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山东鲁能vs柔佛dt: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為孩子們的“夢”保駕護航 ——訪兒童文學作家張琳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蘭州新聞網 | 華靜  2019年11月07日08:26

張琳

在大連參加2019年度大白鯨原創幻想兒童文學獎頒獎典禮

張琳 畢業于復旦大學新聞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兒童文學研究會會員、魯迅文學院兒童文學高研班學員、“甘肅兒童文學八駿”之一,現為甘肅日報社高級編輯。作品曾獲全國優秀少兒圖書一等獎、冰心兒童文學新作獎大獎、“大白鯨”原創幻想兒童文學獎、大自然原創兒童文學獎、北方十五省市文藝圖書獎一等獎、甘肅省優秀圖書獎、敦煌文藝獎、黃河文學獎等,并有作品入選全國“農家書屋”推薦書目、“第四屆向全國推薦百種優秀民族圖書”、國家新聞出版署向全國青少年推薦百種優秀出版物目錄及2018年BIBF“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50本好書”。作品發表于《兒童文學》《少年文藝》等中國文學核心期刊。出版有《我在大漠等你》《第99顆露珠》《腰刀的歌》《柿子披風》《飛向石頭小鎮》《小靈通西部行》《拇指桔子林》《誰的翅膀在飛》《不能消失的聲音》《青澀蓓蕾秘密開》等多部兒童文學作品。

美好的童年是每個人內心深處的珍貴寶藏,這些寶藏或多或少的是由美妙的童話編織成的,在生命的發端,美妙的童話是孩子們心靈的良師益友,撫慰他們的心靈,啟迪他們的夢想。近日,記者有幸采訪到了兒童文學家張琳——一位從事了十多年兒童文學創作的作家,她的多部作品受到廣大小讀者的歡迎,為孩子們的“夢”保駕護航。

擁有溫婉江南女子氣質的張琳,如果不是她主動說,很難看出是個地地道道的甘肅人,在她看似柔弱的外表下,給人一種沉靜的美。張琳在小的時候學習成績就非常好,尤其是對美和文學的感受能力非常強。張琳說:“我小時候就很喜歡寫作文,雖然那時候語文老師布置的作文題目都很簡單,但我為了挑戰自己的寫作水平,會思考從不同的角度描寫,讓自己的作文與眾不同?!幣宦紛呃?,始終非常享受學習樂趣的她如愿考上了復旦大學。

從復旦大學畢業后的張琳毫不猶豫地回到了蘭州,并在甘肅日報社擔任編輯工作。說起自己寫作的發端,她談起了對她影響很大的我省著名兒童文學作家金吉泰先生。她說:“我從事兒童文學寫作和金吉泰老師的鼓勵和幫助是分不開的,記得那時候他經常來我們報社編輯部投稿,和金老師相識后,他就鼓勵我嘗試寫作兒童文學,我寫完后,他不但給予了贊揚,還悉心幫我修改。他認為我們甘肅兒童文學作家的隊伍還不夠壯大,希望我能堅持寫下去,于是我就在這條路上走了十多年?!?/p>

這些年來,張琳出版了很多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其中《我在大漠等你》引發了廣泛關注,著名的兒童文學出版人海飛是這樣評價這本書的:“出色的文學性,獨特的文風,蘊含于跌宕的故事和細節中的哲思和審美情趣,以及圍繞沙漠、樓蘭、駱駝等鮮明西部元素營造出的濃郁的地域特色,共同造就了這部風味純正、特別且格外美好的優秀兒童文學作品?!閉帕賬擔骸罷獗臼櫚牧楦欣醋雜諼遺鑾煽吹揭輝螄?,這個消息說在沙漠景區載客的駱駝在高峰期要從早上6點鐘開始一直工作到晚上9點才能休息,在這期間要不停地載客,然而這些駱駝就是這樣辛苦了一輩子后,還會被送往草場養肥,養肥之后又被宰掉供人食用駝掌和駝峰?;褂形乙桓讎笥訓暮⒆釉諑糜沃幸蛭吹鉸嬙仗量嘍岵壞迷諫襯扒鎪?,而我當時看到這個消息之后更加不忍,孩子的心靈永遠是善良而純粹的,所以我想要寫一篇關于駱駝的作品,我想為所有面臨這樣困境的駱駝尋找一條出路,也想表達一種對萬事萬物的悲天憫人的情懷。除此之外,我還想闡明一個重要的思想,那就是面臨絕境的時候,我們必須通過實現自身的成長道路,才能夠突破人生中的困境,然后獲得新生?!?/p>

