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柔佛dt抵达济南: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朔方》2019年第8期 |梁智強:空中樓閣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朔方》2019年第8期  | 梁智強  2019年09月11日09:17

還沒住進新房子之前,袁彥萍對生活幾乎沒有要求,衣食住行按部就班,像白開水一樣寡淡。假如沒有時鐘,袁彥萍會忘記哪個鐘點該干什么,除了上下班。奇怪的是,袁彥萍很享受這種生活方式,甚至有些迷戀,仿佛中了無痛的劇毒。在廣州這座城市,袁彥萍沒幾個說得上話的朋友,休假時她喜歡一個人去爬山,站在山頂俯瞰世間的紛繁表情。這一刻的袁彥萍會感到無比興奮,壓抑良久的憂郁也將煙消云散。

袁彥萍過去住在老城區衰老的泥磚房,那里光線晦暗、空氣悶熱,尤其是盛夏時節,簡直能把人烘烤得窒息。袁彥萍的左鄰右里早已經搬離,整條小巷只有她一個人住。走在坑坑洼洼的石板路上,人去樓空的房子里飄散出一股詭秘的穿堂風。袁彥萍似乎聽見原住民的歡聲笑語,或者鍋碗瓢盆的聲響,但這些聲音只如流星般一閃而過,很快她又重返靜謐的空間,那個遠離人間煙火的世界。高中的時候,袁彥萍患有中度的廣場恐懼癥,只要在人頭攢動的地方,她就會條件反射般地打戰。其實袁彥萍也明白,在偌大的城市里找一處人跡罕至的地方根本不可能,如同在蜂巢里尋找一只與眾不同的蜜蜂。

袁彥萍是一家文化公司的公關經理,每天要接待形形色色的客戶,幾年來她見過的臉孔多不勝數,他們就像網絡的信息流一樣,剎那間成為歷史。袁彥萍對這些陌生的臉孔毫無感覺,掠過后也不會再見。是的,袁彥萍總是記不住人的臉孔。無論熟悉或陌生,無論關系親密或疏離,哪怕見過數次面也會忘記,所以每次見面她都要求對方先介紹自己。但幾次碰面后,袁彥萍還是不厭其煩地問,您叫什么名字呢?袁彥萍喜歡用您,覺得這樣對方會聽得舒暢些??突г暈迤際強嫘?,可看袁彥萍的表情又不大像,便說,你下次還會問嗎?袁彥萍不回答,接著不歡而散了,更談不上認識和了解。

除了工作上的機械問答,袁彥萍跟客戶的交流顯得生硬、不著邊際,像兩條平行的直線。面對客戶的窮追猛打,她也只能軟磨硬泡,像蒼蠅一樣在他們耳邊嗡嗡作響,直至他們就范。在討價還價的過程中,客戶的脾氣最讓袁彥萍心煩,像定時炸彈似的轟炸她脆弱的神經。袁彥萍曾在肚子里罵過無數次臟話,但她害怕客戶會讀腹語,內心還是有所顧忌的,所以在客戶面前總是笑容滿面,以至客戶對她的評分讓其他同事望塵莫及。而袁彥萍認為自己的笑容有些驚栗,如針尖般刺進她的每個毛孔。袁彥萍覺得那簡直不是笑,而是殺人于無形的兵器。

夜幕像猛獸一樣侵吞了街頭的喧囂,滂沱的大雨傾瀉而下,仿佛要將袁彥萍擊潰似的。

袁彥萍化了煙熏妝出門,為的是見一個在她眼里很重要的人。要在往常,如果沒什么急事,袁彥萍一般不會輕易出門,寧愿養在深閨里發霉。袁彥萍覺得發霉的生活也是一種享受,她從不多讓自己與別人接觸。久而久之,同事朋友們漸漸疏離袁彥萍了。袁彥萍就像只討厭的怪獸一樣佇立于人群之外。

