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马来西亚柔佛dt足球队: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詩刊》2019年7月上半月刊|路也:身體里有遙遠和無限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詩刊》2019年7月上半月刊 | 路也  2019年11月08日08:24

小城故事

 

陽光穿著寬松的袍子

從鍍金穹頂拂過

我的心不在廟宇里

而停留在風鈴木黃色的花瓣上

東方是金黃色的

配上一面古藍的天空

懸掛一朵疲憊的云

在小城,啊在小城

我和我自己在一起

 

那些從苦悶出發

來到小城的人

苦悶終結在

一粒芒果之中

坐在咖啡館發呆

任憑生活悄悄溜走

身體里有遙遠和無限

在小城,啊在小城

我和我自己在一起

 

一位歌手在此離世

從此歌聲繞樹不絕

當有人在露臺上忍受著長壽的乏味

早逝是一枚被授予的勛章

為了緩解人生苦難

一條條小街被涂抹了咖喱和青草藥膏

十字路口供奉先祖和列王

在小城,啊在小城

我和我自己在一起

 

時間一點一點地

從舊城城墻拐彎處消失

落日終于把山巔遺棄

并原諒了護城河的哀傷

風歌頌著它自己

我整個人有一種由絲綢織成的感覺

在小城,啊在小城

我和我自己在一起

 

夜幕降臨在我的隱姓埋名之上

從一幅未完成的畫中逃出

進入到夢的避難所

一個遠古文明的分支的末端

被一匹大象馱著

保持弱小是哲學

微笑是溫柔者的利器

在小城,啊在小城

我和我自己在一起

 

與往事相連的絲線

纖細得只剩下一毫米

今夜就住在隔壁

說夢話只能用母語

把月亮攬在懷里

蓋著星辰的被單睡去

一扇正對著虛無的大門

緩緩地從銀河系開啟

在小城,啊在小城

我和我自己在一起

 

 

秋天的栗樹林

 

走在不知名的山谷,不知名的溪水流過身旁

大地正露出倦怠的面容

抬頭望向山岡,望見秋天的栗樹林

 

天空是巨大的平靜,懸在栗樹林上方

陽光安祥,含有細細的砂糖

 

栗樹林在山岡之上

挺立之姿已無法超越自己的斑斕

那整編待命的悲愴

 

風吹過栗樹林的頭頂

一只黑翅鳶趁機急速滑翔

當吹到盡頭,變成一聲徒勞的嘆惋

風里有離別,有遙遠,有永逝和遺忘

 

壑谷里彌漫著撤退的氣息

這世上一切都不屬于我

除了四通八達的天空,沒有誰會寫信來

愛過的人在病中,彼此不見已有三年

抬頭望去,云散淡,心空曠,栗樹林在山岡

 

 

山 泉

 

我的心要去泉邊,那無名的泉邊

山谷多么好,因有了無名的泉水而銷魂

 

隱姓埋名于山中

由于不為人知而自由

在上方,有打瞌睡的云朵

風吹過描述活水和溪流的《詩篇》

 

從崖壁的潛意識往外滲淌

自以為已經睡著

不曉得其實醒著,是在冥想

把斜照過來的一抹陽光當作天啟

 

脈脈細流扎根于巖石

永不止息仿佛是一種徒勞

在虛空之中保存了夢想

 

喜悅溢了出來

噴涌著細碎的花,究竟為誰

流向遠方,流向宿命和未知,與誰相會

 

青苔生成了潮潤的清寂

一只蜜蜂嗡嗡嗡,對一朵野菊訴衷腸

 

走過山谷的旅人

舉著塑料瓶來朝拜泉水

曾經來此汲水的牧童

或許已老,已離世,墳頭長滿青草

 

有鑒于萬物流逝,都將成空

我的心要去泉邊,去那無名的泉邊

 

 

風 聲

 

聽我說,這是徐霞客來過的村莊

他在這里住了七天

那幾天一直下雨,他喝茶、吟詩、抄縣志

 

這是他旅行的最后一站

他在這個極邊的村莊結束一生的出游

打道回府,再也沒有出過家門

 

聽我說,徐霞客因失戀而開始旅行

只有山水可以治愈這傷痛

其實是愛情,讓我們有了一本偉大的游記

這是我的考證,信不信由你

 

天氣晴好,我坐在村口吃一碗清湯餌絲

炮仗花從墻頭垂下

旁邊的屋宇有飛檐,挑著一朵白云

 

溪水不懂道觀的嚴謹

老樟樹下,未完的棋局里有幾百年風云

 

石板路的盡頭

一片蠶豆田,沒了蠶豆,只剩秧苗

竹林旁的木板屋老掉了兩顆門牙

 

小村依然舊時模樣

功德圓滿

 

他望過的那片天空,我又來望

連風都是吹過他的頭頂,又來吹過我的頭頂

一定有什么訊息在那風聲里

讓我有點想哭

 

 

盡 頭

 

無人在這個小鎮上等我

那條石巷中也沒有那人的影子

 

兩旁石墻,高高豎立

抬頭可望見落著小雨的長條狀的天空

天空為大地上每個人分配著光陰

每一朵云都屬于命中注定

 

墻頭的蕨類

總是有蔥蘢的品德

 

巖片層疊,塞滿久遠的絮語

巷子長而彎,一直穿過去,就是一聲感慨

哪條道路的盡頭,不是世界盡頭?

 

舊時門庭有朽壞下去的勇氣

有不堪重負的美

守候并不存在的現實

總感有話要說,終于什么也沒說

 

小鎮的靈魂已然厭倦了它自己的肉體

往昔總在我們不在的地方

江水環繞小鎮

江水有一萬個理由不停地流淌

 

沒有人說得出末班船何時抵達

遠行的人不知道哪里才是最后一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