張琳的另外一部作品《腰刀的歌》是一部獲得了黃河文學獎并入選國家新聞出版署向全國青少年推薦百種優秀出版物目錄等榮譽的作品,這部長篇兒童成長小說有著質樸的西北風味。張琳介紹,這本書是以甘肅特有的少數民族保安族為背景,講述了保安族男孩馬小龍由懵懂無知的兒童成長為善良、懂事、有思想、有夢想的少年的故事。談起這部作品的意義,張琳說:“傳承、弘揚中華民族優秀文化是這部作品的重要意義,它以保安族最重要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統手工藝制品保安腰刀為線索,以保安族的發祥地大河家為背景展開,有著鮮明的民族和地域特色。小主人公馬小龍是一個保安族孩子,但在他身上同時也表現出兒童的天性和共性,閱讀和體會他的成長故事和成長之路,實則對每一個孩子都能帶來特色之外的共鳴和啟示?!閉嬤慷鈾氐那楦惺欽獠孔髕反蚨說鬧匾蛩?,其中不但表達了濃濃的父子情、師生情、同學情以及不同民族孩子之間的相互關愛之情,同時也書寫了人與物(作為物的保安腰刀承載了這個民族的歷史和文化意義,以及這個民族堅韌曠達的品格)、人與動物之間的美好感情。

這兩部作品集合了濃郁的西北人文風貌和民族文化。張琳說:“在近些年的兒童文學寫作中,我在展開故事和主題的同時,特別著迷于營造和表達一種地域特色。突出地域特色的目的,一是通過這一途徑讓小讀者了解本土文化,同時也是借此創造出一種只屬于這部作品的審美氛圍。表現地域特色不是目的,而是一種方式,是為了由此形成作品獨到的審美趣味,表達寫作者的審美理念,讓讀者從中感受到愉悅和審美熏陶?!閉帕杖銜?,一個有擔當的作家有責任把我們生活的這片土地上有價值有意義的資源以文學的方式傳播出去,讓孩子們了解并從中受到熏陶。對于表現地域特色的寫作,作者只有走出本土,不局限于本土,才更容易看清和把握它的特性。這是一種內在的、靈魂的書寫,書寫的是在心里被內化了的一片地域,更多依靠的是靈性,是知覺上的把握,是心靈的體驗。

近日,張琳的最新的長篇幻想兒童作品《柿子披風》榮獲了“大白鯨”原創幻想兒童文學獎,該作品講述了真假麻雀世界的悲歡離合,想象奇特,耐人尋味,對機器麻雀與真正的麻雀產生生命交融也即產生共情過程的描寫尤其動人,展示了愛創造的奇跡,同時呈現了人工智能無法超越的局限性。探討人類與人工智能之間那個互補共贏、協同互利、和諧共處的平衡點。

創作出這么多優秀的兒童讀物,張琳是如何體察兒童讀者的心理狀態呢?她說:“其實寫作兒童文學就是要站在孩子的心理狀態,作為一個兒童文學作家,終其一生都要保有一顆童心,保有對這個世界的好奇與善意。對于成人來說,這顆童心的養護就很重要,每個人都有童心,只不過是在長大的過程中慢慢丟失了,我覺得要保持一顆童心的最重要和最關鍵的核心,就是要真誠地堅定地相信這個世界的真善美。另外就是在生活當中要保持對生活的熱愛和激情,有了熱愛和激情,然后你的心才會是流動的、是活躍的。當你擁有了一顆童心,就能很貼切地體會到孩子的心理狀態,兒童文學的寫作就成為一種心靈的自然流淌?!?/p>

訪談到了尾聲,記者問張琳是如何理解兒童文學的,張琳說:“兒童文學并不意味著只去寫一些清淺的、唯美的、陽光的內容,兒童文學也要告訴小讀者們生活的底色,讓他們在感受生活中美好的同時,也看到生活里不易的一面,看到生活中的苦難,要讓他們有‘苦難意識’,這樣他們在面對生活波折和磨難的時候才有承受能力和辨別能力,同時也要教會他們如何面對和戰勝這些苦難的態度、方法和精神力量。寫作兒童文學的作家,一定要既有孩童的純凈和天真氣息,又要有成年人歷經生活后的智慧和從容,這樣寫出來的作品既可以站在孩子的視角和心理,又有高度、有人生的經驗和智慧在其中,才能夠對孩童的心靈產生引領作用?!?/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