這么多年了,袁彥萍一直是這座城市的隱匿者。她住在這座城市里,卻像個局外人似的,徘徊在無邊無際的空氣中。城市給袁彥萍的印象只是一面破裂的銅鏡,袁彥萍就是刀鋒般的碎片,隨時有戳傷別人的可能。袁彥萍經常自言自語:“也許這就是命?!鋇鞘裁?,她卻一頭霧水,仿佛一個遙不可及的傳說。

袁彥萍抵達餐廳已經是深夜時分,盡管客人稀少,但老板還是堅持通宵營業。袁彥萍困惑地摸索著,找了個光線明亮的位置坐下,點了杯卡布奇諾,安靜地盯著手機屏幕,期盼朋友早點到來。袁彥萍喜歡喝卡布奇諾,除了戀上它的味道,主要原因是它能平復她的坐立不安。以往這家餐廳還沒出品這種咖啡,袁彥萍時?;岣械交肷聿蛔栽?,間或看見一雙凌厲的眼睛在陰暗角落里怒視自己,間或聽見轟隆隆的火車聲灌入她恍惚的思緒。喝下這杯咖啡,袁彥萍像喝下良藥一樣舒服了不少,至少沒有了被麻繩緊緊勒住的感覺。

苦等半小時,袁彥萍等來了要等的人??贍蓯歉髯悅β檔腦倒?,她們許久沒見面了,袁彥萍差點認不出來人。眼前這個女孩叫原彌,很抽象的名字,是袁彥萍如今最親密的朋友。原彌的外貌不算出眾,甚至有點鄉土味道,對衣著的講究遠不如袁彥萍,至今保持著上世紀80年代的風格。但袁彥萍跟原彌挺合得來,就像兩種互不相容的液體突破化學原理離奇地相遇。

“你為什么不接電話?”袁彥萍眉頭緊蹙,魚尾紋清晰可見。

“他今天跟我分了,我滿腦子都是他?!痹執雇飛テ廝?。

“幾個月前不是好好的?真是世事無常!”袁彥萍假裝憤憤不平的樣子。

“我一說房子兩個字,他就瘋瘋癲癲地笑了?!痹痔鞠⒆潘?,“上星期我提出要他買房子,他死活不肯?!?/p>

“你逼得他太緊了吧?”

“我們都是理想主義者,難道在婚前提個小要求也算過分?”

“這不是小要求,在男人看來它比天塌下來更頭疼?!痹迤佳ё徘楦兇業撓鍥?。

“但我有做錯嗎?我是為了將來的生活著想……”原彌不斷重復這句話,像是在印證自己的用心良苦。

“最近在忙什么?”袁彥萍不想為此爭論,故意轉移話題。

“我們公司在籌備Dream House的方案,忙得不可開交!”原彌忽然興奮地說。袁彥萍對原彌情緒的急劇變化感到驚詫。

“Dream House?”袁彥萍對這個詞語感到好奇。

“這個詞聽起來虛無縹緲,但我們可以做得很實在?!痹智岷裊艘豢諂?。

“我想擁有一間Dream House?!蓖怕淶卮巴庠祿縊囊箍?,袁彥萍忽然感到悵然若失。她擁有的東西確實不多,或者說根本沒擁有過什么。除了羸弱的軀體,世界上大部分東西都不屬于她。所以這一刻袁彥萍甚至想擁有月亮,盡管她明白是天方夜譚。那晚過后,Dream House的形象在她腦海里生根發芽。

袁彥萍深知,這是個難以實現的夢想,可她決意如此。

待到節假日,袁彥萍坐上去千島山莊的大巴,挑了個靠窗的位子。暈車是袁彥萍習以為常的第一反應,所以她必須選擇靠窗的座位。每次暈車時,袁彥萍總覺得沒什么,全世界很多人都暈車,也不見得別人有什么毛病。想著想著,袁彥萍反而感到光榮和愉悅,并越發討厭那些坐十多個小時火車都面不改色的人?!澳愫?,這個位子有人坐嗎?”一個沙啞的男聲讓袁彥萍變成了驚弓之鳥。她若無其事地斜了他一眼,敷衍地搖了搖頭。男人索然無味地坐下,然后從背包里掏出一臺舊版Ipad,漫無目的地點控屏幕,似乎在破解什么未知的謎團。

