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山东鲁能vs柔佛dt什么频道: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人民文學》2019年第11期|王海雪 林森:熱血青春在深山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人民文學》2019年第11期 | 王海雪 林森  2019年11月08日07:50

鸚哥嶺和?;で?/strong>

鸚哥嶺,這個山名讓人聯想到了什么?可愛的鸚鵡還是美妙的歌聲?鸚哥,就是鸚鵡,稱兄道弟的一個“哥”字,就有了某種親切感,暗藏了人與自然共存的法則。鸚哥嶺的暮靄晨曦之間,確實有讓人遐想無邊的力量。它是海南省陸地面積最大的自然?;で?,卻在很多年里不為人所知,即使是海南人,除了那些住在山腳下的,也很少有人聽說過這么個地方。海南的東部因為成熟的旅游線路廣為人知,海南的中西部,因崎嶇的地形地貌和早期水陸交通的不便,雖然擁有豐富的熱帶植被,卻是海南最貧困的地方。鸚哥嶺國家級自然?;で?,就在海南中南部,橫跨海南五個市縣,它是海南島第一大河流南渡江和第二大河流昌化江的主要發源地,區內山溪水溝呈羽狀分布,水資源豐富。大多數海南人并不清楚,他們每天飲用的水,都來自這座神秘的山,來自這片鳥鳴幽然神秘籠罩的熱帶雨林。鸚哥嶺的居民大多是海南島上古老的民族——黎族。他們在長期與大山打交道中,傾注了世世代代的感情,在群山環抱之間,黎族的文化便從中滋長。他們依山而居、依山而作,在歲月的積淀中,給鸚哥嶺編了一首又一首廣為傳唱的歌謠:

傳說鸚哥變神山,嶺頂直上彩云外。

怪樹奇石面前起,帶棘山藤石上盤。

鸚哥嶺頂云霧遮,傳說神仙來嶺站。

嫦娥上月從嶺去,龍王也當作陸營。

……

鸚哥嶺上自然是有鸚哥嘴的。那是一塊巖石,高達百米,立于山巔,自有一股傲然,環視群嶺,它的頭愈加昂起。據說鸚哥嶺的得名,就是因為這塊貌似鸚鵡嘴朝下彎鉤的巨石。然而,這也是原始面貌了,在今天,很多人可能無法想象那直愣愣的嘴,鉤向了何方——此前無比傳神的嘴,已經折斷了。而關于山水的傳說,歷來也是離奇的。有人說,某一年,雷電交加,那“嘴”喪于雷神之擊。也有人說……種種解釋,貌似說了些什么,卻反而給鸚哥嘴籠罩上一層云霧。

鸚哥嶺?;で揮諍D系旱鬧心喜?,是海南三大山脈之一黎母山山脈的主體,主峰一千八百一十二米。它有我國連片面積最大、保存最完整的熱帶雨林,是我國華南重要的生物物種基因庫,是海南島的生態核心和第一水源地。它影響著全島的氣候,被列入全球三十四個生物多樣性熱點地區。海南省委、省政府基于?;び畔鵲睦砟?,于二〇〇四年七月批準建設鸚哥嶺自然?;で?,總面積七十六萬畝,跨五個市縣,周邊有一百零三個自然村,居住著一萬八千多黎苗同胞。

故事的開始,要從周亞東說起——他是鸚哥嶺自然?;で牡諞蝗握境?。二〇〇四年七月批準建設鸚哥嶺自然?;で?,總面積七十六萬畝,跨五個市縣,周六年,他懷揣一紙任命書,從尖峰嶺奔赴海南最貧窮的市縣之一——白沙。那時,鸚哥嶺上除了有讓人驚奇的莽莽蒼蒼之外,最基本的硬件設施駐地都沒有。周亞東面對這樣的條件,一個人就是一個管理站,可想而知,他的心情是多么復雜。他開著從朋友那里借來的車,盤桓在曲折的山腳下,也步行在山林中,一切從零開始。很多夜里,周亞東獨自一個人面對著這片山林,有點返回蠻荒的孤獨感。熱帶雨林要?;?,可要從哪里下手呢?

相對那些破壞嚴重的地區,鸚哥嶺還是保持著很多原始的狀態。雖然它一直貴為海南的水塔,但很多海南人也并不清楚,它究竟位于哪個位置。周亞東所在的,就是這么一個被忽略的地方,但他知道自己肩上背負的責任有多重大——他要兩手空空,把鸚哥嶺?;で畝游櫬蛟斐隼?。不僅是?;ず滅懈緦?,更要從?;ゐ懈緦氳敝?,帶出一批有擔當精神的年輕人,培養一種“鸚哥嶺精神”。

周亞東在白沙縣城,用微薄的經費租了間民房,準備開始招兵買馬——到全國各大林校、農校招聘?;で斃璧淖ㄒ等瞬?。為了幫助即將畢業的大學生更好地了解鸚哥嶺,從而正確地做出就業選擇,手頭的《鸚哥嶺自然?;で鳶WOT分析》,就是周亞東招兵買馬的布告?!娥懈緦胱勻槐;で鳶WOT分析》是周亞東與劉惠寧博士、陳輩樂博士一起深入研究、討論所形成的報告,在這個報告里,分析了鸚哥嶺?;で撓攀坪土郵?、機會和挑戰。

周亞東給東北林業大學、華中農業大學、云南農業大學、南京林業大學等高校發去了要招聘畢業生的郵件,兩個月過去了,有二十六名學生報名。從他們的推薦表中看,都還不錯,但怎樣才能招到想要的熱愛環保事業、專業性強、又愿吃苦的優秀畢業生呢?周亞東想了一個辦法,他把之前撰寫的《鸚哥嶺自然?;で鳶WOT分析》發給了這二十六名學生,讓他們深入了解鸚哥嶺,真想來的,就給他回郵件。

二〇〇七年六月二十日,周亞東打開電子郵箱,原以為會有一半左右的人想來,沒想到回郵件的只有東北林大的劉磊、華中農大的王偉鋒、云南農大的王合升、華南熱帶農業大學(現已與海南大學合并)的王云鵬、湖南農大的許碧果,共五位。周亞東心中不免有一點失望。鸚哥嶺自然?;で喟咨誠爻僑?,推門見到的是綿延數里的濃郁綠色。初來乍到,一切都是新鮮的,但是久了,風景總有看膩的時候。這群朝氣蓬勃的大學生,能不能守得住寂寞還是一個問題。但周亞東轉念一想,這不就是我想要的結果嗎?寧缺毋濫!接下來就該好好準備怎么帶這第一批學生了。

果然,這五位大學生,后來成為了鸚哥嶺自然?;で芾碚鏡牡昧Ω山?,他們都是有著心理準備而來,自然更加投入地工作。他們后來也開玩笑地說,周站長肯定學過心理學,知道我們這些人會迎難而上。周亞東所創立的“自主選擇工作崗位、自主制訂工作計劃、自主擬定工作經費、自主規劃培訓計劃”,使得每個到來的大學生,都有機會自主選擇工作。管理站每新進一名年輕人,周亞東都會讓他(她)自由地在各科室間參與工作,熟悉之后,再由年輕人根據自己的興趣、專業能力選擇工作崗位。?;た頻鬧饕ぷ骶褪巧腫試吹謀;び牘芾?,包括管理兩百余名森林管護人員,指導他們開展有效的巡護工作,協調周邊鄉鎮政府、林業站、村委會工作,同時制定符合鸚哥嶺實際的森林管護制度等。

后來的幾年間,隨著工作的深入開展,?;で鉸叫終械攪誦氯?,直到二〇一二年,一共有二十七名大學生從五湖四海來到這片碧水青山,用熱血與汗水譜寫了一曲時代的青春之歌。二〇一二年之后,隨著媒體的深入報道,鸚哥嶺青年團隊為人所知,鸚哥嶺?;で戳爍嗟鬧就籃險?。最初的二十七名大學生,在鸚哥嶺的歷練中,則分散到海南各地,在不同的崗位,利用自己的所長,奉獻自己的力量。

起初,為了鼓勵這些來到深山老林里的年輕人,周亞東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你們不要覺得來到山里就沒前途,我給你們說句大話:五年之內,我讓你們都走出大山。我會讓更多人看到你們?!閉廡┕露郎踔斂環β淦塹哪昵崛?,也只能笑笑,以這句話鼓勵自己——他們信任這個自稱“半仙”的周站長,卻又對他的話半信半疑。

二〇〇八年,海南省林業廳在全省林業系統啟動數字化?;でㄉ?,通過實地采集信息,把?;で匭蔚孛?、動植物資源等各種資料數字化,對?;で卸嗖夂凸芾?。數字化?;でぷ韉囊桓鮒匾諶?,就是對?;で綞ㄗ?,只有清晰地界定了?;で慕縵?,并將其地界標示出來讓周邊村民知曉,才能更好地?;?。?;で娜?,就全都上陣了。很多年后,已經從當初的新兵成長為鸚哥嶺自然?;で芾碚拘亂蝗握境さ牧趵?,說起最初的工作時,內心猶有余悸。

從東北過來的劉磊以為海南是沒有冬天的,很快地,他就感受到了海南冬天的威力。十二月份,海南冷了起來,早晨八點,劉磊坐著摩托車穿梭于鸚哥嶺的各村委會之間。涼風刺骨,這寒涼來自山林水汽的潮濕,鉆進內心,從骨髓開始,然后才透過皮膚到手、腳、頭部等裸露于外的地方。身上的衣服不起保暖作用,而是幫寒冷抵擋了溫暖的救護。這一次年終考核搬了四趟住處。從萬沖一直到什運,劉磊他們就借住各鄉鎮林業站的辦公室,住睡袋帳篷,自己煮點東西或者吃泡面,沒有熱水洗澡就洗涼水澡或騎摩托車去河里,甚至不洗。在什運考核的那個晚上,大家都睡不著,太冷了,一晚上起來四五次,到早上醒來睡袋和背都是涼的,牙齒打戰太久,全麻了。

