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柔佛DT足球俱乐部: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清流啊,清流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文藝報 | 王必勝  2019年09月11日07:34

這是南方眾多綠水環繞、田園阡陌的一個鄉鎮,是川西平原上有特色的古鎮,她有一個不同尋常的名字:清流。

那天,下榻的地方叫活水園,像是農家庭院,名字好聽也好記。園中水塘清幽,周遭一圈有操場跑道的長度,亭臺樓閣,楊柳鵝黃,大白玉蘭高舉,倒影綽約。傍晚住下,細雨淅瀝,一池活水,仿佛為干燥北方過來的我們洗塵。住地雖不在清流鎮上,枕著小小水塘,聞聽溪流吟唱,鄰村有雞狗和鳴,感受南國春天的愜意。

清晨去看梨花,小雨時有時無,來到清流鎮黃龍千畝梨園,“泉映梨花,自在清流”幾個大字,吸人眼球,文雅句工,寓意深藏。清涼的風,夾著絲絲細雨,吹面不寒。眼前,梨園廣袤,五瓣白色梨花綻開枝頭,水靈生動,也有綠葉托起的骨朵含苞待放。一溝一畦,累累樹叢,疏密有致。清流鎮種植梨樹凡80多年,近年著力打造黃龍梨園等處特色景區,形成了偌大的“梨花原”,以原名之,可見其規模陣勢。盛花時節,十數萬株梨樹妝成白色海洋,恰似“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古詩意象。因清流的地下泉水豐富,梨果口感好,市場知名度高,而每年一度的梨花節,主打文化旅游,搞觀光農業,成為清流的一件盛事。

登上觀景臺,天地間白花爭艷,蔚為“花原”大觀。近看,樹齡多為五六年栽,每棵樹上又分出數個枝條,枝干褐色,五瓣白花中夾有細如芝麻狀的黑花芯,白包黑,淡雅粉嫩。對于梨花,我有天然愛好,不妖不艷,素雅俏麗,是花中樸實的君子。梨樹多是三年掛果,屬于收成快的果樹。清流鎮千畝梨花園,融產業、觀光于一爐,以梨花為媒,唱響“泉映梨花”的大戲,連續舉辦了六屆梨花節,聲名也漸漸遠揚。

穿行梨花園,一座建筑格外矚目,這是清流“文創園”。清流歷史久遠,可以追溯至北宋神宗元豐年間,是為西蜀古鎮。悠久的歷史、豐富的生態、淳樸的民風、優渥的物產,吸引了有夢想的年輕人。一個3000平方米的舊勞保制品廠房,改造成全新理念的“文化創意園”。大棚式的車間,變為溫馨別致的工作坊。十多人的小團隊,多為“90后”青年,相同抱負,共同理想,有地方政府支持,決心在鄉村創業。經過調研論證,確定了“清流文創”的理念——打造美麗鄉村,開發傳統文化和清流文創產品,培養新的文化業態,吸引眾多青年創業者,提升百姓的文化生活。他們與成都高校合作,文創產品向傳統民間藝術發展。同外面熱鬧的“梨花原”上熙熙攘攘的人流相比,這里不免有些冷寂,然而,聽他們介紹,看他們堅定的目光,加上知識的優勢,相信他們的目標一定能實現。祝福他們。

也許是這樣的理念引領,集旅游、休閑、娛樂、文化于一體的民宿“三色坊”,文人雅士的沙龍式庭院“清流苑”、“大書房”等,漸成規模。綠蔭掩映的青白江畔,一座雅致院落正在裝修,書房有近萬冊藏書。在田園山水中創設一個靜心閱讀的地方,讓書房成為大眾的精神綠地,這個創意,是近年來清流鎮振興鄉村的一個有意義的舉措。振興鄉村,文化造勢、借力,鎮里請來名人,利用高端資源,在青山綠水中飄飛書香,提升文化品位,讓鄉村文化融入現代生活中,無疑是新農村建設的正路。用鎮上書記肖玉華的話說,“文創清流”,惠民生,接地氣,親近自然,也讓工作有了新的思路,提振了精氣神。

“泉映梨花,綠意蔥蘢;清明和順,文采風流”,或可作為這梨園風景的注腳,也可為清流二字的語意詮釋。前一句是當地官宣詞,后一句是我拆文藏字的戲言。在清流,多次問及名字來歷。有說古時候地名,流傳至今,也有說因豐水之鄉,清水長流,其意寄寓一種期待,或許后一說貼近本意。循名責實,找不出答案,不免展開想象。想象著,這清流的引申義,古時官人的行為政績,文人的口碑行狀,被認可,被傳誦,就有了清流之謂。所以,清流雅望,清流濯纓,是正直、清純的品格,是君子之風,為歷來有識者所崇奉。顧炎武的贈詩中就有“讀書通大義,立志冠清流”之句。清流一詞,其社會內涵在當下很有現實意義,可看作是對一種正能量精神的期許和向往,也不妨作為我們認知她的一個路向。

可以說,清流,清明和順,文采風流。這個注解,也是從那些青春熱血的創業志向,那老一代文化大家的成就生發的聯想。所謂文采,是說清流鎮,包括新都區一帶豐厚的歷史文化,也是送給出生于本地的現代著名文學家,被譽為現代“流浪漢文學之父”的艾蕪先生的。在當代文學史上,沙汀與艾蕪,是常被同時提及的文學雙璧。

坐落在翠云村的艾蕪紀念館(故居),青磚黛瓦四合院,簡潔樸素,大方雅致。因剛建不久,陳設稍嫌簡單。那些圖片、實物、圖書,那些故舊交誼和故鄉情感,將一個真摯的文心,一個歷經磨難、初心不改的文學大家、故鄉赤子,充分地再現。家鄉的風情、親友的深情,故鄉人的堅韌性格,在他的作品特別是散文中有生動的表現,他把人生的磨礪,對理想的追求,改變命運的強烈愿望,傾注在筆端。他的作品深受勞動者和底層人民的喜愛。故鄉的人們在他的故居修建紀念館,并出版了紀念文集和《艾蕪研究》叢書,讓清流走出去的一代文學大家的文學精神照拂故鄉大地。

清流啊,清流!逢新中國七十周年成立,風景這邊獨好,文脈如此深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