時光忽然靜如流水,連蒼蠅飛過也聽得清。幾個年輕女孩竊竊私語,說著一堆袁彥萍聽不懂的潮流話題。袁彥萍感覺她們就像一群饑餓的花腳蚊,誰都有機會成為她們的食物。當然她們也有可能成為袁彥萍的食物。袁彥萍經?;嶸料終庋幕孟?,然而幻想終將伴隨轉瞬的歲月飄逝,現實的壁壘擠得她氣喘吁吁。

樓盤是個新盤,住戶并不算多,儼然一座荒無人煙的公園。在小區入口處,袁彥萍抬眼看見一幅龐大的宣傳廣告,印著這個樓盤的相關介紹,上面的文字圖片令她心馳神往?!案魑豢梢韻魯盜?,左邊那幢房子是售樓中心,請大家到大門前集中?!鋇脊涸彼?。

袁彥萍走在鄰座男人的后面,只能看到他健碩的身軀。她后悔剛才沒有認真掃視他的臉。她想象他是個長得一般甚至丑陋的男人。如果真相如此,她會很慶幸沒跟他說過話,至少這不會讓她受到騷擾。袁彥萍向來對丑陋的男人心存偏見和抵觸,若然大街上有陌生的丑陋男人與她搭訕,她肯定像臺風一樣迅疾飄過,致使那個丑陋男人羞愧得無地自容。鄰座男人頓時放緩腳步,警惕地察看四周,恐防遭人暗算似的。袁彥萍匆忙跟上前去,這下她終于看清他的臉,國字臉型,鼻尖長著一顆小痣,眉宇間透露著似曾相識的溫婉氣息,年紀應該老大不小了,目測四十來歲,可看上去仍有幾分青澀的余韻,像是被時間遺棄的孤兒。

“好像男人都這樣,怎么都長不大!”袁彥萍暗自叨念。

車上的乘客到齊了。在導購員的引領下,他們來到了一間豪華套間的樣板房。導購員仿佛總有耗不盡的熱情,喋喋不休地推介這套房子:坐北朝南,依山傍水,光線充足……袁彥萍無心理會這些,聽久了反而覺著厭煩,如同一串冗長的魔咒。其他看樓客也是各顧各的,有的進入睡房直接躺在床上,有的似乎在跟空氣胡扯什么,還有的坐在客廳沙發上發愣。

“這里有空中樓閣嗎?”袁彥萍感到莫名其妙。

“什么?”一個胡須男像遭遇了什么變故,“你以為是童話故事么?”

“我是說真的,國外有樓盤推出‘空中樓閣’的概念,住進去就像住在天堂!”

“你是活在真空里的嗎?”胡須男調侃袁彥萍。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這有問題么?”袁彥萍反問道。

胡須男不想跟袁彥萍爭論,干脆與別的客人聊天。有幾個客人還帶著孩子過來,大人們在聊房子,孩子們在追逐嬉戲,玩得不亦樂乎。袁彥萍覺著很無趣,心里悶悶不樂。她寧愿自己還是孩子,因為只有孩子才可以毫無顧忌,哪怕犯錯至多是挨挨罵。

袁彥萍抿緊嘴唇,感到異常郁悶,被人忽視的挫敗感讓她墜入一個深不見底的蟲窩,稍有不慎窩里的毛蟲便會破繭而出,對她進行強烈攻擊。她不知何時開始害怕毛蟲,這跟從前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大相徑庭。袁彥萍還特別討厭那種養毛蟲的人,一看到他們捧著毛蟲把玩就倍感心寒。袁彥萍捫心自問:“我也是一條毛蟲么?”在袁彥萍發愣的瞬間,成群的看樓客早已經蹤影全無,轉移到高層的單元去了。袁彥萍忽覺有些心慌,像是被囚禁在密不透風的牢房里。她喘了口氣,狼狽地跑上樓去。

