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柔佛dt是哪个国家的: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黑指》:對少年成長的深度書寫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光明日報 | 程箐  2019年09月11日08:53

彭學軍新近推出的少年成長小說《黑指——建一座窯送給你》,是她轉型書寫“男孩不哭”組合的第四部作品,也是她走出童年記憶,深入瓷都景德鎮生活創作出的一部力作。作者將男孩黑指的成長巧妙地置于傳統與現代沖突的文化背景之中,通過五號窯的拆除與迷你五號窯的重建,以及家族珍品祭紅壺的打碎與重塑來描述其心靈成長的歷程。在他的成長過程中,小說把其作為陶瓷手藝人家族后代對傳統瓷文化的理解、傳承與發展作為其成長的重要標志,實現了對少年成長的深度書寫。

一個人的成長歷程往往要經歷一些重大的轉折契機,這也是成長小說中主人公從童真走向成熟的重要環節。作為瓷都的孩子,黑指的成長過程有兩個與瓷文化相關的器物非常關鍵,圍繞這兩個器物所發生的事件構成了他成長的轉折契機。

五號窯是離黑指家最近的,也是這個城市里僅存的一座柴窯。隨著現代社會的發展,這座承載著黑指家族幾代人榮耀及傳統文化記憶的五號窯卻要面臨被拆除的命運。黑指的爸爸難以面對五號窯的消失,他選擇了逃離,離開了家,離開了這座城市。爸爸的離開,五號窯的落幕給黑指的童年生活帶來了憂傷,但是也讓黑指的內心世界開始成長。他努力走進祖輩的燒窯生活,深切體會祖輩對燒窯的深厚感情,同時作為一個對瓷藝有著天然喜好和非凡創造力的孩子,他不像爸爸那樣因襲了太多傳統文化的重負,陷入矛盾糾結之中,而是接受了新的燒制技術。他看到了行業的發展前景,他決定傳承發展瓷藝。小說的最后,黑指親手建了一座迷你柴燒五號窯送給爸爸,黑指的成長讓爸爸獲得了前行的力量,也讓我們看到了傳統文化的未來和希望。

祭紅壺是黑指祖輩一代一代傳下來的,它器型完美,艷而不俗,色澤沉穩油潤,出自一位專門制壺的先人。小說細致寫出了黑指家族對這把壺的珍視。這把祭紅壺讓黑指對制瓷手藝有了新的認識,他找到爺爺的徒弟饒伯伯,請他傳授拉坯技術。從饒伯伯這里,黑指知曉了爺爺拉坯的神奇故事。知道真相后,黑指并沒有退縮,他打量著自己這雙和爺爺一樣左手中指有顆痣的手,他決定也要擁有跟爺爺一樣的神奇技藝。他回家捧出祭紅壺獨自欣賞,他想更深地體驗自己與這把壺的神秘關聯。他用壺泡茶,之后用洗潔精去清洗,但是,意外發生了,滑溜溜的壺從黑指手上滑落,壺碎了。古老、高貴的祭紅壺被黑指打碎了。黑指從此魂牽夢系,當他在瓷品店發現了同樣的一把祭紅壺后,用手藝賺錢買下它便成了黑指的宏大目標。接二連三的變故并沒有阻礙黑指精神的成長,他主動探求古老制瓷業的發展之道,潛心練藝,為爸爸重建了一座窯。小說的結尾特別有意味,這座迷你五號窯燒的第一件作品竟然是爸爸為黑指重塑的一把祭紅壺。當壺坯放入窯中蓋好時,爸爸問了一句:“李書勝,你說能燒成嗎?”這看似隨意的一問意味無窮。因為這是小說中爸爸第二次叫黑指的真名,而第一次叫他真名時是黑指在上小學,那時爸爸嚴肅地告誡黑指要好好學習。這一次爸爸叫黑指真名很顯然是要把燒窯的使命交給他,讓黑指當把樁師傅,他則謙恭地做黑指的助手。這充滿儀式感的一幕表征著黑指對家族手藝的正式傳承??で?,黑指向爸爸宣告他想做一個陶瓷藝術家。這意味著他要把家族手藝傳承下去,給古老的瓷文化注入新活力,煥發出新光彩。這讓人真切感受到少年成長的力量。

黑指的成長也受到周圍人的影響,這些人從不同角度豐富了他的人生經歷,提升了他對社會和自我的認知,幫助他逐步確立起自己的社會角色和人生方向。黑指的成長就像瓷藝術品成形過程一樣被彭學軍精妙地設計成了五個篇章,每一個篇章都得到了成人的引導和幫助。黑指的故事由“燒窯”篇開啟,也在“燒窯”篇中結束,這兩個重要階段對黑指影響最大的人是爸爸,爸爸讓瓷文化的血脈在黑指身上延續,他讓黑指對燒窯產生了興趣,他的離開促成黑指建成了一座窯,他的回歸又幫助黑指燒成第一窯;黑指人生“拉坯”篇章得益于爺爺徒弟饒伯伯的點撥,讓黑指思考好了未來的職業方向;黑指人生“塑形”篇章得到了小天的媽媽的指點,她在黑指為追求效益,用模具制作千篇一律的瓷掛件時及時指正,她讓黑指領悟到了“不省人工,未減物力”的瓷藝職業精神;“一森泥社”的主人林老師則是幫助黑指實現人生“窯變”篇章的人,他讓黑指看到了瓷藝的發展前景,他指導黑指建成了迷你柴燒五號窯。

個人的成長不是個人的私事,而是與世界一同成長,反映著世界本身的歷史成長。彭學軍對黑指成長的書寫也遵循了經典成長小說的這一規約,在小說中她沒有本末倒置,始終以黑指的成長事件作為敘事的重心,而將與他成長休戚相關的一座窯、一個家族、一種行業、一個城市、一種傳統文化樣式在改革開放時代下的變化景觀,自然而然地投影到黑指成長過程之中??梢運?,彭學軍以黑指這一少年個體的成長見證了傳統文化的發展與新生,從而增加了作品的厚度與深度,這也使《黑指》拓寬了少年成長小說的寫作主題和寫作視野。

(作者系贛南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