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柔佛dt抵达济南: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70年來的遼寧文學:粗獷而厚重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文藝報 | 周建新  2019年09月11日08:39

1949年12月21日,第一屆東北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在遼寧沈陽召開,宣布東北文學藝術工作者聯合會成立,與此同時,東北文學工作者協會也正式成立,主席為劉芝明,副主席為羅烽、舒群,成員包括東北地區的專業作者16人、業余作者51人。遼寧文學乃至東北文學,從此開啟了嶄新的篇章。

彌足珍貴的東北解放區文學

事實上,東北文協在新中國成立之前,已經在這里開始工作。1945年,隨著東北解放區的建立,一大批革命作家從延安來到東北,東北解放區文學得到快速發展,一大批文學陣地相繼出現,如以東北書店為依托的《東北文化》《東北文藝》《東北文學》等,尤其是1946年12月1日創辦的《東北文藝》,影響最為深遠?!抖蔽囊鍘反純歐⑿兄?,便是東北文協籌備之日,由蕭軍、舒群、羅烽、金人、白朗、草明6人發起,共38人。

東北文協成立前后,一大批優秀作品相繼涌現,如周立波的《暴風驟雨》、馬加的《江山村十日》、草明的《原動力》、劉白羽的《政治委員》等多。這一時期的創作在文學史上被概括為“東北解放區文學”。受東北解放區文學的影響,后來出現了一大批長篇小說,如韶華的《燃燒的土地》、高玉寶的《高玉寶》,直至上世紀70年代李云德的《沸騰的群山》。

1953年10月,東北文學工作者協會改名中國作家協會東北分會。1954年9月1日,中國作家協會東北分會更名為中國作家協會沈陽分會。1978年作協組織恢復后,改為中國作家協會遼寧分會,1991年6月更名為遼寧省作家協會。

輝煌強勁的新時期文學

從上世紀70年代末開始,伴隨著新時期一個又一個的文學浪潮,遼寧文學也迎來了自己的井噴期。

在上世紀70年代末的傷痕、反思文學熱潮中,關庚寅的《不稱心的姐夫》、金河的《重逢》等小說,分別獲得1978、1979年首屆和第二屆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上世紀80年代初,金河的《不僅僅是留戀》、遲松年的《普通老百姓》獲得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張書紳的《正氣歌》、金河的《歷史之章》獲得全國優秀報告文學獎。

緊接著,改革文學漸漸成為主潮。鄧剛的《陣痛》、達理的《路障》《除夕夜》、金河的《打魚的和釣魚的》、于德才的《焦大輪子》獲得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達理的《爸爸,我一定回來》獲得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

上世紀80年代中期,軍事文學的崛起成為其中的一個重要現象。王中才的《三角梅》《最后的塹壕》、劉兆林的《雪國熱鬧鎮》、龐澤云的《夫妻粉》、宋學武的《干草》《敬禮,媽媽》先后獲得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劉兆林的《索倫河谷的槍聲》獲得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

與此同時,尋根文學悄然興起,遼寧作家以一批極具地域風情的作品參與其中。其中,鄧剛的《迷人的?!坊竦萌判闃釁∷到?,謝友鄞的《窯谷》《馬嘶·秋訴》獲得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

這一時期,遼寧的少數民族文學創作、兒童文學創作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績。高深、邊玲玲、薩仁圖婭、孫春平、華舒、路地等獲得“駿馬獎”。吳夢起、胡景芳等獲得首屆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1980年至1986年,遼寧省人民政府設立了文藝獎,44篇(部)作品獲獎。

平穩厚實地進入新世紀

世紀交替之際,是遼寧打牢文學基石的重要時期。遼寧省作協舉辦遼寧文學院青年作家培訓班,使得作家隊伍迅速擴大,尤其是“合同制作家制度”(后改為“簽約作家制度”)、“特聘評論家制度”,以及“遼寧文學獎”的評獎、作家職稱評定等,推出了一批“50后”、“60后”、“70后”作家,推動遼寧文學在新世紀的繁榮發展。

新世紀以來,遼寧中短篇小說創作的整體優勢不減,作品貼近生活,貼近時代,地域文化特征鮮明,工業、農村題材均有不俗的表現。涌現了一批較有影響的作家,其中,孫惠芬的中篇小說《歇馬山莊的兩個女人》、馬曉麗的《俄羅斯陸軍腰帶》獲得魯迅文學獎。

兒童文學發展迅猛。眾多遼寧作家獲得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從上世紀90年代初車培晶的小說《神秘的獵人》獲得第三屆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起,又涌現出薛濤的中短篇小說集《隨蒲公英一起飛的孩子》、長篇小說《滿山打鬼子》,劉東的中短篇小說集《轟然作響的記憶》,王立春的詩集《騎扁馬的扁人》,常星兒的中短篇小說集《回望沙原》,李麗萍的短篇小說《選一個人去天國》,單瑛琪的《小嘎豆有十萬個鬼點子·好好吃飯》等優秀兒童文學作品。

散文創作題材多樣,歷史思考厚重,地域文化濃郁,藝術探索多樣。王充閭的散文集《春寬夢窄》、素素的散文集《獨語東北》獲得魯迅文學獎,鮑爾吉·原野、張宏杰獲得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詩歌創作比較關注時代主題,有藝術探索和藝術創新,風格多樣,創作具有個性化色彩。李松濤的詩集《拒絕末日》、林雪的《大地葵花》獲魯迅文學獎。

遼寧較早實行特約評論家制度,文學理論評論人才密集,陣容較為強大。評論作品大多貼近文學發展和創作實際,具有高度的社會責任感,對創作有直接的指導意義。王向峰的《〈手稿〉的美學解讀》,高楠、王純菲的《中國文學跨世紀發展研究》獲得魯迅文學獎。

蓄勢待發的新時代

近年來,尤其是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之后,遼寧作家創作激情日益高漲。

遼寧省作協于2012年開始實施“重點作品扶持工程”,從2017年起強化扶持力度,實施“金蘆葦”精品工程,先后推出了多部優秀長篇小說。其中,孫惠芬的《尋找張展》獲得第十屆茅盾文學獎提名,劉慶的《唇典》獲得“紅樓夢”文學獎首獎。老藤的長篇小說《戰國紅》獲得第十五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

遼寧中短篇小說創作勢頭正勁。來自沈陽鐵西的“80后”作家雙雪濤、班宇、鄭執勢頭正勁,其中雙雪濤獲得首屆汪曾祺華語小說獎。兒童文學創作優勢不減。在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評獎中,遼寧作家表現不俗。其中,王立春的《夢的門》獲第十屆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報告文學、散文和雜文創作成果豐碩。在第六屆魯迅文學獎評獎中,鮑爾吉·原野的散文集《流水似的走馬》獲獎。

目前,遼寧的文學創作正處于持續升溫當中,只要加倍努力,由七八十度的水溫到沸騰翻滾的溫度值得人們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