看樓客都集中在頂層。那里有一個套間很特別:開闊的光線,草綠色的地毯,透明的天花板,最奇怪的是整間房子懸于半空之中,僅靠一條樓梯連接走廊,像一個獨舞的摩天輪?!罷夥孔右材蘢∪??”一個渾身貴氣的女人吆喝著,“簡直像個鳥籠!”女人的出言不遜讓所有人嘩然,刀刃般的目光幾乎刺痛袁彥萍的雙眼。

室外的蟬鳴蓋過了女人的嗓音。眾人對女人報以鄙夷的目光,然而女人非但沒有感到無地自容,反倒越發張狂起來,罵罵咧咧道:“你們算個啥?敢跟我較勁?”女人甚至想拿起東西向眾人砸去,卻被兩個壯漢控制住。

“我不是瘋子,瘋子哪能跟我比!”女人說得理直氣壯。

這時,原本在頂層的人都下樓了,他們像是在觀看一場獨角戲似的,瞥了一眼女人,卻忘記了自己來此地的初衷。

“演得挺投入的!”胡須男嘲諷道。

女人仰面訕笑,顯然對此不屑一顧,仿佛遠離俗世的禪師。女人反復念叨同一句話:“人本來就是孤獨的?!?/p>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痹迤即鸕?。

在這兩個女人的對話仿佛推杯換盞之際,所有人都沉浸在浪漫的氛圍里,剛才的沖突瞬間不復存在。

雖然這次看房一無所獲,但袁彥萍還是努力尋找著空中樓閣似的住房。她遍尋城里各大樓盤,經紀們要么對她不屑一顧,要么說她怪異。袁彥萍對這些流言蜚語毫無反應,假如在往昔,她還會斟酌那些人說話的表情,考究他們的動機。如今,她幾乎免疫了他人的言語,獨立于世俗犀利的眼光之外,像一頭流落荒野的刺猬一樣過著靜謐的生活。

那天夜晚的宴會,袁彥萍本來不想去,但最終還是去了。在此之前,所有的應酬仿佛跟袁彥萍絕緣似的。袁彥萍這次赴宴全因原彌的死纏爛打。原彌最近認識了一個男孩,兩人的關系正處于曖昧階段,原彌希望袁彥萍在晚宴上幫忙向男孩表白。袁彥萍說:“表白哪能幫忙,你倆的事情還要我來摻和?”原彌撒嬌道:“我畢竟是女生,沒點矜持婚后就會失去主導權!”袁彥萍深有感觸地說:“有時正是所謂的矜持摧毀了一段美好姻緣,看對眼就得主動出擊,別留下遺憾?!?/p>

晚宴開始,原彌卻爽約了。袁彥萍根據原彌提供的電話號碼撥了過去,一個充滿磁性的男聲打破了袁彥萍先前的想象:“哪位?”袁彥萍回答得并不得體,她像循規蹈矩的律師一樣,一字一頓地說:“我——是——原——彌——的——朋——友!”

“原彌她沒來?”男孩似乎有點失望。

“她讓我代她來。我穿的是淺灰色波希米亞長裙?!?/p>

男孩向袁彥萍揮手,他的穿著稍顯傳統,卻絲毫沒有土味,是那種古代書生的風格。袁彥萍忍不住撲哧一笑,說:“原彌臨時有事,她有些話要我給你轉達?!?/p>

“嗯?!蹦瀉⒎路鴝聰ち艘磺?。

“原彌是個害羞的女孩,她對你印象不錯,但有些事情總是開不了口?!?/p>

“我知道?!蹦瀉⒈硐值煤艿?,“不過我更愿意跟她保持著朋友關系?!?/p>

“你對她沒有好感?”

