有時間就往鄉下跑”,常常選擇成塊的時間,到鄉下待上十天半個月,甚至住個一年半載。他回憶:“因為當時年齡小,雖沒有親眼見過柳青,但他的事跡和精神影響著每一個人?!?/p>

從柳青為代表的第一代開始,陜西作家之間盡管有競爭,但一直保持著良性交流和傳承,老一輩作家對青年和后輩給予了很大的支持和愛護。如今,賈平凹雖然公務纏身,寫作壓力也很大,但他很少缺席陜西省青年文學協會組織的活動,就像自己曾經被關心愛護一樣,他悉心關注著新一代青年的成長?!吧攣魑難У姆⒄棺炒?,離不開社會各界的支持,但最終還是要靠作家自身的努力。陜西省青年文學協會所做的正是自發地把青年作家團結在一起,聚智聚力共同成長?!奔制槳妓?,“他們是陜西文學的希望,未來將會有很多優秀的作家從這批青年中涌現出來?!?/p>

陜西青年文學協會:辦活動開講座,助力青年作家成才

與賈平凹持相同觀點的還有陜西省作協副主席、《延河》雜志執行主編閻安。他見證了陜西省青年文學協會的成立和成長,看到了以青年詩人馬慧聰為首的一批年輕人在跌宕起伏中的激情與堅守。說起這個協會,閻安飽含深情:“他們也許還不夠成熟,存在一些問題,關上門我可以嚴厲地批評和要求他們,但是打開門,外界任何惡意的攻擊和詆毀我都會回擊過去。他們做的事有意義,有價值,我們就應該支持?!?/p>

陜西省青年文學協會自2012年6月成立以來,一直在竭盡所能致力于發現和培養青年創作人才,打造健康、有活力的文學創作梯隊,詮釋“青年作家強則陜西文學強”。

陜西省青年文學協會主席馬慧聰介紹,近年來,陜西省青年文學協會相繼主辦或承辦了“春回三秦·絲路長安”文化論壇、魚化龍·中國新詩百年長安論壇、中國青年詩歌論壇暨全國80后詩會、公益閱讀·2017年陜西大學生詩歌大賽等二十余項高規格活動,成功舉辦新時代陜西青年詩人培訓班,開展陜西青年作家進百?;疃?,邀請到吉狄馬加、李敬澤、賈平凹、李少君、王立群等200多位國內文學名家、文化學者,通過采風、講座、研討、座談等方式,為陜西青年作家搭建交流平臺,助力陜西青年作家盡快成長、成才,走出陜西,叫響全國。

此外,陜西省青年文學協會為了踐行陜西省委關于“唱響文學陜軍再進軍”的部署,圍繞“陜西青年作家走出去”,樹立“叢書”與“獎項”兩大文學品牌。一方面,通過策劃選編“陜西青年作家走出去”系列叢書幫扶青年作家解決出書難問題;另一方面,通過設立“陜西青年文學獎”,獎掖文學創作成績突出的青年作家,形成有效的激勵機制,連續舉辦三屆,成功推出了王可田、李瑩、風圣大鵬、龐潔、宋阿曼等40余位陜西優秀青年作家。

經過幾年發展,曾經只有幾人、幾十人的陜西省青年文學協會會員已經超過千人。這些人正在“文學陜軍再進軍”的征途中翻山越嶺,執著沖鋒。著名詩人、《詩刊》主編李少君認為,放眼全國,陜西省青年文學協會在團結和帶動青年作家方面算得上典范,他們的堅持,既持續性地補充了省作協的工作,也很好地完成了培養接班人的任務。

陜西作家之間傳承和團結的精神從未間斷

路遙、陳忠實、賈平凹被稱為陜西新時期“三駕馬車”,同時又被稱作“三座高山”,輝煌的成就既是壓力,也是動力,而新時代的青年作家一邊敬畏高山,不斷汲取榜樣的力量,一邊又繼承傳統,在前人的光輝中執著地追逐文學夢想。

陜西省青年文學協會副主席、青年作家楊則緯分享了一段往事:“我從小就喜歡編故事、寫小說。從小學五年級開始就不斷給各種報刊投稿,但家里不支持我成為作家。直到初二一次偶然的機會見到賈平凹老師,他稱呼我‘愛寫作的小姑娘’,還給我寫了寄語:‘培養自己的創造力、想象力和表達能力’,送了我一本名為《學做人》的書。榜樣的激勵讓我堅定地想要成為一名作家?!比緗袼魑攣魘∏嗄晡難岬墓歉芍?,又是一名大學老師,也在盡己所能幫助著更年輕的文學愛好者。

賈平凹介紹:“長期以來,陜西作家之間傳承和團結的精神從未間斷,大家在良性競爭中保持著充分的交流與互動?!?/p>

有段時間,“陜西文學是否已經斷代”的話題引發關注。在新時代背景下,搞文學的人越來越多,文學大家卻越來越少。賈平凹認為:“這是個時間問題,表面上陜西青年作家里暫時似乎沒有哪個人能在全國范圍內叫得很響,但是作家就是這樣,可能一個時期都沒有冒出來一個,但轉眼就會成批地冒出來?!?/p>

如今,陳倉、馬召平、王琪等70后作家,賈淺淺、丁小龍、李東等80后作家,范墩子、王悶悶、高璨等90后作家正在持續發力,他們堅信未來可期,未來將大有可為。正如陜西團省委副書記、省青聯主席徐永勝所說,這些青年作家是時代的記錄者、社會的代言人,未來是他們的,陜西文學的未來也要靠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