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庆南fcvs柔佛dt: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敢于烏中生萬有 能憑海闊納百川 ——中國知名詩人內蒙古烏海采風活動舉辦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中國作家網 | 陳澤宇  2019年09月10日07:55

9月4日至7日,由《詩刊》社中國詩歌網、烏海市委宣傳部、烏海市文聯共同主辦的中國知名作家走進烏海采風活動在內蒙古烏海市舉行。詩人曾凡華、王家新、曹宇翔、龐培、白濤、安琪、潘紅莉、王夫剛、孟醒石、趙亞東、金石開等參加活動。

5日上午,采風行啟動儀式在烏海當代中國書法藝術館舉行。烏海市委常委、宣傳部長冀曉青出席并致辭。冀曉青談到,烏海素有黃河明珠、書法之城、烏金之海、沙漠綠洲、葡萄之鄉、賞石之城的美譽,是一處自然景觀與人文景致結合的城市,此次活動旨在深度挖掘烏海詩意文化內涵和精髓,通過文藝作品記錄、謳歌烏海文化繁榮、邊疆安寧、生態文明、各族人民幸福生活等方面的輝煌成就。冀曉青希望作家、詩人們在采風活動期間多走多看,親密接觸、深度了解烏海的山河之美與歷史文化。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碧瞥送蹺凇妒怪寥稀分忻枘〉娜餉讕?,早已成為中國古典文學中揮之不去的經典篇章??疾煳夜形韃康賾虻孛蔡卣?,同時兼具“大漠”與“長河”地理區位的獨特地點,當屬烏海。烏海東臨鄂爾多斯高原、西接駝鄉阿拉善、南臨寧夏平原、北望河套灌溉區,是黃河流經內蒙古的第一座城市,也是庫布齊、烏蘭布和、毛烏素三大沙漠的交匯處,三沙環抱、一水中流,城里的母親河和城外的漫漫風沙賦予了這里大漠孤煙、長河落日的神奇景觀。中國人民大學教授、詩人王家新感嘆,這是一座“超過想象”的城市?!襖吹轎諍?,感覺到這座城市的底蘊非常深厚,自然環境、城市建設、文化藝術等各個方面都超乎了我的想象,快艇在沙海之中穿行,眺望巍峨的大山,敬佩之情油然而生,王維筆下‘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p>

大漠之上有大山,在烏海市區的任何一處,抬起頭就能看見甘德爾山?!案實露蔽曬龐?,意為“哈達”,甘德爾山也如同一條哈達,守護著這個由55萬人、40個民族組成的多民族大家庭。在這座海拔一千八百多米的山峰頂端,坐落著一尊高達88.95米的成吉思汗雕像。雕像面朝西偏北,外部形象清晰生動,目光俯瞰著浩瀚的烏海湖。據介紹,該雕像修建工程歷經八年,由數百個部分拼接而成,內部將建成烏海博物館。在詩人曹宇翔看來,甘德爾山具有一種蒼涼之美,給人帶來獨特的詩歌感受。曹宇翔說,在甘德爾山上有著寬廣的視野和浩蕩的胸懷,這給詩人帶來真實的親身體驗?!壩兇徘咨砭闖齙氖韜拖笱浪誑嗨稼は攵闖齙氖棖鷙艽?,只有帶著大地的體溫、生活的溫度寫出來的詩歌才是活的,有血液的?!?/p>

正在?;ば薷吹畝攬卜榛鹛?/span>

山巒形成天然的哈達,不過在古代的邊塞,更具屏障意義的莫過于長城與烽火臺。詩人龐培出生于江蘇江陰,但他高高大大的身材和其粗糲質樸的詩學偏好,總讓人覺得這其實是個北方漢子。聽到烏海有古時烽火臺的遺址,龐培一定要看看。明嘉靖15年(公元1536年),明朝為了防止蒙古人西渡黃河進入銀川搶掠,沿黃河東岸修筑長堤一道,即今所見明長城及烽火臺。二道坎烽火臺高14米,底部呈正方形,下半部分為磚石結構、上半部分用土坯建造,由于時間久遠,正在進行搶救性?;?。