“那不一定,但有好感不代表什么,愛情是由累積的默契構成的?!?/p>

袁彥萍從這個男孩身上窺見多年前的自己,對愛情本質分析透徹,卻只談過一段戀愛。她的青春年華幾乎耗費在學業上,她的腦海閃現的浪漫愛情故事,也是從外國小說里讀到的。袁彥萍不確定那些小說提及的愛情是否真實,如果那些都是虛假的,那么她沒必要接觸愛情,更沒必要被愛情羈絆。

“你相信愛情嗎?”袁彥萍既是問男孩,又是問未來的自己。

“這是個無解的問題?!蹦瀉⒊讀艘幌亂灤?,神色凝重地說,“你相信永恒的愛情嗎?”

袁彥萍無言以對。她察看著每個赴宴者的表情,感覺這群人太像饑腸轆轆的兔猻了,他們有個共同的特點:高傲、冷峻,卻缺乏貴氣。在袁彥萍眼里,貧富貴賤只是虛擬符號,內心的高貴比外表的光鮮更上檔次。

當天,袁彥萍徹夜難眠,男孩的反問像一枚毒針刺入骨髓,讓她痛不欲生。過往,袁彥萍太迷信愛情了,正因如此,她失去了一生中最愛的人。她清晰地記得,男朋友為了哄她高興,特意選了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廳,在情人節那天與她共進晚餐。就在袁彥萍焦急等待之際,男朋友被一輛超速的貨車撞倒了,血泊中安詳地躺著一束紫羅蘭。事后,袁彥萍與男朋友陰陽相隔,她從那時開始篤信命運,不再為雞毛蒜皮的小事操心。愛情在她心里已經化為灰燼。

第二天吃過早飯,袁彥萍給原彌打電話,復述了那晚與男孩的談話。原彌聽完,語氣并無變化,只是蹦出一句:“我和他還能繼續做朋友嗎?”

“可以的?!痹迤濟渙系階約夯崴嫡餼浠?,“說不準你們能日久生情?!?/p>

“我太在乎第一感覺了,它隔絕了我對異性的想象?!痹殖釧悸?,“不如我們合租,抱團取暖?!痹迤嫉比輝敢?,她提議找一間像空中樓閣一樣的房子。她們在租房網上發布帖子,不久便得到數十人回復。她們從中選擇了一間,雖然未盡如人意,卻接近袁彥萍的構想。

過了兩天,袁彥萍接到房主的電話,說是讓她們定個看房時間,他來接她們。袁彥萍迫不及待地問:“你能現在過來嗎?”對方只好說:“你把地址發給我,我開車過來?!?/p>

房子建在郊區的一個偏僻村落,當地人煙稀少,群山環抱,恍如置身世外桃源。房主很熱情,領著她倆到處參觀。來到頂層,袁彥萍忽然興奮起來,因為這里除了陽臺,還往外建了一個透明的露天平臺,人站在上面就像誤入混沌的虛空,類似“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意境。

袁彥萍牽著原彌的手踏上平臺。原彌起初還有點膽戰心驚,生怕會掉下去。袁彥萍明知故問:“你怕?”原彌沒回話,閉上雙眼沉思,像個虔誠的教徒一樣祈禱著。

“我不怕懸空,更不怕被風吹走?!痹迤甲運底曰?。

“就是晚上會比較冷,白天如果有太陽還好些?!狽恐骱斂謊謔畏孔擁娜鋇?。

“不要緊,我習慣的?!痹迤妓?。

就這樣,袁彥萍和原彌住進了這幢房子。她們每天凌晨六點起床,直奔遠在市區的公司,甚至連早餐都忘了吃。傍晚五點下班,又急匆匆地趕回家。她們的生活可以用疲于奔命來形容。剛搬到郊區的時候,原彌感到不太適應,還是熱衷于與朋友談天說地,兩個女人之間哪怕有再多的話,也不過是漫無邊際的瞎聊。有一次,原彌興致勃勃地買來一套高級音響,她沒跟袁彥萍說,就把它放在客廳。讓原彌意想不到的是,袁彥萍發現后,竟勃然大怒:“你為什么要擅作主張,我搬來這里是為了享受寧靜!”原彌解釋說:“我聽的都是抒情歌,不會太吵的?!?/p>