為了做好?;で慕綞ㄖ?,劉磊和護林員每天要頂著烈日扛著一百二十斤重的界樁上山埋設,也不知有多少次清山是在大雨中巡護、過夜的?;綞ㄗ剎皇僑菀椎氖露?,大的界碑有三四百斤重,小的標樁也有一百二十斤重。當時的鸚哥嶺?;で負蹺蘼房尚?,別說汽車,連摩托車都開不進山。路寬的地方,還可以抬;路窄的地方,只能用繩子綁住標樁,大家一起喊著號子往山上拖。每個人的肩上、背上,滿是火辣辣的勒痕,雙手的虎口也被繩子勒得生疼。兩百多公里邊界上,他們埋了十二個界碑、一百二十個標樁,這么大的工作量,僅僅用了一個多月就完成了。

他們用腳丈量出了鸚哥嶺的邊界。

埋下界碑,并不等于工作就完成了,其實矛盾才剛剛開始。很多進山者甚至當地的村民,并不認可這些樹立起來的石碑,并不認可宣傳牌上所寫的條條框框。很多氣盛的村民,掄起鐵錘和鐵棍,把剛立起來的界碑毀掉了。?;で芾碚鏡哪昵崛絲吹階約旱男量嗑駝庋換俚?,心痛如絞。他們開始思考這里面的深層次原因:?;で男逃ぷ?,還遠遠不夠;山林的土地還沒有確權,山民并不認可他們的劃界。

我國自然?;で?,大多是通過政府行政手段搶救性劃建的,并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居民的生活出路,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區內群眾的生產生活,自然?;で肭諶褐詰拿芤殉晌夜勻槐;で芾礱媼俚墓殘暈侍?。為了解決這一問題,鸚哥嶺把當地社區納入自然?;で芾?,在?;ず駝缺粑N鎦?、維護生物多樣性的同時,解決?;で氳鋇鼐用裰淶拿?,幫助社區發展生產。?;で艸ひ歡問奔淠詰墓ぷ髦匭?,轉向怎樣跟鸚哥嶺周圍的村委會簽訂集體天然林的共管協議。二〇〇八年,劉磊他們終于簽訂完成了十九個村委會的集體天然林共管協議,爭取到了高峰方紅村四百平方米的集體土地使用權。

?;で慕綾?,終于可以昂首挺立、理直氣壯了。

雨林的孤獨和恐怖

在山中工作,且不說要耗費大量體力,或者經歷危險,更難熬的,還在于忍受寂寞。建站之初,為了進行科考和開展?;すぷ?,王合升作為鸚哥嘴分站站長,帶著幾位護林員在鸚哥嘴工作。鸚哥嘴分站位于鸚哥嶺半山腰,以前是一片牧場,周邊五十平方公里,人煙罕至,只有山腳下村民放養的十幾頭黃牛經常光顧,成為了王合升最親密的朋友。

寂靜的山谷中只有一棟改造過的石頭房,在這里,上不了網,打不了電話,哪怕找個人吵架都是一種奢望。一到晚上,幾位護林員就回到山腳下家里過夜,空蕩蕩的分站屋子里,只有王合升一個人。越是安靜的時候,人的內心越是浮起各種雜念,在這個幾乎與世隔絕的地方,只能聽著不斷吹來的風。夜里,故鄉的親人、往昔的戀人、遠處的朋友,一個個浮現在他的眼前。在山中,如何自處,是那么艱難!鸚哥嶺青年團隊的大學生們,大都是八〇后,又多是獨生子女,愛新鮮愛熱鬧是天性。鸚哥嶺沒有燈紅酒綠,沒有時尚潮流,甚至很多區域連手機信號都沒有。在這里工作,要吃得了苦頭,守得住清貧,還要耐得住寂寞。

相比孤獨,雨林里恐怖的事物則更多了,比如時?;嵩庥齙降拿月?、不期而遇的山洪暴發……最為常見卻又避免不了的,則是螞蟥。無論把身子包裹得多么嚴實,螞蟥總會找到縫隙,穿越重重阻隔,咬住你的皮膚,狠狠地吸血。對于螞蟥,每個在山中工作的人都會經歷幾個階段,從最初聽說的不太相信,到親身經歷的恐懼和惡心,再到最后的習以為常。不認識螞蟥,就不能認識一座山。關于螞蟥,鸚哥嶺的每個人都有自己吐不完的苦水,但要說最驚魂的,還是李之龍的遭遇。

夏季的夜晚,很悶熱,結束了在南毛拉的調查,在山中待了好多天的李之龍和隊員們,一身疲憊地下山了。夜色中的山路,有著無邊的黑,能把一切光都吸納走的感覺。山中的各種聲音,也都此起彼伏遙相呼應——雖然對鸚哥嶺已經十分熟悉,可是仍然有那么多未知,讓人不自覺地心里發毛。今晚要夜宿什付村,大家都不敢慢下腳步,摸黑往前趕。三個小時后,大家趕到了什付村宿營的農戶家,李之龍上前打招呼:“大嫂,是我們,?;で芾碚鏡摹?/p>

屋內有人出來了,人還沒到,卻傳出一聲凄厲的尖叫:“啊……”

學森林公安出身的李之龍反應很快,往前一跳,喊起來:“大嫂,怎么了?”

誰知道,叫聲更凄厲了:“別進來,你快出去!”

李之龍回頭看看隨行的隊伍,他們也都不明所以,只好往后退,站到門口之外。過了好一會兒,大嫂拿著手電筒掃射著李之龍的上身,顫抖地問:“你身上怎么了?”

李之龍這才注意到,自己淺灰色的T恤不知道什么時候竟然已經全都變紅了,他腦子一蒙,半天也沒想明白。后面有隊員先反應過來了:“龍哥,是螞蟥吧!”說話的人也不太確定,聲音有些顫抖。李之龍愣了好一會兒,才想通了,估計是摸黑走夜路,天氣悶熱,流汗不止,螞蟥一咬,流出來的血和汗水一混合,把淺色T恤全都染紅了,而他對此竟然毫無知覺、沒有痛感。剛才準備進門時,他一身的血嚇壞了農家大嫂。李之龍趕緊說:“大嫂,應該是被螞蟥咬的,我沒受傷?!?/p>

李之龍趕緊從背包里翻出另一件衣服,手忙腳亂地換上。衣服換好后,大嫂仍舊不讓他們進去,用手電筒掃掃他們的腳。李之龍只好和隊員全都把鞋子脫下,所有人都傻眼了,每個人的鞋里都是一大團螞蟥,已經吸飽了血,身子圓鼓鼓,估計每只鞋里都有十多只。包裹那么嚴實也沒用,悶熱潮濕的天氣里,螞蟥太活躍了。大嫂從屋后取來火炭,把螞蟥都丟進火炭里,燒得吱吱作響,發出一陣惡臭。

李之龍苦笑道:“燒的是螞蝗,流的是我們的血啊?!?/p>

護 林

?;で芾碚鏡納枇?,最直接最核心的一個任務,當然就是為了“護林”,很多工作都是圍繞著“?;ぁ倍炙枇⒌?。為了鸚哥嶺上的一草一木,?;で芾碚舊枇⒘誦磯嚶泄亟溝拇朧翰蛔即蛄?、不準砍樹、不準燒山開荒……這樣的措施清晰明了,可也不免失之簡單、粗線條,附近的村民對他們的工作很不理解。參與具體護林工作的李之龍,就多次經受過村民的謾罵和驅趕,這著實讓他沮喪了一段時間。有些村民受利益驅使,經常盜獵、盜伐。管理站不僅要維持日常工作,向村民進行環保教育,還要和這種違法行為做斗爭。

二〇〇七年十二月二日晚,管理站接到舉報,說是有人在鸚哥嘴盜伐木材,周亞東站長臉色陰沉,叫來李之龍,說:“一定不能放過?!鼻榭黿艏?,稍微安排了一下,就開始了抓捕行動。周亞東站長帶著李之龍和什運站點的三名護林員,在老牧場的路口守著。十二月的山林,寒風陣陣吹來,帶著林中潮濕的水汽,十分刺骨,棉衣都套上了也不能御寒。他們又餓又冷,扛不住了,就喝幾口米酒暖暖身子。夜晚因為寒冷,也顯得無比漫長,好像過了幾個世紀,天色才漸漸發亮。清晨六點,天還是灰蒙蒙的,忍受了一夜的冰寒,每個人的身子發虛,還是沒發現什么動靜。周亞東站長和李之龍討論了一下,與其守株待兔,不如主動出擊,應該到盜伐現場,抓個人贓俱獲。

由于一夜未睡,饑寒交加,而且山高路陡,沒走一會兒,李之龍就汗流浹背氣喘吁吁了,太陽穴那里隱隱發疼,鼻涕也要流出來的樣子,鼻孔深處一陣陣發酸。這在以往是很少見的,李之龍的身體一向健壯如?!贍蓯翹淞?,也太餓了。在山路上走了將近兩個小時,在接近海拔一千三百米左右的地方,他們終于發現了蛛絲馬跡。水溝旁的石洞邊,有大米和鋪蓋卷——這應該是盜伐者食宿的地方了,他們應該就在不遠處。李之龍等人精神一振,受了一夜的罪,可不能徒勞無功。李之龍說:“不要打草驚蛇?!鋇筆?,鸚哥嶺?;で納止簿稚形闖閃?,大家手上也沒有任何執法工具,為保證安全并能順利抓到盜伐分子,李之龍和大家討論并定下抓捕方案:分兩個梯隊上去,前后保持五十米距離。這樣,可以方便掩護和相助。

