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柔佛dtvs庆南FC: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張元珂《韓東論》:重拾詩學的尊嚴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中國藝術報 | 吳辰  2019年09月11日13:44

對中國當代文學有所關注的人,恐怕很少會有人不知道韓東這個名字?!端恰?《有關大雁塔》以及那個“詩到語言為止”的口號足可以被看作是第三代詩的地標,在文學史的大框架下,人們有著太多關于韓東“應該”是什么的想象并對其曾經的“豐功偉績”津津樂道,仿佛是在談論一位古代英雄。

但縱使是那些專業的文學研究者也無法很好描述這位在詩壇馳騁了三十余年的老將,面對韓東,研究者們很難找到一個著力點。從進入文壇開始,韓東就一直在嘗試跨界,在創作領域,他變動不居,他寫詩,也寫小說,甚至對散文和電影劇本也常常涉足;不但如此,韓東還一直在提倡斷裂,他愛恨分明,對所謂詩壇、舊日好友,甚至是曾經的自己都勇于揮別。

韓東的難以描述不僅顯示了這位作家的復雜,更顯示了中國當代文學的復雜。想要用一部論著將韓東講清楚、論明白,研究者不但要有宏大的文學史視野和深厚的理論支持,還要回到文學現場,對作家生活與創作中的細枝末節作出細致的體察。

研究一位詩人并非易事,研究者不但要有扎實的學術功底、嚴謹的學理性思維,還要獨具一重詩性的審美眼光。張元珂的《韓東論》將有關韓東的林林總總統一在詩學的旗幟下,努力挖掘看似毫無理性可言的行動片段背后的文學史意義。例如,面對上世紀90年代詩壇,很多研究者傾向將其進行解構化的處理,將其視作是一場“喧嘩與騷動” ,人們熱衷于談論其中的江湖軼事,而對詩歌創作本身卻并無多大興趣。張元珂則從詩壇的狂歡中抽身而出,埋頭梳理在這一系列人事紛爭背后那足以被稱為“本源”的詩學線索。張元珂發現,無論是出于理論建構的需要還是立場姿態的表明,甚至是那些當事人過后都會為之后悔的意氣之爭,對于韓東而言,詩學都是其背后從來沒有消失過的重要支撐。

正是由于對韓東詩學的高度關注,在張元珂筆下,韓東的獨特性被凸顯了出來。作為一位曾經影響過一個時代的詩人,韓東是獨特的,即使是在“他們”詩群中,韓東也具有極高的辨識度,這種獨特集中體現在其詩學主張上。在文學史敘述中,韓東的名字常常被淹沒在一長串詩人或作家之中,其意義的呈現也往往被置于“類”或“流派”的框架之下,而張元珂的《韓東論》則著力發掘韓東作為“個”的價值。韓東是“他們” ,更是“他” 。

在《韓東論》中,張元珂尤其注重詩歌文本的細讀,對于一些重要文本,他甚至不惜篇幅地逐句加以品鑒,將詩還原到詩的維度。例如那首語焉不詳的《甲乙》 ,張元珂將隱藏在字里行間的秘密一一挖出,進而呈現出韓東試圖以冷靜的文字揭露生活殘酷本相的詩學理想。詩人所堅持的詩學主張背后,往往是其生命狀態的呈現,韓東也不例外,而張元珂在對韓東詩歌進行解讀時,還特別對詩人創作前后的境遇進行了一番梳理。論及那首早已被定義為“經典”的《有關大雁塔》時,張元珂在對其中內涵進行發掘時,并沒有沿著文學史早已有了定論的判斷對其進行大而化之的闡發,而是結合韓東在西安任教時的境遇,乃至大學時期所經歷過的種種荒謬和迷茫對這首詩的意義再度進行重建。詩學的建構不是從理論到理論的空轉,它必然是及物的,其中也必然有著針對現實的指涉,張元珂的《韓東論》在詩學研究中加入了詩人的“個人史” ,其研究對象也從韓東拓展到了韓東所處的社會語境。詩和史的結合使《韓東論》一書顯得格外豐富。

張元珂的《韓東論》還是一本極見史料考證功夫的著作。有時候,我們面對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的人,會比面對古人還要陌生,這一點對于中國當代作家研究尤其適用。這種陌生感源自于研究者和作家本人對相關史料占有的不對等性,出于種種原因,當代作家掌握著有關自己生平的絕對闡釋權,他們更喜歡隱藏在文本背后,或是用高深莫測的理論武裝著自己,或是以出爾反爾的言說使研究者難以靠近其真實面目。張元珂在《韓東論》中展示了他深厚的史料考證功夫,他不僅利用傳統史料學、版本學的方法來細查蘊含在韓東檔案或文本中的蛛絲馬跡,還特別注意了韓東在當下各式各樣的新媒體上的言論。張元珂對有關韓東的史料考證可謂是精微,甚至細致到了韓東對每一條微博動態之下讀者評論的回復。而在對史料進行整合的過程中,詩學仍然是張元珂所關心的重點所在,面對著信息的爆炸,如何甄別其中所涉及內容的有效性就成了一個令人頭疼的問題,張元珂牢牢抓住詩學這一關鍵詞,在看似漫無頭緒的碎片化信息中提取出真正有益于韓東研究的東西。對重思想、重理論的中國當代詩歌研究傳統而言,張元珂在《韓東論》中呈現出的對史料和思想的兼顧是別有一番深意的,畢竟,詩歌不能只關注眼前的喧囂,還要有能夠被歷史沉淀下來的東西才能稱之為大。

正是由于如此,張元珂的《韓東論》是一部有野心的作品,這種野心源自于文學史,其核心則在于詩學。面對韓東這樣一個復雜的存在,張元珂敏銳地抓住了“詩學”這個關鍵詞,使自己的論述直擊那個在文學史的敘述中被稱為“韓東”的文學事件內核,并將圍繞這一事件發生的種種連鎖反應有機地整合起來。這本書不但是一本關于韓東的作家論,更是一次重拾詩學尊嚴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