袁彥萍不置可否。

后來,她們的關系漸趨疏遠,導火線卻是男人。在朋友介紹下,原彌認識了一個當寵物醫生的上海男人。這個男人與之前那個男孩相比,顯得更加成熟穩重。只見了幾次面,原彌便對他死心塌地,經常深更半夜才回家。他叫約翰,長著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他說自己曾在英國留學,只談過一段戀愛。

無獨有偶,約翰在網絡上認識了袁彥萍。原彌把袁彥萍拉進一個時尚購物微信群,約翰經常往上面發消息,空閑時不忘添加一些網友。袁彥萍的微信頭像比較特別,是一只眼睛泛淚光的黑貓。約翰家里養了只貓,他對貓特別有好感,便加了袁彥萍的微信。袁彥萍問約翰為啥加她?約翰說是因為貓。接著,他們聊的話題便離不開貓,仿佛貓成了他們的中介。

袁彥萍和約翰的首次見面,是在那天的亞洲寵物文化節。由于工作關系,約翰拿了兩張寵物文化節的門票,邀請袁彥萍參加。他最初約的是原彌,但原彌對寵物沒興趣,他只好約袁彥萍。沒想到袁彥萍很快答應了,這是約翰意料之外的,畢竟他們認識時間不長,而且只在虛擬世界上聊過。

約翰考慮良久,是什么讓他們變得熟悉?

那是一個霧霾天,約翰提前來到琶洲會展中心門口,他穿了一套純白運動服,手里還握著一只Hello kitty公仔,打算送給袁彥萍。等了半小時,袁彥萍還沒出現,約翰發信息給她,她說:“不好意思,塞車,要不你先進去?”約翰還是堅持在門口等。

見到袁彥萍,約翰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他上前跟袁彥萍打招呼,袁彥萍卻像木偶一樣怡然不動,只是敷衍地點頭。約翰熱情地領著袁彥萍把會場逛了個遍,收獲了一大堆贈品。袁彥萍不好意思要,約翰硬是塞給她,說他家里不缺這些東西。

“我沒養過寵物,所以用不著……”袁彥萍強迫自己找個理由拒絕,卻編不出來。

“送只貓給你養可以嗎?西伯利亞森林貓,全身長滿了被毛,尤其是頸部周圍會有一圈毛領子,比較耐寒。你不介意它年紀大就好?!痹己蠶癯櫛锏暝幣謊檣蘢琶ǖ淖柿?。

“你為啥不養下去?”袁彥萍問。

“它是公貓,對雄性動物不感興趣?!痹己步饈?。

“你多買一只雌貓陪它,不就解決問題了?”袁彥萍像演說家一樣手舞足蹈。她并不是討厭養貓,而是不想貿然接受約翰的饋贈。誰知約翰堅持要把貓送給她,還說如果她不接受,就把它送到動物?;ば?。袁彥萍到底是刀子嘴豆腐心,她不懂得拒絕別人,只要別人多解釋幾句,她就推翻自己原來的立場。

一如所料,袁彥萍接納了約翰的那只貓。

約翰送貓到家的那天,原彌恰巧加班。此前,袁彥萍征求過原彌的意見,原彌說只要不麻煩到她就行。袁彥萍專門圈起陽臺的一塊小地方,作為貓的住所。她上網查過西伯利亞森林貓的習性:它的適應能力很強,不容易患病,并不是現代人工繁殖的寵物貓;隨著氣候變化,它還會換毛,每到夏天,較長的外層體毛脫去,冬天才重新長出厚毛……