繼續往高處爬,在海拔一千六百米左右的地方,李之龍忽然發現了兩組人,每組兩個人,正在把胸徑接近一米的陸均松鋸成木板。這是要多少年才能長成的大樹??!李之龍心中暗喊可惜。鋸木人身旁的錄音機播放著流行音樂,音量很大,并沒有發現李之龍他們的接近。周亞東帶著李之龍走近其中兩個人。鋸木人就停下手中的鋸,警惕地看著。李之龍笑了笑,說:“我們是來爬鸚哥嶺的,迷路了,走了一個晚上也沒找準方向,你們有沒有水?給口水喝!也給我們指指路?我們得下山去?!本餑救朔潘閃司?,一個趕緊去倒水,另一個則笑著說:“鸚哥嶺太大,不熟的人,經常迷路?!焙韌晁?,周亞東給李之龍使了一個眼色。他們同時撲過去,一人扭住一個,幾十米后的護林員見李之龍他們得手,也全都沖上來援助,用褲腰帶綁住盜伐者的手,讓他們蹲下不要動。

也是湊巧,抓捕這兩個人時,另外兩個人只距離五六十米,卻因為錄音機聲音的轟響和茂密樹林的遮蔽,竟然沒有被驚動。李之龍和周站長故技重施,但很遺憾只抓到一個,另一個手腳麻利,躥進密林深處,腿腳比兔子更快,剎那消失得無影無蹤。二人立即與護林員一起把抓捕到的三個人帶下山。到達什運鄉鎮政府時,驚動了不少人,周圍的村民都前來圍觀。因為?;で納止簿稚形闖閃?,案發在哪個市縣境內,就要移交到哪個市縣的森林公安局處理。下山后,李之龍立即通知了瓊中縣森林公安局,等候他們的到來。

交接手續辦完,李之龍才松懈下來,發覺手腳冰涼,太陽穴那里的疼是越來越深了,好像被一個錐子在刺。李之龍想,?;ゐ懈緦氳穆?,還漫長得很,今后,像這樣的情況,肯定還會層出不窮的。最關鍵的是,這些伐木者,也并非窮兇極惡之徒,他們只是基于生存的需要,?;で膊荒馨閹塹背傻卸哉?。針鋒相對,只會兩敗俱傷。

意識到需要和周邊村民打好交道才能改變?;で淖純?,社區工作的重要性被提了出來。李之龍第一次到村里和村民進行零距離的溝通時,村民們都把這群年輕人當怪物看。他們說明來意后,村民們便開始謾罵和驅趕。又不懂當地語言,要溝通更是難上加難,沮喪的情緒開始在李之龍心中蔓延。李之龍和同事一起思考和村民打交道的方式,知道這些少數民族的村民都好酒,熱情淳樸,他們便用一次次的飲酒,換來了村民的信任,也換來了工作的巨大進展。二〇〇八年,管理站與周邊村民達成共識,與十九個村委會簽訂了土地共管協議。

二〇一〇年,鸚哥嶺終于有了自己的執法隊伍——鸚哥嶺森林公安局正式成立。這個部門的成立,意味著?;で芾碚窘梢雜們坑辛Φ摹叭貳?,和那些極少數的頑固分子做斗爭。?;で墓ぷ?,需要社區工作的深入展開,卻也少不了森林公安局的正面介入。森林公安局的成立,可以正面打擊那些濫伐、濫砍的現象。?;で男值芙忝?,都為此而歡呼雀躍。每個人談起這件事,都是興奮的——除了李之龍。

李之龍是鸚哥嶺森林公安局的負責人。

公安局的組建,確實是好事,可也讓李之龍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工作壓力。在這一年里,整個森林公安局,只有他一個人有執法資格,工作壓力之大可想而知。每碰到案件發生,李之龍只能找周邊的派出所“借人”——讓他們派員協調,一起辦案。若是周邊警員有事,抽不出人力,李之龍便著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情況實在是緊急,并且還在不斷惡化,李之龍憤然站起,一個人也就出警了。他心中常常有股壯士一去不復返的豪情與悲壯。

原先他參與過抓捕,但那并非工作重心,現在,所有關于這方面的壓力全都砸下來,使他的情緒十分壓抑。近一年里,他的臉色難得有輕松的時候。一聽到電話響,他就蹦起來——他幾乎要被那些報警的電話搞出心臟病了。壓力一大,有很多事情也就可能沒處理周全,他有很多回想過放棄,無奈與氣餒如潮水一般,要把他淹沒。在這時,是管理站的兄弟姐妹們,給了他最大的支持,他們的鼓勵和理解,讓李之龍有了勇往直前的信念。他一次次從萎靡不振中揚起頭,高歌一曲《少年壯志不言愁》。當他唱這首歌的時候,同事們心中都很清楚,他又遭遇到什么?;?。李之龍沒有放棄,無論多困難,他都堅持處理完成每一個在鸚哥嶺發生的案件。

熬過了二〇一〇年,他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暗暗給自己鼓勁,倍感壓力的一年過去了,新一年,肯定有一個好的開始。也就是在他經受著巨大壓力的二〇一〇年,他一個人的森林公安局,在全省森林公安執法檢查中,獲得了九十六分的高分。新舊交替,他只想好好睡一覺。二〇一一年,他再次奮勇前行,帶領鸚哥嶺森林公安局,獲得了全省公安綜合考評直屬局組第一名,榮立集體三等功,他個人也榮獲了一個三等功。這些成績,是對他工作的肯定,卻并非他內心所最需要的——他最需要的,是執法的幫手。二〇一二年,在省林業局、省森林公安局的支持下,鸚哥嶺森林公安局新添了十名民警。消息傳來,正在焦急等待的李之龍躺倒在椅子上,好久沒有說話。李之龍完成了從一個基層科研工作者到一個森林公安局局長的身份轉換,從上山下山的采樣考察者,到如今為了?;ゐ懈緦?,與違法犯罪分子做斗爭的勇士。這幾年里,他在抓捕工作中鍛煉了一身的膽量。

社區共建

鸚哥嶺周邊,居住著一萬八千多黎苗百姓。過去村民們要建房,就進山砍樹;要吃肉,就進山打獵;要用錢,就進山伐林。這種傳統的生產生活方式使鸚哥嶺的熱帶雨林遭受了一定程度的破壞。?;で畬Φ牡酪宕宄し鶇豪先慫擔骸骯?,山上有很多動物,野豬經常跑到山下拱木薯,有時還跑到我們家里找吃的。上山打柴時,時?;嵊齙膠諦?、云豹之類的動物。在村外的河里還能抓到十幾斤重的大魚,運氣好的話,還能抓到紅面軍魚。現在這些動物都很少見了,村邊河里,只能抓到手指頭大的魚了。真可惜呀!”的確,?;で榻ㄖ?,密林中經常有槍聲,在路上經常遇到叫賣野生動物的獵人。鸚哥嶺主峰上還留有盜伐分子用來運輸木頭的滑木道。不知有多少珍貴樹木被盜伐,不知有多少珍稀動物因此瀕危。?;た灘蝗莼?!

生態?;ず苤匾?、很緊迫,但很多工作,也得講究方法,過度強硬、對立的措施,效果會適得其反。鸚哥嶺自然?;で芾碚疽慘恢痹詵詞∽拋約旱墓ぷ鞣椒?,尋找著為何鸚哥嶺的?;すぷ髂巖鑰溝腦?。山區的村民世代刀耕火種,從某種程度上講,不讓他們打獵和砍伐,就是斷了他們的生存之道,矛盾是很激烈甚至是完全對立的。因此,要想改變這種屢禁不止的局面,?;で芾碚凈溝貌斡肷縝步?,切實改變?;で鼙嘰迕竦納?,讓他們有更好的謀生之道。

有一次,一位六十多歲的阿婆,請同村幾個人上山伐林開墾,準備種植橡膠。接到報案后,李之龍帶隊進村調查,阿婆很不配合,情緒非常激動,不停拉扯他們的衣服,還朝他們臉上吐口水。村民們也七嘴八舌幫著阿婆,還拉他們去阿婆家了解情況。走進阿婆家低矮的茅草房,門口坐著她兩個智障的兒子,屋里還躺著她病重的丈夫??吹秸庋那榫?,隊員們都心口悶痛,于情,實在不忍心對阿婆采取措施;于法,又不能不管!李之龍想,我們只有把?;と卻炅鐘敫納迫褐諫罱岷掀鵠?,讓群眾在?;ぶ惺芤?,才能取得群眾的理解和支持,才能更好地發展?;な亂?。要把這個想法立即變為現實很難,但怕難不能解決任何問題,何不從改變阿婆家的現狀開始呢?

