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柔佛dt足球: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逝去的節俗——中秋祭月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文藝報 | 朱小平  2019年09月11日07:24

如今人們過中秋,基本是團圓賞月,但在百年以前,中秋節從國家到民間都是要有儀式的,那就是祭月。

祭月從周朝即已存在,目的是祈禱國家祥和安定。明代在北京建月壇,專為祭月場所。清代定制祭祀有三等,祭月稱中祀,比祭天地、太廟、社稷的大祀低一等,但也要由皇帝親祭或遣王公大臣代祭。但祭月并不在中秋節,而是在每年秋分日酉時,即月上之刻,地點在月壇。儀注甚為復雜,此不贅述。

中秋佳節則還要在乾清宮設宴擺供祭月,設供桌,懸掛月宮符象,供直徑55公分、十斤重大月餅和左右各三斤重的月餅,及數盤小月餅、酒茶、應時鮮花果品。最獨特的是“供月例用九節藕”(《燕京歲時記》),此藕只出于西苑中、南、北三海蓮花池內,九節生于一根,寓九九至尊之意,為皇家專用。另外必供的是蓮瓣形西瓜,即整瓜雕成數瓣,互相綻開,瓣底與瓜蒂連而不斷,狀似蓮花,寓意團圓。

擺畢供品要燃香,皇帝和皇后等依序向“太陰星君”(民間稱“月光馬兒”“月光神馬”“月光紙”)像行禮如儀。待香盡,焚像,撒供。大月餅則包貯存至除夕闔家分食,其他月餅、西瓜、仙果等賜與妃嬪及太監宮女等。其祭月所需供器物品等各類甚為繁雜,以上只是約略而述?;始宜迷鹵?,由內膳房承做,集蘇式、廣式、京式而合一,其精工細做不惜成本,當然是民間所望塵莫及。據說今故宮博物院仍存有內膳房全套月餅模子,饒有趣味。

民間也有祭月習俗,但只在中秋節那天。明人劉侗等著《帝京景物略》載:“八月十五日祭月,其祭果餅必圓,分瓜必牙錯瓣刻之,如蓮華。紙肆市月光紙,績滿月像,跌坐蓮花者,月光普照菩薩也?;略侶止鸕?,有兔杵而人立,搗藥臼中?!痹誶宕?,不僅是民間,王府官宦人家都會舉行祭月儀式。

現在的人們對那時的祭月儀式是很生疏了。今人所熟悉的《紅樓夢》《西游記》《儒林外史》《兒女英雄傳》等小說中都寫過祭月,但大都一筆帶過。如《紅樓夢》中說祭月,無非“陳獻著瓜餅及各色果品”,“鋪著拜毯錦褥”,“賈母盥手上香,拜畢,于是大家皆拜過”。曹雪芹是內務府上三旗漢軍包衣出身,但曹家受康熙皇帝信任,幾任織造,雖然身份卑賤,但富貴之極,祭月儀式不可能如此簡單。再看已故溥杰先生回憶醇親王府中秋祭月:“西方向東擺一架木屏風”,“掛有雞冠花、毛豆枝、鮮藕之類,說是供月兔之用。屏風前擺一個八仙桌,桌上供有一個十幾斤重的大月餅”,由祖母率眾人“依次向月餅燒香叩頭”(《晚清宮廷生活見聞》)。雖顯出親王府氣派,但描述仍然失之簡略。而且都沒有提到掛月宮符象即“月光神馬”,簡稱“月光馬兒”。

我與已故的老作家金寄水先生是忘年交,他是睿親王多爾袞直系后代,在溥儀小朝廷時期還被襲封過王爵。他寫過一部回憶錄《王府生活實錄》,親眼見過親王府里的祭月儀式。他說,親王府祭月不用“月光馬兒”,“供品與民間稍異”。 時間是八月十五戌正左右,供桌朝向東南,兩旁各捆竹竿,掛工筆月宮圖像,畫面為滿月,“月內繪廣寒宮殿閣之形。宮前有一女菩薩坐像,兩旁各有一名執扇侍女。菩薩頭上繪有佛光”。所謂菩薩也是“太陰星君”?!疤酢筆槍湃碩栽鋁戀某莆?。但太陰星君并非嫦娥,金寄水幼時見太監懸掛太陰星君像,問是否為嫦娥,被母親知道后斥責他“瀆犯神明”,令其罰跪??蠢茨鞘比嗣嵌約澇率欠淺S猩袷ジ械?。