約翰進門后,袁彥萍便把貓帶到陽臺安頓。那只貓一見到袁彥萍,就像遇到熟人一樣,將爪子伸向她,咿咿呀呀地叫了幾聲。約翰調侃說:“它這是跟你示好,證明你們有緣!”袁彥萍與動物接觸不多,這種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她受寵若驚:“我總覺得緣分很微妙,緣起緣滅不需要理由。如果刻意制造一種虛無的緣分,將來一旦失去,你會憂傷得不能自已?!碧迤頰餉匆凰?,約翰開始感到心緒不寧,他似乎看到自己與袁彥萍之間隔著一堵無形之墻,而且墻隨時有坍塌的可能。

他們半天沒說話,呆坐著望著對方,像兩尊塵封多年的雕塑。

黃昏時分,約翰正準備離開,原彌卻提早回來了。她一進門就忍不住說:“你怎么來了?”約翰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早就希望和原彌說清楚,但又怕原彌抵不住打擊,會做出瘋狂行為。他根本不愛原彌,卻又不想傷害她。他清楚原彌的性格,她只要抓住一根稻草,就不會輕易放手。這也是他不選擇原彌的原因。他接受不了偏執的另一半,即便對方讓他怦然心動。

“我是來送貓的?!痹己捕倬踝約旱幕卮鹛簧疃攘?,卻又想不出如何應付。

“你不接受我可以明說,何必躲躲閃閃!”原彌說。

“我想說,但開不了口?!痹己泊雇飛テ?,“逃避是最好的辦法?!?/p>

原彌啞口無言,她對約翰的回答失望透頂,開始討厭這種乏味的對話。她想盡快擺脫當前的尷尬場面,不想再糾纏下去。她深知藤蔓般的糾纏只會牽扯更多無關的話題,根本無濟于事。

室內的氣氛變得沉悶起來。

袁彥萍呆愣著坐在沙發上,仿佛一個置身事外的旁觀者斜視他倆,她感覺自己正在欣賞兩尊脆弱的泥塑,稍有不慎就會化為烏有?!拔一故竅茸吡?,”約翰打破僵局,“有緣再見?!?/p>

轉天,原彌搬離了出租屋,偌大的房子又剩下袁彥萍一個人,乏味的生活重又伴隨著她。當然她還有一只西伯利亞貓。說實話,如果讓她在原彌與貓之間做出選擇,她寧愿放棄原彌,因為她始終相信,貓是不會跟她較勁的,順從是它們的天性。

獨居的時光永遠是煎熬的。每天晚上吃過討厭的外賣,袁彥萍便打開手提電腦看網劇,她喜歡把屏幕的亮度調得明晃晃的,那種刺眼的感覺使她精神振奮。她索性關掉房間的吊燈,目不轉睛地注視屏幕,度過一個平淡的夜晚。她似乎并沒覺得不妥。

那晚,袁彥萍看完奇幻劇《無心法師》,睡覺做噩夢,夢里的她變成一只眾叛親離的女妖,面相陰沉,手舞足蹈,下場是灰飛煙滅。她半夜醒了兩次,腦海反復浮現妖怪的形象。

窗外電閃雷鳴,大雨如注。袁彥萍不禁捏了把冷汗。她緩緩地深呼吸,隆重其事地換了條雪紡碎花裙,像去參加新年舞會一樣,步履優雅地走向黑夜里的露臺,那個她心之所向的空中樓閣。仿佛只有在這里,她才能聽見自己紊亂的心跳聲。

梁智強,筆名里翔,“80后”,廣東省作家協會會員。作品發表于《天涯》《清明》《星星》《山東文學》《延河》《四川文學》《湘江文藝》《小說月報》等刊,詩歌入選《廣東青年作家詩歌精選》,散文作品入選高考語文模擬試題。現居廣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