于是,他們先讓阿婆停止伐林開墾,勸說她主動交代了伐林開墾的細節,經與檢察院、法院溝通,從輕處理了阿婆伐林開墾的事。后來,?;で尋⑵拋魑鋟齠韻?,每次進村,都給她帶去一些衣服、食品,主動幫阿婆干些家務,還幫助她種植白藤、生姜等作物來增加經濟收入。這件事的妥善處理,在村里引起了很大反響。他們認真總結這次辦案經驗,強化人性化執法理念,妥善處理了大量村民因法律觀念淡薄而觸犯法律的行為。漸漸地,隊員們的真誠得到了認可,他們的執法行動得到了理解和配合。

道銀村在大山深處,那里的小孩,從六七歲開始,就要結伴沿著河流走兩個多小時的山路,到高峰小學上學。艱苦的條件,讓這些小孩子從小獨立能力就很強。沒有交通工具,就靠雙腳;沒有熱飯熱菜,就啃咸菜。?;で芾碚鏡拇笱侵?,要想?;ず滅懈緦?,應該從這些娃娃抓起。只有讓孩子們都能接受良好的教育,長大后才能靠他們改變家鄉的貧困面貌,才能讓這里的人真正過上好日子——這才是從根本上的?;?。為了幫助孩子們,大學生們在開展社區工作時,經常給他們送去用自己工資買來的文具、書籍和一些益智玩具。晚上,他們還要輪流為孩子們輔導功課、補習科學文化知識。

有一回,他們前往南開鄉的高峰村委會做社區工作,準備了一些宣傳標語和橫幅以及一些發放給村民的印有宣傳圖畫、標語的運動衫,帶上電腦和投影儀便出發了。到達時,村委會門口已聚集了好多老少村民。他們在裝投影儀時,一群孩子拍著手說:“放電影了,放電影了?!彼譴蚩隊耙強冀檣鼙;で母趴齪鴕恍┓芍?。孩子們圍著投影儀好奇地觀看著,還嘰嘰喳喳地說:“今天的電影真不好看?!彼塹幕耙鶇笱切睦鏌徽蟠ネ?。二十一世紀了,這些被稱為“祖國的花朵”的孩子們,竟然連電腦與電影都沒見過。他們都很清楚,僅僅一兩次宣傳教育活動是遠遠不夠的,作為林業工作者,需要做的還有很多很多。

大學生們和鸚哥嶺周邊的學校聯系,主動到學校里講課,讓孩子們了解自己的家園,培養他們對大自然的熱愛,讓他們主動把課堂上學習到的知識告訴家里的長輩,影響他們的家人。從此,大學生們搞起“小手牽大手”活動。為了讓這種理念得到更廣泛的傳播,他們與鄉村學校聯合編寫鄉土教材。在這本教材里,他們介紹了鸚哥嶺的資源狀況,介紹了怎樣對森林進行?;???梢運?,這本教材,是他們團隊獻給鸚哥嶺未來?;ふ叩囊環堇裎??!靶∈智4笫幀被疃?,也確實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元門中心小學五年級二班王進欣同學(白沙元門鄉紅茂村委會黑攬村村民)曾說,有一天下午,放學回家,一進家門就看見他父親扛起獵槍準備上山打獵,他急忙上前勸說:“?;で氖迨搴屠鮮γ撬刀鍤俏頤塹吶笥?,我們要?;?,不然以后就看不到了,不要打了!”在他哀求下,他父親打消了打獵念頭,并主動上繳了獵槍。

可是,僅僅有理念的傳播是不夠的,還要讓村民們成為?;な芤嬲?。該怎樣幫助當地百姓脫貧致富?這些大學生從網上查詢各種信息,他們了解到,在貴州山區有個“稻鴨共育”的模式,帶動了一方致富,便嘗試在鸚哥嶺周邊的社區推廣開來。于是,負責社區工作的王云鵬帶著人專程前往取經,回來后,他們選擇了白沙縣高峰村委會下屬的一個自然村作為試點。這個村有十六戶人家九十六口人,每人平均零點二畝稻田。王云鵬領著這十六戶農戶,插秧、澆灌,當秧苗長到一定高度時,教他們在稻田里放養鴨子??膳┗撬?,沒錢買鴨苗,也不知道去哪兒買。王云鵬和站里商量后,大學生們決定用自己的工資,替農戶買鴨苗,贈送給他們喂養。當年,收稻子、賣鴨子,農戶喜獲豐收,都敲著鼓來站里答謝。

從此,“稻鴨共育”在鸚哥嶺的道銀村、紅新村推廣,農戶們也在稻田里插上“農業示范田”的木牌子。

在下鄉進村巡訪時,大學生們也發現,黎村苗寨家家戶戶都沒有廁所,不僅如此,每家每戶的豬都是放養,造成路邊、樹叢甚至房前屋后骯臟不堪、惡臭撲鼻。當時的管理站副站長陳輩樂邀請河北晏陽初鄉村建設學院的專家來到黎村苗寨,經過細致的考察、周密的設計,出臺了“旱廁”和“軟床豬圈”兩個方案。旱廁里面鋪著雜草,防止惡臭擴散,也積存下肥料。而讓豬住進“豬圈”里,這可是山村里沒見過的奇事?!昂擋蕖焙汀叭澩倉砣Α鋇氖緣愫屯乒?,使得鸚哥嶺周邊很多村子的衛生狀況得到了很大的改善,生活環境好了起來。

管理站還出錢邀請村民到貴州茂蘭?;で跋冉繁>?,當地百姓介紹說:“二十年前,?;で夠倭摯押痛蛄?,我們這里的大山又綠了,水又清了,動物又回到村邊了。后來?;で閔糜?,很多鄉親在?;で陌鎦賂閆鵒伺┘依?,賺了不少錢,得了不少實惠?!被乩吹穆飛?,隨行的便文村王支書激動地說:“這回長見識了。他們這里能搞這么好,我們鸚哥嶺山好水好,肯定能搞得更好!回去后我要發動全村和你們一起干!”

他們的真情,漸漸打動了周邊的村民,對管理站的工作越來越認可。村民們自發成立了?;す補芪被?,制定了鄉規民約,他們有了自己的可持續采藤標準,有了自己的禁漁區。尤其是在二〇〇八年,鸚哥嶺周邊十九個村委會主動和管理站簽訂了集體天然林共管協議書,同意放下他們手中的砍刀和獵槍,加入?;さ畝游櫓腥?,一起守護他們祖祖輩輩賴以生存的大山。

李之龍曾在日記里記錄過這樣的過程:

2008年7月23日

昨天我們在樂東縣萬沖鎮南流村委會,工作很順利。今天就該去南班村委會了。有沒有收獲?我內心有些忐忑。早上在站里面吃了點稀飯,就和劉磊等開著站里唯一的皮卡車從白沙縣趕到樂東縣萬沖鎮,大約顛簸了兩個小時才抵達。

分管林業的副鎮長帶我們來到南班村委會。村支書五十多歲,身材不高。本以為他不好說話,沒想到一說起集體土地內天然林共管簽訂協議一事,他很爽快地答應了,并且建議我們越快越好。在和村支書聊天的過程中,得知他是軍人出身,曾在部隊、地方武裝部服役,后來退伍回家,又當選村支書。值得欣慰的是,集體土地內天然林共管協議南班村委會已簽名蓋章同意,19個村委會已差不多走完了,距離我們的目標又踏近了一步,夜已深,我心里美滋滋的。

這些年輕人都清楚地記得,?;で詰酪蹇埂梆懈緦虢媲乒閶刑只帷鋇哪翹?,八十多名周邊鄉鎮代表、村委會代表,共同分享了禁漁區的發展經驗??昊岷?,道銀村民敲響了世代相傳的鑼鼓,和管理站的年輕人一起跳起了竹竿舞。老村長符桂春激動地說:“這是我們村來客最多、最熱鬧的一天,也是我們最有面子的一天?!?/p>

那一次,劉磊負責春節前的資源調查工作:買好上山的工具,安排十二名護林員一起上山?;ち衷鋇畝游?,由本地村民組成,是一支很有經驗的優秀隊伍,有些以前還是老獵手、伐木老手,在村民中間很有威望。這些優秀的隊員,如果能用好,將是?;で囊槐飾藜鄣牟聘?。出發前,劉磊叫上了社區宣教科的王云鵬一起和護林員們去縣城吃便飯。他們想和護林員交流一下管護和社區工作,了解他們關于森林?;さ南敕按謇鍶褐詰囊餳?。

在鸚哥嶺山區,聚餐吃飯,沒有酒如何打開話匣?劉磊叫上這里常喝的一瓶幾塊錢的藥酒。酒一下肚,那些有著大山秉性的男人木訥的心開始融化,變得無話不談。

鸚哥嶺環境艱苦,長時間對著電腦加班,有時停電了,還得點著蠟燭手寫。用眼過度和酒精的刺激,兩年下來,劉磊的左眼基本沒有了視力。當發現只有右眼還能看到鸚哥嶺的綠色,左眼基本上是一片黑乎乎時,劉磊很害怕,馬上聯系了北京同仁醫院,想做眼角膜移植手術。二〇〇九年六月,醫院打電話告訴劉磊有供體了,催他馬上去。劉磊因為手頭有很多工作,沒有答應。周亞東站長知道后,催他立即去北京動手術,還自己出錢給他買了一張到北京的機票,讓他非常感動。

去北京做手術的事,劉磊沒敢告訴家人,只聯系了在北京的大學同學,做手術那天只有大學同學陪在他身邊。那幾天里他心情一直都不好,包扎在眼睛上的繃帶,也包裹住了他的心情和希望——他焦慮的是,等拆去眼前蒙著的這塊布,還能不能看到鸚哥嶺的綠。在北京待了七天,劉磊坐飛機悄悄回到???,當時他的眼睛還處在危險期,時常紅腫,不知道的人都以為他得了紅眼病。在??諦菹⒘肆教?,劉磊就回到鸚哥嶺,立即投入工作,完成了十二座宣傳牌的修整工作和糾察隊的培訓工作。那時候出差,劉磊都帶著一個包,里面裝著冰塊和眼藥(藥需存放在零度左右)。因為眼睛不方便,劉磊當時感覺很自卑,老是覺得別人在對著他的眼睛議論紛紛,老是覺得自己的眼睛異于常人,這自卑的心理,他花了好長時間來調整。從眼病手術后的心理障礙走出來后,他越來越覺得,他離不開鸚哥嶺。鸚哥嶺的青山綠水,不僅呈現在他又開始清晰的眼前,也流淌于他的血脈和內心。

