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4柔佛DT足球俱乐部: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作者+編者:關于王松的中篇《紅駱駝》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小說選刊》 | 王松 楊易唯  2019年09月11日12:12

關于《紅駱駝》

創作談

王松

一個人的抉擇,一生中真的只有一次嗎?這似乎是個偽命題。生活中美好與浮華并存的東西太多了,真的,假的,質感的,虛幻的,真實的,錯覺的,發自內心喜愛的,一時沖動以為的。無論哪一種,總要讓我們一次次地做出抉擇。人都會趨利,也會避害,這是本能。也正因如此,抉擇的意義不是讓你認準哪一個,而是決定放棄哪一個。

所以,抉擇,是意味著放棄。

但這里說的是“一生中只有一次”。倘只有一次,那就是另一回事了。真正的抉擇,一生中確實只有一次,也只能是一次,無論對,還是錯,有意,還是無意,主動,還是被迫,他,或者她,一旦決定放棄了,也就注定一生無法再回頭。

回頭當然也可以,但這樣的回頭已沒有任何意義。

那么好了,既然回頭已沒有意義,也就只能一直走下去。這時就會有兩種結果,倘選擇對了,這個走下去的過程,也就成為一生義無反顧的追求。而如果選擇錯了,同樣也是一生,他,或她只能拿出一輩子的時間,來彌補自己這個選擇的錯誤。我一直想,這樣的彌補是不是一種心靈上的救贖?再想,應該不是,至少不全是。但如果不是,又是什么呢?

那是一個黃昏,我坐在塞外的一條河邊,倚著一塊色彩斑斕的石頭,看著西邊天際的落日。這種落日的顏色只有戈壁灘上才有。它清澈,又有些昏黃,似乎干凈得沒一點雜色。我看著這純凈而又昏黃的夕陽,忽然意識到,這唯一的顏色,也意味著一個人一生中真正的抉擇。就因為如此純凈,單一,所以才別無選擇。我直到此時,也就是寫這篇文章的時候還在想,小說中的顧芳當年選擇離開戈壁灘,離開深愛她的潘大興,其實,我是沒任何理由譴責她的,這是她的權利。所以,我在這篇小說里只有對她的理解。

但這理解本身,也是一種譴責。

我想,她當年做出這樣的選擇,也一定是矛盾的,痛苦的。也正因如此,她這一生的情感才一直飄在風中,就如同一架沒有線的風箏。而在她生命最后的時刻,她又這樣掙扎著回到戈壁,也并不是為了救贖。我相信不是。她為了當初的這個選擇,已經用一生來彌補。這時回來,只是為了讓自己的情感有一個安放的地方。

至于靈魂,我想,她認為已是第二位的。

情感,它的神圣和神奇之處,就在于不同于這世界上的任何一樣東西。它是與生俱來的,而且在我們離開這個世界時,也可以一起帶走。當我們說起這世間的財富時,有一句話,叫“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但感情不是。它是生可帶來,死可帶去的。

所以,我很同情顧芳。

2019年8月21日

寫于天津木華榭

 

 

《紅駱駝》編后記

責編說

楊易唯

作家王松在處理歷史題材的時候又對筆下的人物充滿了人文關懷,使其在具有思想內涵的同時又充滿了藝術魅力。

《紅駱駝》所寫的時代,青年都有很高的思想境界,洋溢著青春的熱情,飽含著對祖國的摯愛和建設祖國的熱望,然而這種灼熱的情思,這種年輕人特有的天真幻想與內心躁動,在現實的困難中卻遭遇了巨大的落差,導致了兩顆心靈的激烈碰撞,最后形成兩條再無交集的軌道,一方義無反顧,一方知難而退。在理想與現實之間各種復雜矛盾利益的纏繞下,我們很難去判斷到底哪種更好,這只是一個人想要怎樣活著,到底為什么而活著的問題,《紅駱駝》并沒有給我們一個標準答案。因為每個人心中對此都有不同的答案,并會做出不同的選擇,實際上人生之路并沒有最好的選擇,每一條道路都各有各的崎嶇,我們要做的只能是堅持自己的選擇,并在自己的人生之路上找到屬于自己的風景。

作品中的男主人公沒有出場,卻處處展現為善良、寬厚的靈魂,字里行間也因此彌漫著淡淡的英雄主義悲劇意味,使整篇小說都籠罩著浪漫主義的光彩。在物欲橫流的今天,這種高尚的犧牲精神和英雄主義價值觀,顯得格外純凈美好。

如今,我們的現實生活中時常出現因精神沉淪而發生的種種駭人聽聞的事件,反映在文學上,也使得我們現在的作品失去了影響社會人心的正面力量,尤善于挖掘人物卑劣的心理與陰暗的靈魂,描寫人物庸俗的習氣以及周遭惡濁的生活氛圍,表現人物在現實面前的屈服與毀滅,從而導致文學內在精神品質的缺失。而文學作為人類精神營養的一種,不應再對此等現象推波助瀾,我們急需能夠站在污濁現實對立面的文學,急需帶有精神力量,帶有希望和溫暖的寫作。這需要作家們主動承擔起這個社會責任與使命。當然,文學的道路也不止這一種,我們只是需要更多的作者能走上這樣的道路,來推動整個社會朝著更文明更美好的方向發展。

《紅駱駝》給了我們這樣一個響應,讀完會被這種神圣的理想主義情懷所打動,沒有歌功頌德,沒有口號式的吶喊,只是按照藝術的規律進行人物喜怒哀樂的描寫,把宏大敘事以及歷史的痕跡轉變成鮮活的現在,由感情這個切入口,打開不同人物的內心。最后墓碑前的相聚,讓一切都化作了蒙眬淚眼中的云淡風輕,使結尾就像天空中一片幽藍的靜,輕輕地就壓住了歷史的雷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