和正在修復的二道坎烽火臺不同,藏傳佛教滿巴拉僧廟已經修葺一新。滿巴拉僧廟矗立于烏海海南區圖海山上,始建于清三代時期?!奧屠幣庖胛耙窖аЦ保捎锫褪且繳淖鴣?,拉僧是學院的意思),藏語稱為“曼巴扎倉”,漢語譯為“醫方明經院”。從字面便可知,這是專門研究醫學宗教的場所,據史料記載,滿巴拉僧廟最鼎盛時曾匯聚近300名喇嘛誦經學醫。近年來,廟宇殿塔完成修復,并建設蒙醫博物館,陳列“甘珠爾”經、《蒙藥正典》等蒙醫藥古籍文獻400余函。在中國詩歌網總編輯金石開看來,無論是烽火臺還是拉僧廟,都是烏海歷史文化的寶貴資源,當代詩人來到烏金之海,可以依借這些文化遺產與幾百年甚至上千年前的古人對話,從時空交錯中獲取詩意。

烏金之海,顧名思義,巨大的富礦深埋這片土地。據探測,烏海境內桌子山、烏達兩大煤田地質總儲量為40多億噸,含煤面積占400多平方公里,其中優質焦煤占內蒙古已探明儲量的75%,是國家重要的焦煤基地,其重要的資源價值為烏海帶來了發展契機。烏海1976年建市,是新中國第一個“五年計劃”期間崛起的塞外工業新城。烏海因煤而興、因煤而建,以能源、化工、建材、鋼鐵冶金為主導的工業產業結構在支撐地區經濟發展的同時,也難以避免導致了能源消耗高、污染物排放總量大等大氣環境問題。但經過了43年的建設,烏海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內蒙古作協副主席、詩人白濤二十余年前曾途徑烏海,在他的記憶里,烏海曾經是一片漫漫沙漠,還有嚴重的化工污染,但當闊別二十載再次來到烏海時,他激動地說道,“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現在的烏海市和以前比起來完全變了樣!”

黃沙漫漫的自然條件、資源主導的產業結構、偏居一隅的地理格局以及后起城市的先天不足,都為烏海的城市治理帶來了困難與挑戰。為此,烏海人積極調整產業結構、治理大氣污染、建設宜居城市。隨著黃河海勃灣水利樞紐工程建成,黃河烏海段開掘蓄水,于2014年形成了具有118平方公里水面舒緩的烏海湖。烏海湖貫穿烏海市南北,黃河水順勢流入烏蘭布和沙漠,又形成了眾多各具特色的沙島,沙與水的瞬息交換帶來了有別于他處的塞上景觀。中國詩歌學會副會長、詩人曾凡華詳細了解了烏海從原先的不毛之地變為如今的沙漠綠洲的治理過程,對烏海人的奮斗精神甚為欽佩,他說,“從前的烏海就像一張白紙,烏海人用生機勃勃的綠色、湖水的碧藍、沙漠的金黃繪就了如今的美麗畫卷?!?/p>

詩人參觀烏海漢森酒莊

高臺樓閣是現代化的筋絡骨骼,但文化才是一座城市的靈魂。一路東去的黃河在烏海境內盤旋流轉,甚至有一段西流河段,或許是這縱橫曲折的母親河給予了烏海人靈感,近年來,烏海從“煤海奮戰”轉向“墨浪掀濤”,大力開展書法文化建設,并被中國書法家協會命名為首個“中國書法城”。而適宜的地理優勢又使烏?;竦謾捌咸閻紜鋇拿烙?。烏海晝夜溫差大,土壤環境適合各類葡萄生長與葡萄酒釀造,“敬你一杯紅色溫柔”已經成為烏海對外的宣傳語。當地陽光田宇、吉奧尼、漢森等葡萄酒工廠依托區位優勢、拓展自身品牌,同時積極開展產業扶貧,以土地流轉、就業帶動等方式參與精準扶貧,為烏海新農村的建設和發展注入新鮮血液。談及烏海的文化產業發展,詩人安琪說:“烏海的自然風光瑰麗奇特、得天獨厚,這么獨特美麗的自然環境應好好宣傳,將烏海的美展現推廣給更多人,這樣才能體現出烏海的當地特色,更好地發展烏海的文化產業?!?/p>

黃河流到內蒙,就有了烏海。采風詩人們感慨,“敢于烏中生萬有 能憑海闊納百川”是烏海和烏海人的真實寫照,烏海將歷史文化與時代建設融為一體,將地理環境和人文情致同頻共振,在荒蕪的土地上續寫了大漠長河的新詩篇,當代詩歌將更加關注烏海的詩情故事,抒寫這片土地的溫柔美意。(文字、攝影:陳澤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