回首過去的這些年,劉磊有過辛酸,有過苦楚,有過身處異鄉的孤獨寂寞和艱難困苦,但他都一往無前,他也從當初?;た頻囊幻脹üぷ魅嗽?,成長為?;で芾碚鏡母閉境?、站長。在這個過程里,他一直對鸚哥嶺這座大山帶給他的一切充滿感恩。劉磊也關注當前社會的熱點話題,他發覺,相當多的年輕人茫然無措,而鸚哥嶺的伙伴們,沒有置身于最熱鬧的時尚舞臺中央,反而有著一種脫離流俗的高貴感。相對于個人主義和享樂主義價值觀,社會主義精神、青春之歌、有志青年、有意義、責任心、使命感、激情、奉獻等鼓舞人心的精神力量,是鸚哥嶺的這些伙伴們最為追求的。

?;で沽艘桓雒猅MC的管理模式,利用這個模式,他們希望達到的,是一種社區共建的局面。所謂的TMC,就是團隊(Motivated Team)+機制(Adaptive Management)+社區(Engaged Community)。

團隊,就是要培養一支核心隊伍和管護隊伍。核心團隊以管理站為核心,管護隊伍是從周邊社區群眾中選拔有影響力的村民,讓他們從“破壞者”轉為“看山人”。不得不說,管護隊伍的培養至關重要。周邊社區那些有影響力的村民,有不少平常就是山林的最大破壞者,把他們轉化了,將會帶動一批人,并且利用他們的威信,影響到周圍村民,讓他們也參與到?;ぶ欣?。這個團隊本著“關懷森林,社區共建”的團隊理念,發揚“奉獻、創新”的團隊精神,努力把鸚哥嶺?;でㄉ璩晌八枷肟?、理念先進、管理規范、科技領先、國際接軌”的示范?;で?。為了達到這樣一個目標,?;で哪昵崛訟氤雋爍髦職旆?。首先,他們對所有應聘護林員的村民進行公開面試,合格者方才錄用;同時,他們對所有應聘的護林員和群眾做相關的講座,宣傳護林的必要性;舉辦“鸚哥講堂”,邀請中外專家授課,學習先進理念;赴兄弟?;で熬?;編撰管理培訓教材;定期進行管護人員培訓;經常性舉行野外巡護監測培訓。種種辦法,打造出了一支活力四射的?;ね哦?。

說到機制,?;で⒘嗽誦謝?、約束機制、動力機制。獎罰有度,健全的機制使得?;で拿扛齬ぷ魅嗽?,都抱有極大的工作熱情。

社區宣教的工作,是鸚哥嶺?;で鞒齙畝撈胤絞?。這一工作的逐漸深入,使得?;で脛芪Т迕竦墓叵?,呈現出一種血濃于水、互相交融的和諧局面。?;で治雋爍髦制蘋當;さ那榭鮒?,得出的結論是:森林資源?;さ鬧饕沽醋雜謚鼙嘰迕裨詵⒄構討卸宰試春突肪車鈉蘋?。針對這一實際情況,鸚哥嶺?;で謐試幢;ぶ星康魃縝斡牒獻?,強調對社區的發展提供幫助。?;で舜罅ζ?,展開以下工作:開展各種形式的宣傳活動;社區農業示范項目包括改善衛生環境、軟床豬舍、維修便道、稻鴨共育、養蜂、林下經濟種植等;環境教育包括學?;肪辰逃?、鄉土教材的編制、魚類放流活動、補助貧困學生等;生態?;ぐń⒔媲?、支持民房改造工程、建立?;ば魑被岬?。

?;で某閃?,對周邊社區的生產方式帶來一定的影響,因此,解決資源?;ず蛻縝⒄怪淶拿?,需要不斷探索可持續發展模式,促進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

大山里的美嬌娘

許碧果是鸚哥嶺?;で芾碚鏡諞桓讎⒆?。二〇〇七年,許碧果從湖南農業大學畢業后,她面臨著雙重選擇,是回到老家接受家人的安排,做一份舒適安逸的工作,過著按部就班的生活,還是自主擇業,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讓青春靚麗多彩,讓生命歷程更加絢麗盎然?后者是吸引人的,但是面臨的問題也是顯而易見的。她陷入了兩難的境地。二〇〇七年,她才二十出頭,對未來很是迷茫,但是內心充滿渴望,渴望激情,渴望熱血,渴望揮灑自如的生活。因此,當得知鸚哥嶺?;で境ぶ苧嵌M苧罷業街就籃系拇笱黃鵠幢;ふ餛忌質?,她便一頭闖入了鸚哥嶺。留在城市,或許能讓學習園藝專業的她更有發揮所長的機會,但是,對大自然的熱愛卻促使她飽含熱情地選擇了鸚哥嶺,成為了走進鸚哥嶺?;で牡諞桓讎笱?。雖對白沙的艱苦工作條件已有所耳聞,但當拎著行李來到這里報到時,她還是傻眼了。當時,管理站還沒有獨立的辦公樓,而是租住了道銀村里的一棟簡陋的民房,作為工作和生活場所,一群青年擠在這座采光、通風都很不好的民房里。

面對民房里來自五湖四海的男生,許碧果想起網上流傳的一句職場上的話:把女人當男人使,把男人當牲口用。?;で墓ぷ鞲嶄掌鴆?,人員配備不是很到位,所以一個人要當幾個用。她忍不住笑了,正是這句話,讓她暫時卸下心頭的包袱,提起精神開始了在鸚哥嶺的工作。

在海南瓊海市的家人對她的選擇頗有意見,一個嬌滴滴的大姑娘家,放著家里安排好的工作不去,卻一頭扎進深山老林里,忍受著蚊子和毒蟲的折磨。他們數次勸說許碧果回來瓊海上班,過個一兩年便和同在瓊海工作的男朋友結婚,和和美美舒舒服服地過小日子。在家人的勸說下,許碧果有些遲疑,她對家人說,先在這里待兩年,看自己適不適應,到時再回去?!芭┓?,山泉,有點田”,是時下年輕人在城市里高聲吶喊的一種田園理想,但很多人往往只是喊幾聲而已。許碧果則在城市森林和青山綠水之間,選擇了后者。

初到鸚哥嶺的生活滿是艱苦,在城市里待慣了的她覺得這里寂寞得可怕。沒有網絡,沒有與她同齡的女生,信息交通不暢,資訊饋乏,完全是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隱居生活。物質條件方面,民房里沒有獨立的廁所,男女混用衛生間,洗澡很不方便。面對著綠樹環繞鳥語花香的鸚哥嶺,她的內心卻陷入了深深的彷徨,一腔熱情地來到這里,才發現一切并不如自己想象中那么美好,在這種艱苦卓絕的條件下,自己能堅持到什么時候?

困擾許碧果的最大問題不是上下山需要的體力,而是洗澡。在每天上下山中,她早已鍛煉出了運動員般的體格。夏天洗澡還可以摸黑到河里解決,一到冬天,山里氣溫很低,和海南溫潤暖和的氣候幾成反比。沒有熱水器,男生不怕冷,洗澡時一盆冷水嘩啦啦從頭淋下。她卻不行,每天的生活除了必需的飲食起居外,還多了一項工作,燒熱水洗澡。

燒水的間隙,她總會想起在家里和校園里的日子。她有過動搖的念頭,她的耳邊傳來同事們的話語,他們談著在山上的收獲,談著他們的愛情、他們的生活。她想,要是再多來一個女生結伴多好。多半時候,她和同事之間的配合已非常默契,她覺得他們是志同道合的人,這一切與性別無關。但是一到夜晚,月上柳梢頭,她就會想起溫暖舒適的家,小女生的多愁善感便悄悄爬上心頭。她再次輕聲問自己,還能堅持多久?她想起剛來時,管理站的一位負責人看到她長得瘦弱,擔心她無法忍受艱苦的工作和生活環境,便對她說:“碧果,這里的確很艱苦啊,你要慎重考慮考慮?!斃肀坦芫蘇夥萆埔獾奶嶁?,她想不起來自己當初哪來那么大的決心:“多辛苦我也能待,我的工作就是跟土地打交道,這片地方也許真的需要我?!?/p>

山區的古老村落是少數民族——黎族的居住地,充滿黎族特色的船形屋在山的深處,還沒有被文明社會的石頭房子所替換,還保持著這個民族的特色。許碧果是一個富有詩意的女生,面對這些與現代社會迥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從最初的浮躁到慢慢的平靜,她學會了用一種平和的心態去看待這個工作、生活的地方。如何用自己所學的知識來幫助村民,這又是她面臨的另一個問題。潛移默化中,她正逐漸完成蛻變,內心越發成熟。由于是站里唯一的女孩子,除了每天上山采集數據,她還負責大伙的后勤及生活。?;ふ臼鞘亂檔ノ?,但是經費必須自籌,有時候連工資也不能及時發放。其中的艱難可想而知。

第一次上山,初見山螞蟥時許碧果失聲尖叫,隊伍里的男同事幫她把螞蟥從身上抓下來,螞蟥的吸盤太緊,弄下來時凝血組織被破壞,流了許多血,最后找了野草藥搗碎敷上,又繼續上路。久了,她才知道這對在山上搞科研的同事來說不過是稀松平常的小事,在山上,受傷是常事。學以致用是她留在這里的最初理由,但是隨著工作的深入進展,她深深愛上了這片貧困卻無比美麗的土地。隨著研究的深入,不斷發現新物種的驚喜時時激勵著大家。許碧果雖然不是科研人員,但是每一次新物種的發現都讓她歡欣雀躍,她聯想到,坐擁這么優越的綠水青山,村民的生活卻很貧困,生活得不到改善,她該怎么做呢?

許碧果是辦公室文員,沒有下鄉的工作安排,但從這個念頭冒出開始,她便決定盡可能參加更多的社區活動,為村民提供更多幫助。她在自己的工作日記中寫道:“我總喜歡跟社區科下鄉搞活動,社區工作蠻有趣的,那些林下混種項目能使農民增收,村民都很尊重你,從而使自己的身心愉悅。何樂而不為呢?”