祭月其實不可或缺的是“月光馬兒”,也稱“月光紙”,即上述祭月所用“月光神馬”,是祭月光菩薩的像,即紙馬,祭祀天地、日月神、財神、灶神等包括三百六十行祖師爺所用紙質物品。因秦以馬為牲,唐以后改紙馬。月光馬兒基本為三種,分紅、黃、白三色,木版水印,產地不同,精糙有別,彩色、黑白各分。清人富察敦崇《燕京歲時記》說其“上繪太陰星君,如菩薩像。下繪月宮,及搗藥之玉兔,人立而執杵。藻彩精制,金碧輝煌,市肆間多賣之者。長者七八尺,短者二三尺,頂有旗,作紅綠或黃色,向月供之”。明代則高逾一丈,小者僅三寸?!兜劬┚拔锫浴誹岬降氖欠鸞躺?,為黃紙刻印?;褂幸恢治跣薔瀾躺實?,白紙,因傳說月神為太陰星君,故道教奉之為女神。紅紙刻印文武財神關帝或趙公明,為商家所用。月光馬兒在焚香行祀后,要與紙元寶等一并燒掉。收藏紙馬最豐富的是已故漫畫家畢克官先生,我請他的兒子查找,卻僅有一幅山西老版祭月之神的紙馬,無月光馬兒。讀趙珩先生《老饕續筆》,知他藏有一幅彩色木版水印的太陰星君月光馬兒,他也感嘆:“今天已很難看到了?!笨杉?,當時的尋常之物,今天卻真成了鳳毛麟角?!逗炻ッ巍酚氪記淄醺募澇露嘉刺峒霸鹿飴磯?,但“木屏風”應是掛置月光馬兒所用。若以金寄水先生所見,親王府所懸掛月光馬兒,人物基本相同,只不過沒有玉兔、執杵人而已??蠢醇澇賂鶻撞闥迷鹿飴磯遣灰謊?。

據金老親歷,祭月供品“除五盤應時鮮果外,還有五盤蜜食,如金糕、栗子糕、蜜紅果和油酥核桃。在各種供品后面,有個月牙形狀的大型木制托架,上置一個約五斤重的月餅。月餅之上??灘噬鹿?,兩旁各插雞冠花和帶葉毛豆枝”。祭月者“皆為內眷”,由年齡最大的女性長輩主祭。之后舉行“團圓酒”賞月宴,將供品撤到席上,月餅分而食之。

祭月供品必有西瓜,切成蓮花瓣狀。供桌上擺放香爐、蠟扦、花瓶之類,壓下敬祭的黃紙等。雞冠花寓意廣寒宮桂樹,毛豆枝是獻上玉兔的供品,藕當然不會是三海所產九節白藕,但祭品必用藕,大約是以潔白喻嫦娥?

上述供品據翁偶虹先生《北京話舊》回憶:月光馬兒售于南紙店和香燭鋪,雞冠花和毛豆枝則逢中秋添賣于油鹽店,早花西瓜是在干果店貯藏的,售價頗昂貴。

北京最早的月餅只有“自來紅”“自來白”“團圓餅”三種,后來才增加品種。祭月的月餅一般外購,也有王府官宦家自制。五六寸至一尺左右,厚一二寸。祭月后由主祭者分給家人。

果品供什么?很遺憾,《紅樓夢》和溥杰老、金老都沒有列出具體品種。過去北京水果種類不多。石榴、京西小白梨、玫瑰香葡萄、郎家園棗、“虎拉車”(一種沙果,今已絕跡)、核桃、栗子之類,是中秋前后時令果品。舊時北京有專賣“果子”(當年北京沒有“水果”一詞)的店鋪,稱之為“果局子”。

賈府與醇親王府、睿親王府的祭月,都是由輩分最長的女性先拜祭,之后大家才依次拜過?!堆嗑┧曄奔恰匪擔骸拔┕┰率蹦兇傭嗖賄蛋?,故京師諺云‘男不拜月,女不祭灶’?!鋇?、醇二府所述拜祭中有男性,只不過先拜的主祭者為輩分最長的女性而已,其實男性參加是為了贊禮、執事等協助程序。這與皇帝家拜月略有不同,皇家是皇帝先拜,其后才是女性。女子過去另有拜月習俗,《禮記·禮器》載:“太陽生于東,月生于西,此陰陽之分,夫婦之位也?!幣殘懟澳脅話菰隆筆茄慫?。

過去貧苦人家一般是不會舉行祭月儀式的。首先要有庭院,像溥老回憶是在祖母所居寢院,賈府是在嘉蔭堂前的月臺上,貧民小戶住人僅可立錐,何談祭月場地?另外,置辦供品都需破費,僅西瓜一項就是貧家半年糧了。貧民過中秋節,無非買張月光馬兒、兔爺、幾塊“自來紅”“自來白”寓團圓應景。

祭月習俗流傳了那么多年,民間的祭月儀式逐漸向賞月、團圓歡聚過渡,儀式變得越來越不重要。今天只剩下兔爺點綴和團圓宴分食月餅了。當然,今非昔比,人們過中秋節,生活安定,舉家團圓,月餅、果品的種類極其豐富,可以望空拜月,寄寓心愿而不必拘泥于舊習俗。

過去中秋團聚,會飲桂花酒、綠豆燒、蓮花白,后兩種是白酒,今天已絕跡了。也有只飲果酒,金寄水先生記敘的賞月宴就不上白酒。但今時可供選擇的酒品更令人目不暇接,那就讓人們在月光如水的佳節良辰,沽酒舉杯而?!暗溉順ぞ謾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