科 研

熱帶雨林是陸地生態系統中最神秘、最美觀、結構最復雜、適應性最強、穩定性最大、功能最完善的森林生態系統。鸚哥嶺作為具有國際意義的生物多樣性熱點地區,有極為明顯的不可替代性。不同的國際?;ぷ櫓苯夜礁鋈卻頡責懈緦胛行牡暮D現心喜亢馱頗銜髂喜苛形蛑匾納鋃嘌員;で?。除了?;ど?、帶領周邊村民發家致富,鸚哥嶺自然?;で牧硪桓鮒匾撾?,就是科學考察、研究。熱帶雨林里種類繁多的動物、植物,提供了豐富的研究課題。?;で芾碚境て讜謨炅稚畬Π滄吧閬襠璞?,?;で難芯咳嗽背て誆叫杏諉芰稚畬?,試圖挖掘那里的秘密——比如蛙鳴和蝶影。

廖常樂,畢業于中南林業科技大學野生動植物?;び肜米ㄒ?,他的名字寄寓了父母的厚望,平平淡淡、簡簡單單、知足常樂。在校學習期間,在廣西林科院上班的他,通過學術期刊早已對鸚哥嶺?;で辛艘歡ǖ牧私?,再通過周亞東站長對鸚哥嶺的詳細介紹,他畢業后,偕女友王慧穎來到了這里。廖常樂的工作主要是負責資源調查與科學研究,富有野外考察經驗的他,一來到鸚哥嶺便以百倍的精力和熱情投入到當地的科研考察中。?;で墓ぷ魘羌榪嗟?。每次進行科學考察時,廖常樂和隊員經常要負重三十斤的行李爬山調查,這對體力是極大的考驗。

鸚哥嶺的雨季特別漫長,山上的氣候瞬息萬變,一碧如洗的天空轉眼會來一場瓢潑大雨,讓他們時不時洗一個天然澡是常事。廖常樂并未因為暴雨來臨而停歇,而是繼續穿越森林攀登高山。為了?;ぶ脖徊槐黃蘋?,沒有修路,上山的路徑依然原始,幾乎都是護林員踩出來的。廖常樂不怕吃苦,怕的是過河,雨后山上的河水暴漲,經常淹到齊胸的位置,有時甚至齊人高,稍不注意就會有被河流吞沒的危險。相比較之下,被螞蟥、蚊蟲、毒蛇“騷擾”算是小事了。

令廖常樂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經過放牛坡的時候,剛下過雨,鸚哥嶺一片濕漉漉的山林,正是螞蟥最活躍的時候,他撩起褲子一看,腳上赫然叮了二三十只螞蟥,雙腳被咬得血淋淋的。廖常樂往腿上吐唾沫,把這些惱人的小東西從腿上弄掉后又繼續上路了。在山上作業,受傷對他來說已習以為常。如果不受傷,說明你不在現場。這是廖常樂的在場主義,只有在場,只有不怕苦不怕累地實地調查,才能了解藏著許多自然秘密的鸚哥嶺。

廖常樂和隊友為了在山上尋找樹蛙的棲居地,扛著帳篷干糧一待就是好幾天,只為聽到期待已久的蛙鳴。在長期的上山考察中,廖常樂和隊友們建立了非常默契的關系,他們在山上互相協助配合,對鸚哥嶺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從陌生到熟悉,其中投入的精力和耗費的心血是常人無法想象的。廖常樂到山上做調查時,幾乎總會爬到鸚哥嶺的海拔最高處,在水潭邊駐點,一待就是近一個星期。高海拔地帶濕度大、溫度低,山上的雨水又多,夜里經?;├怖怖匆懷∮?,睡夢中,睡墊和睡袋都被打濕了,感覺就像睡在水里,常常被冷醒。冷醒后的廖常樂偶爾會看看夜空,“以天為被,以地為床”,不過如此吧。

二〇一〇年以前,在鸚哥嶺自然?;で?,總共才發現了兩只鸚哥嶺樹蛙,之后,即使多次資源考察都試圖對鸚哥嶺樹蛙進行深入研究,卻再不見它們的蹤影。其種群、生態學、生物學、繁殖生物學的研究,更是一片空白。鸚哥嶺樹蛙,幾乎就是這座神山的隱者,有志者、有緣者、有心者,方能見到。廖常樂知道鸚哥嶺樹蛙的研究對于整個?;で囊庖?,他決定花大力氣尋找。二〇一〇年,廖常樂和他的團隊向國家林業局申請了鸚哥嶺樹蛙的一個項目,資金到位后,他們用SMART項目分析法和SWOT分析法,研究制訂了整個項目的詳細規劃。

廖常樂堅信,鸚哥嶺樹蛙的研究不會停滯不前,必將取得重大的進展和突破。二〇一〇年七月至二〇一一年二月,他對鸚哥嶺主峰和南毛拉兩地進行了多次考察,卻均未發現鸚哥嶺樹蛙的蹤影。面對茫茫深山,要在里面循聲把樹蛙找出來,無疑是大海撈針。但他并不服輸。二〇一一年三月十二日,他再次在鸚哥嶺主峰進行了樹蛙的常規調查,仍是一無所獲。之前所堅信的,慢慢開始動搖,廖常樂陷入了巨大的疑慮,難道鸚哥嶺樹蛙注定只是曇花一現?

“唉,這都第三天了,還是沒有看到樹蛙的影子?!狽骺諫サ廝檔?。這已經是這次科考隊在鸚哥嶺主峰待的第三天了。

“是啊,這個項目都開展了快一年時間了,仍然毫無收獲,這可怎么辦???”另外的隊員也開始有些急躁。

“大家打起精神來,這才一年時間,就堅持不住了?想想要是鸚哥嶺樹蛙滿大街都是,那還有尋找、?;?、研究的必要嗎?越是珍稀的東西,就越需要投入?!閉獯慰瓶級擁畝映ね鹺仙蠹掖蚱?。

“王合升說得沒錯,要知道從發現第一只鸚哥嶺樹蛙到現在,八年時間里總共才發現了兩只,我們這萬里長征的第一步還沒邁出去??!”廖常樂說。

大家相視而笑,又開始忙活起手中的工作來。

每個月?;で寂煽瓶級由仙窖罷茵懈緦朧魍?,這次調查的主要任務是找到樹蛙,記錄樹蛙的種群數量以及棲息地環境因子。上午大家從主峰上的一個駐點出發,行進到現在的這個駐點,已經是下午四點左右了。隊員們分工安營,有的負責搭帳篷,有的負責拾柴火,有的負責洗菜燒水。大家十分疲勞,并且略帶沮喪。一個多小時過去后,一桌美味的飯菜已經準備好了。這頓“豐盛”的晚餐其實也就四盆菜,包括茄子咸魚、火腿腸臘肉、花生米,還有一鍋紫菜香菇湯。

“來,把酒滿上!”阿老叫道。阿老是?;で罾系鬧骯?,以前在鄉鎮林業站工作,工作踏實,為人實在,喜歡喝點小酒。阿老拿起一瓶自家釀的木薯酒,將在座隊員的杯子滿上,頓時,一股酒的清香撲鼻而來。大家也興奮了起來,林區的人都知道,上山工作濕度大、溫度低,在山上過夜一定要喝點酒,才能逼走身上的寒氣,不然患上風濕病就麻煩了。酒過幾巡之后,大伙開始無話不談,從天南扯到地北,天馬行空。

“阿老啊,你不是會搞鬼嗎?搞一段,把鸚哥嶺樹蛙給招出來啊?!甭盞髻┑?,他說的“搞鬼”是當地少數民族的說法,是施展“法術”之類的意思。盧剛是嘉道理中國保育的專家,對蘭花鳥類認種十分精通。

“我要是懂的話,一年前就用了,還費得著這么大的勁嗎?”阿老連忙搖頭。

此時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晚上六七點。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周圍不遠處傳來了很多如牛叫聲,響亮高亢,此起彼伏。眾人一驚,充滿疑惑:“這是啥東西在叫?”

“是鳥還是蛙???”廖常樂也疑惑了,自研究生畢業以來從未聽過如此叫聲,“事不宜遲,我去那邊看看情況!有董、禮樂跟我走!”于是科考小隊分成兩組,一組留守營地,另外一組尋找鸚哥嶺樹蛙。

十五分鐘之后,廖常樂帶的小隊發現了聲音的來源—— 一個臨時性小水潭。奇怪的叫聲仿佛知道有人來找它,人一靠近水潭,聲音便停了下來。三人開始在潭中用手電仔細尋找,但沒有發現任何東西。幾分鐘過后,水潭岸上的一邊開始出現叫聲?!八諛潛?!”有董用手電照向聲音發出的地方。當三人漸漸靠近發聲地時,聲音又消失了。三人憑感覺在地上、灌木叢中尋找,但是死活找不到。忽然,水潭另外一邊,又開始出現了奇怪的叫聲。三人趕到水潭另一邊時,聲音又停止了,然而水潭對面的叫聲再次此起彼伏。

“我們把手電關掉,不要說話,聽聽到底是哪兒發出的聲音?!繃緯@炙檔?。三人隨即把手電關上,此時四下一片漆黑,連一絲月光都無法穿過頭頂這片濃密的雨林。周圍也安靜得出奇,隊員們幾乎都能聽見各自的呼吸聲。兩分鐘過去了,那奇怪的聲音又開始轟鳴起來,就像一場盛大的演奏!這下不得了,科考隊員們的四周全都是那種奇怪的叫聲,有的聲音仿佛就在隊員們的腳底下。

“噓,它們對聲音和燈光很敏感,也很警惕?!繃緯@痔嶁汛蠹?,“我們先仔細聽,確定好位置之后再去找……好,大家一起開燈,一定要看看它究竟是什么東西!”

三人同時開燈,開始尋找,奇怪的聲音又集體消失。就這樣反復忙活了兩小時,始終無法找到發出這種聲響的東西,最后三人小隊無功而返。

回到駐地,其他留守的隊員也都進帳篷休息了,只留下隊長王合升在火堆邊等候消息?!霸趺囪??發現什么東西了嗎?”王合升問道?!鞍?,別提了,白忙活了一晚?!繃緯@制@偷刈諏送鹺仙員??!懊皇?,起碼知道了一定有什么東西在那兒。早點休息吧,你們也累了?!蓖鹺仙鶘斫窕鳶強?,讓火自己慢慢熄滅。

第二天早上,大家吃過早飯,整理好背包,準備下山,結束這次為期四天的考察。

“大家集合,下山前先來張合影!”王合升喊道,這是科考隊不成文的規矩。大家難免有些沮喪,又是一次調查過去了,鸚哥嶺樹蛙項目還是沒有任何進展。合影后,隊員們排隊陸續下山,路過昨晚調查了一晚的水潭時,突然,那奇怪的叫聲又一次響起,而且十分清晰?!霸謖舛?,我敢肯定,這東西在這里?!崩窶種缸爬胨侗嘰蟾潘氖迕椎囊歡言硬?,他一個跨步邁向前去,蹲下身子直接把雜草連根拔了起來。一團黑黑的青蛙出現在大家眼前,禮樂一把將其捉了起來:“就是它了!”盧剛仔細端詳著,說:“這是鸚哥嶺樹蛙!只有鸚哥嶺樹蛙大腿內側和腰部會有紅色的色塊,雖然顏色偏暗,但是很正常,它在洞穴里棲息,環境對其顏色會有很大影響?!?/p>

科考隊員們興奮至極,一一接過這只神奇的精靈,充滿好奇地仔細觀察。廖常樂確定了,這就是他們尋找多時的“佳人”。樹蛙的發現,讓大家興奮無比,都丟下手中的行李,不斷在周圍的其他小水潭尋找,結果發現了大量的鸚哥嶺樹蛙。這個重大的發現,讓廖常樂興奮異常。他以一個科研工作者的敏感,意識到這一刻將會是值得銘記的。這只鸚哥嶺樹蛙享受到了明星般的待遇,五臺專業照相機圍著它瘋狂地拍照。大家充滿成就感的笑臉上,疲勞、沮喪一掃而光。

——科研需要不斷鉆研與堅持的過程,但有時候也需要那么一點小小的運氣。

一周后,大學生們又組織了一次考察,目的就是在鸚哥嶺樹蛙繁殖期內了解其繁殖習性。此后,廖常樂對鸚哥嶺樹蛙開始更為深入的研究調查。二〇一一年三月二十四日至二十八日,廖常樂帶隊進入鸚哥嶺主峰,對鸚哥嶺樹蛙繁殖生物學習性進行了四天四夜的調查。每天從早上七點一直觀察到夜間十二點。當時水潭駐點海拔有一千七百五十米,非常潮濕,而且每天下雨,廖常樂再次經歷了睡在水上的感覺。雖然艱苦,但功夫不負有心人,通過四天四夜對鸚哥嶺樹蛙的觀察,收集到了關于鸚哥嶺樹蛙繁殖方面的大量信息資料,慢慢揭開了這個物種神秘的面紗,填補了其生物學與繁殖生物學的研究空白。

鸚哥嶺,這片神奇的土地不斷發現的新物種,一直驅使著廖常樂去探索、去研究,在這片廣闊的天地里,他的每一天都過得如此充實。付出艱辛努力,收獲的成果豐碩喜人。在鸚哥嶺的實踐調查中,廖常樂寫就多篇論文,其中四篇在國際專業性刊物上發表。經歷幾年艱苦的叢林考察,廖常樂和科研團隊克服了種種難以想象的困難,建立了屬于鸚哥嶺的檔案館。

王合升學的是昆蟲專業,在鸚哥嶺的實際工作中得到了充分發揮。他以科研監測科為陣地,逐步摸清了?;で畝參鎰試?,了解了?;で淖試捶植?。他還牽頭組建了鸚哥嶺監測隊,從兩百多名護林員中挑選了十名精兵強將,每月都要進山調查,吃住都在野外。通過五年堅持不懈的調查,王合升基本摸清了鸚哥嶺的資源分布:哪條山谷里有珍稀瀕危植物,哪條山坳里經常有珍稀瀕危動物光顧,哪個時間斑蝶會從內陸到海南來越冬,桃花水母是不是還安全地生活在鸚哥嶺……王合升帶領的監測隊不僅摸清了?;で淖試捶植?,同時還培養了鸚哥嶺的“土專家”,有人成為觀鳥高手,有人成為植物專家,有人致力于打造蝴蝶莊園。

二〇〇八年,王合升和他的監測隊首次在昌化江支流南益溪發現淡水水母——桃花水母,并對其在鸚哥嶺林區生存狀況進行評估。經查閱有關資料,原來棲息環境的破壞和污染是造成桃花水母生存?;鬧饕?。在我國,由于對桃花水母的研究起步較晚,導致這一珍稀物種被遺漏在?;の鎦種舛砉誦磯啾;ち薊?。

還有圓鼻巨蜥,這種國家一級?;ざ?,從二十世紀六十年代被記錄,在隨后近半個多世紀里,野外再也沒有見到它的蹤跡,但科研監測隊在調查時,卻發現了六只圓鼻巨蜥的幼體。二〇一一年底,王合升在和護林員一起巡護時,發現了成年黑熊新鮮的糞便和爪印,他興奮地將糞便采集回來,進行化驗分析。

王合升在工作中發現、經歷的事情太多,可他卻一直認為,人們對鸚哥嶺的了解太少太少,即使花上一生的時間,也不能認識這座大山的萬一。要是讓他自己來選一次山中最神奇浪漫的遭遇,他肯定會選擇初次遭遇幾萬只蝴蝶漫天飛舞的場景。說到蝴蝶,王合升整個人容光煥發,目光都不一樣了。

那是二〇〇八年底,在開展年終清山科考時,王合升在鸚哥嶺道銀村和力土村之間的溝谷里,發現了數萬只從內陸飛來越冬的斑蝶。此前,他曾聽附近村民講過在山中發現大量蝴蝶,但一直都沒親眼看見。而這一次,卻讓他驚喜異常,數萬只蝴蝶忽然出現,或者停在樹的枝葉上,或者翩翩飛舞,王合升也有種要飛升起來的錯覺。

眼前忽然出現大量蝴蝶的場景,即使過去很久,也仍然會成為王合升科考生活中最難以忘懷的畫面。他曾在多個場合說起那個場景——他知道,在大自然里行走,總會有一些讓人驚奇的遭遇。

他也逐漸認識到,科學研究絕不是枯燥無味的,而是充滿著難以想象的詩意。

“蝴蝶飛不過滄?!薄餼浠耙蛭皇琢饜懈棖司〗災?,看到那么多蝴蝶的忽然出現,王合升會心一笑,蝴蝶,是能夠飛越大海的,我見過。紅白藤上落滿了斑蝶,橡膠樹上也落滿了斑蝶。眼前的一切,恍然若夢。大自然,總是用如此奇特的美,用壯觀而震撼的美,挑戰著他的想象。失神之間,他并沒有忘記舉起隨身攜帶的照相機,把眼前的美麗拍下來。

這一次在鸚哥嶺發現了大陸斑蝶飛越瓊州海峽前來越冬的現象后,王合升在之后三年,連續觀察斑蝶的種群動態。為確保每年冬季對斑蝶越冬的調查順利開展,王合升和?;で釀懈緗蔡鎂侔熗艘浴鞍叩蕉韃櫸椒ā蔽魈獾淖試醇嗖馀嘌?,讓更多的巡山工人加入進來。隨后幾年,王合升和他的監測隊,陸續在紅坎、南坡等地,發現了十多個斑蝶越冬地。

王合升對蝴蝶的癡迷,超乎外人的想象。他從小就愛收集蝴蝶,制作標本,這么多年來,他制作了不少的蝴蝶標本,那些留住的美麗,都是他的夢。但他沒想到,那些制作的蝴蝶標本,會被他自己賣掉。

為了幾千塊錢,賣掉了。

?;で芾碚疚爍玫刈齪帽;すぷ?,決定幫助周圍村民改變生產、生活方式。在這個過程中,管理站拿不出太多的資金,還需要每個工作人員都湊一些。每個人的積極性都很高,到處找親朋借錢。王合升有些著急,在海南,除了管理站的同事,他沒認識什么人,要找誰借?難道要打電話回老家,向老家的親人要?

猶豫了許久,他悄悄賣掉了那些陪伴他多年的蝴蝶標本——標本的數量,還在不斷增多。有一些標本還是小時候制作的,那就不僅僅是標本,更是陪伴了他多年的夢,多少時間蘊藏在那些標本里,見證了他成長的每個階段。賣掉標本,當然是不舍和猶豫的,但還是賣掉了。在王合升看來,他賣掉了標本,但留下了夢想。

?;で璞訃蚵?、人員有限,在科研方面,不能和那些大的科研機構相比較,但他們借著長期深入?;で撓攀?,也在極力做出自己的貢獻。

鸚哥嶺?;で飧鏨鋃嘌緣謀?,吸引這群年輕人孜孜不倦地去探索著神秘的世界。在?;で閃⒘曛?,他們建成了數字?;で?,建立了鸚哥嶺動植物檔案館,和專家們一起記錄到維管束植物兩千兩百六十二種、脊椎動物四百八十一種,發現了鸚哥地黃連等二十個科學新種,記錄到輪葉三棱櫟等二十四個中國新紀錄、伯樂樹等一百九十個海南新紀錄。他們出版了八十萬字的《海南鸚哥嶺生物多樣性及其保育》,編寫了《鸚哥嶺森林資源管護實踐》,發表了科學論文近四十篇。

鎂光燈及“鸚二代”

成立數年后,鸚哥嶺?;で芾碚鞠群筧倩瘛爸泄嗄晡逅慕閉錄濉?、“全國林業系統先進集體”等稱號,兩人獲“全國綠化獎章”,兩人被評為“全國生態建設突出貢獻先進個人”。二〇一二年四月九日,《光明日報》在頭版頭條刊發長篇通訊《選擇一種有遠見的生活方式》,鸚哥嶺青年團隊的事跡,在社會上傳為佳話。黨和國家領導人作出重要批示,要求深入報道鸚哥嶺青年團隊事跡,作為典型,樹立新時代年輕人的楷模。短短時間內,報紙專訪、電視報道、圖片展覽、報告文學、電視紀錄片、舞臺劇等形式的宣傳,他們的故事為更多人所知。他們成為了海南的明星,成為了海南各條戰線上學習的榜樣。

他們被全國各地邀請作報告、演講,獲得很多榮譽,受到國家領導人的接見,他們被放置在鎂光燈的聚焦之下。但是他們并沒有因為受到關注而改變了自己,仍舊保持著初到鸚哥嶺時的熱情繼續著他們的工作。也有人質疑說:“對你們的報道那么多,各地都邀請你們去宣講,你們的本職工作會不會受到影響?”他們回答:“我們任何時候都以在鸚哥嶺的本職工作為主,宣講、報告更多是利用個人的休息時間,盡量不占用工作時間。剛開始的時候,宣講任務重,我們確實也很煩惱,甚至有些抵觸,后來漸漸明白了,通過宣講,讓更多人懂得鸚哥嶺、知道生態?;さ鬧匾?、了解海南生態島的建設,也是我們工作的一部分,同樣有著很重要的意義?!?/p>

二〇一三年,習近平總書記在考察海南時提出:“希望海南處理好發展和?;さ墓叵?,著力在‘增綠’、‘護藍’上下功夫,為全國生態文明建設當個表率,為子孫后代留下可持續發展的‘綠色銀行’?!畢白蓯榧薔嫉匕鹽樟撕D戲⒄溝暮誦木褪嗆D系淖勻簧?,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我們整個中國,對生態的?;ぴ嚼叢街厥?。從這個意義上講,鸚哥嶺熱帶雨林自然?;で墓適攣教逅勱?,并不是偶然的,而是一種時代發展的需要,是一種時代精神的體現。

后來調任海南省林業廳總工程師的鸚哥嶺自然?;で芾碚臼茲握境ぶ苧嵌?,在面對他昔日的那批老兵時,總是笑著炫耀自己的“半仙神?!保骸拔業背醺忝撬?,五年內讓你們走出大山,做到了吧?從你們二〇〇七年到來,到二〇一二年,剛好五年?!蹦切┠昵崛碩夾α?,他們的人還在鸚哥嶺,可他們的視野和受關注的程度,確實走出了大山,影響了越來越多的人。

媒體的關注,也為鸚哥嶺吸引來更多的年輕人,原先鸚哥嶺的那批“老兵”,有的也逐漸調動到省內的其他?;で?,走上新的工作崗位,可他們并沒有遠離所熱愛的生態?;すぷ?,而是把鸚哥嶺的精神發揚光大。當年參與創建鸚哥嶺森林公安局的李之龍,目前在海南的另一個?;で醞趿牘ぷ?,還是負責森林公安的工作;從鸚哥嶺自然?;で芾碚敬唇ň偷嚼吹牧趵?,目前擔任鸚哥嶺自然?;で芾碚鏡惱境ぁ敲扛鋈?,都在不斷地成長,不斷成為更好的自己,飛揚更好的青春。

二〇一一年底,廖常樂和王慧穎的愛情,進入一個新的起點——兩人步入婚姻的殿堂,開始在鸚哥嶺山腳下布置婚房。很快地,王慧穎懷了小孩??醋爬掀漚ソゴ篤鵠吹畝親?,廖常樂既歡喜又擔憂,每次外出,都是千叮嚀萬囑咐,讓她一定照顧好自己——他也了解了之前王慧穎對他的擔心。

在商量給孩子取一個什么樣的名字時,兩人一致認為,是鸚哥嶺讓他們最終走到一起,是鸚哥嶺讓他們的愛情開花結果,鸚哥嶺的一草一木,見證并促進了他們的愛情。為了紀念和感恩,無論生下來的小孩是男是女,名字都應該有一個“鸚”字,他或者她的小名,就叫“鸚鸚”。有時兩人開玩笑,我們的孩子,是“鸚二代”??!

當上父親不久,廖常樂也迎來新的工作變化——他到澄邁林場掛職副場長。之前就有一些志愿者到鸚哥嶺自然?;で怪駒阜?,媒體報道之后,有更多的大學生慕名而來,到鸚哥嶺進行暑期社會實踐和志愿服務。對于廖常樂來說,當然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把鸚哥嶺當作學習林業和生態科學的向往之地,這對鸚哥嶺的未來將大有好處。為了勝任新的工作崗位,他利用半個月的時間來熟悉、了解澄邁林場的基本情況。他還對林場的優勢和劣勢、機遇和挑戰進行了分析,這當然也是自鸚哥嶺帶來的經驗,他之前就是被鸚哥嶺的SWOT分析報告所吸引才到鸚哥嶺去的。而澄邁林場有一百多名干部職工,?;ち殖〉納腫試詞喬疤?,發展生產、帶領職工共同致富,則是發展的目標。這個新的父親,在新的工作崗位上碰到問題時,總是會有一個思考的方向:要是在鸚哥嶺,我會怎么做?我們會怎么做?

——鸚哥嶺就像是一座學校,從這座學校走出去,思維方式就帶上了鸚哥嶺的烙印。

鸚哥嶺的年輕人,有的還單身,有的已經找到屬于自己的愛情,甚至有了愛情的結晶。他們都在找尋著幸福。他們曾經立下誓言:“除非工作調動,否則絕不離開鸚哥嶺!”工作的調動,不是他們對誓言的背叛,而是一種精神的傳播,他們將把在鸚哥嶺這座大山上感悟到的,傳遞給越來越多的人。

到高峰鄉掛職副鄉長的廖高峰與麥嚴,就利用自己所學的知識,給一方百姓帶來新的變化。地處山區的高峰村委會,由于交通不便,農民生活水平比較差,生活來源比較單一,主要來自橡膠的收入。自從建立?;で?,不再允許砍伐天然林種植經濟作物,使得土地資源變得稀缺,發展變得更加緩慢。

麥嚴和廖高峰作為南開鄉政府的掛職副鄉長,又是鸚哥嶺?;で腦憊?,這是鄉政府和鸚哥嶺?;で獻韉暮沒?。為了幫助當地村民增加收入這個共同的目標,麥嚴和廖高峰根據高峰村委會的實際情況,決定在這里開展養蜂的項目。而養蜂項目對土地資源的需求不大,在家里就可以養,同時?;で鼙叩納值敝?,有很多蜜源植物給蜜蜂提供所需要的花蜜。有了明確的目標之后,兩人做了周密的調查,撰寫了《養蜂的可行性報告》和《南開鄉生態養蜂發展計劃》,將這兩份材料分別向南開鄉政府的領導班子和鸚哥嶺?;で牧斕及嘧猶岢雋松昵?,兩邊的領導都很支持這個項目。經過雙方協商,鄉政府讓他們兩人具體負責養蜂的項目,鸚哥嶺?;で峁┳式鴇U舷钅康乃忱?。

通過在當地政府了解的情況,加上高峰村的護林員提供的信息,兩人在高峰村委會選了十戶農戶進行示范養蜂。?;で炕峁┪甯齜湎?,并把他們帶出了南開鄉,實地考察瓊中的養蜂基地。村民在養蜂基地很認真地觀察別人是怎么養蜂的,不時地詢問基地的工作人員,提出他們感興趣的問題。之后兩人還邀請了一位養蜂的老師,在鸚哥嘴給高峰村委會的農戶提供養蜂的培訓。他們學得很認真,結束培訓之后,農戶回到村莊,根據所學的內容開始養蜂。廖高峰與麥嚴邀請了當地的養蜂能手到農戶的家中,為他們養蜂提供技術指導。高峰鄉豐富的蜜源性植物,使得釀出來的蜂蜜既生態又甜美。在蜂蜜釀成之后,如何聯系市場,又成為擺在面前的迫切問題。但他們并不擔心,這種生態而甜美的蜂蜜,必將成為讓人稱贊的營養品。蜂蜜飄香的同時,四處掛職的鸚哥嶺的種子,也在四處播撒,生根發芽,開花結果。

在鸚哥嶺工作,這些年輕人從青澀變得沉穩,對鸚哥嶺從陌生到熟悉。這些年里,他們多數時間都是在大山里度過的,能從鸚哥嶺的花草樹木、鳥叫蟲鳴中,找到自己留下的痕跡。

有人問,你們得有多大的毅力,才能在這里留下?他們是這樣回答的:“當你了解鸚哥嶺,你會發現,這座大山美麗而深情,是她的呼喚留住我們的腳步,是她的神奇讓我們魂牽夢繞,是她告訴我們夢想有??裳?。在鸚哥嶺,我們雖然辛苦、寂寞,可內心充實、快樂,夢想近在咫尺?!?/p>

熱帶雨林的深處,青春永遠蓬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