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柔佛dt对庆南fc: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關于東方人類的“宏大敘事” ——讀血紅的《巫神紀》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文藝報 | 西籬  2019年07月24日07:46

《巫神紀》是血紅繼《光明紀元》《三界血歌》之后的又一力作,首發于起點中文網和創世中文網,《巫神紀》是血紅的第18部作品。小說講述了人族少年姬昊從弱小成為強者,最后成為能呼風喚雨、截河撼山的天帝,成為至高無上的神的故事。小說背景設定在比夏朝更早的盤古開天辟地又隕落之后。小說的角色涉及神話人物羲皇(伏羲)、媧皇(女媧)以及東公、西姆、舜和大禹等。

姬昊的前身,是地球上的人類最強者青龍。

青龍擁有“無上智慧、絕大毅力”。在穿越前,青龍以九字真言為基礎創造出一門神功《九字真言丹經》。憑《九字真言丹經》,他能夠駕馭地水火風,溝通天地幽冥。他來無影去無蹤,無所不能。后來青龍為取回華夏國良渚古城失落文物“三足圓鼎”而落入敵手圈套,身受重傷,在交戰中受到未知力量影響,意外穿越后重生于盤古世界的盤古姆大陸南荒火鴉部落首領姬夏家庭,為姬夏之子,取名姬昊。

“當歷史變成傳說,當傳說變成神話,當神話都已經斑駁點點,當時間的沙塵湮沒一切,我們的名字,我們的故事,依舊在歲月的長河中傳播,一如太陽高懸天空,永恒的照耀大地,永遠不會熄滅!”

從這個詩性的開篇語,讀者似乎就已經感受到研究哲學的血紅骨子里的詩人氣質和他的文學理想。

作為東方玄幻類的代表作品之一,《巫神紀》有該類型宏大的世界、極致的幻想、多種族類共存等特點。小說的世界里有圣靈族、神族、妖族、人族、龍族、鳳族等九大族類,其中人族是“盤古”隕落后的血脈力量衍化而成的種族,和其他族類相比十分弱小,體質差,又沒有法力。但是人族繁衍很快,并具有超強的學習能力,能夠運用各種修煉技巧,讓自己的肉體變得和龍族一樣強大、靈魂變得和鳳凰一樣神奇……

從良渚文化獲得靈感

我是2015年認識血紅的,那時廣東網絡作協剛剛成立,開展作家培訓,請他來講課,然后我就成了他的粉絲。到今天,血紅的創作歷史已經超過15年,創作了近20部作品,每一部作品都具有相當的分量和影響力。

為了寫好《血紅與〈巫神紀〉》,在細讀文本的同時,我與血紅保持密集的交流。我始終認為,要研究一個作家和他的作品,需要認識他的創作能力和方法、把握他的藝術才能所能到達的高度,清晰地了解他的世界觀、價值觀、文學觀、歷史觀,摸清作家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和態度、他對自己的創作及其可能產生的影響的預知和期待。

正是在閱讀和交流中,研究者對研究對象的價值觀和文學觀產生了高度的認同,這也讓我的研究和寫作過程有了飽滿的激情。血紅告訴我,他從良渚文化獲得靈感。

中華民族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它發源于甘青高原黃河上游九曲及積石山之西羌族地區。南宋孝宗時代,出生于史學世家的羅泌,為補上古之史,積數十年之功撰成《路史》,初稿100余卷,訂正成47卷。書名《路史》,意為大史,盡述三皇始至上古三代諸國之姓氏、風俗、地理等方面的傳說和史事。該書采用道家等遺書的說法,再上溯高推舊史所稱“三皇五帝”以上的往事,文章華麗而亦富于考證,言之成理,取材繁博龐雜,是神話歷史集大成之作。

依《路史·禪通記》所敘,8000年前有赫胥氏誕華胥氏,華胥氏與燧人氏聯姻誕三大族系,分別是:伏犧氏(后稱伏羲,風姓,太昊族)、神農氏(姜姓,炎帝族)、軒轅氏(姬姓,黃帝族)。太昊族最早開拓東方,后由炎帝族東徙取代了太昊族,黃帝族又取代了炎帝族。太昊族退居偏隅,稱東夷和南蠻,逐漸被炎黃兩族所融。時過境遷,姬姜兩姓又繁衍出數千氏族部落,最終華胥氏后裔在黃河流域沃土上建立了夏朝,形成華夏民族。

良渚古城是長江下游地區首次發現的新石器時代城址,一直被譽為“中華第一城”。早在上世紀80年代,考古專家就在良渚古城中部位置發現了世界同期最大的土臺——莫角山巨型臺址和中國新石器時代末期最高等級墓葬——反山墓地,在城外北偏東五公里處發現了著名的瑤山墓地,曾出土大批最高等級的良渚文化玉琮、玉璧等禮器,專家判斷良渚古國的“首都”應該就在這里。通過考古專家對四面城壕出土陶片的初步整理,屬于良渚文化晚期,以鼎、豆、圈足盤、實足鬶、袋足鬶、寬把杯、罐、大口缸等為主要陶器組合。對于“良渚文化晚期”的具體時間,專家們認定應是公元前2600年至公元前2300年,距今5300-4000年。良渚文化的分布主要在太湖流域,還向西擴張到安徽、江西,向北擴張到蘇北近山東,甚至還影響到山西南部地區??杉筆鋇摹傲間盡筆屏φ季萘稅敫鮒泄?。

良渚古國,一般認為是先秦古籍《鹖冠子》講的“成鳩氏之國”。依宋代著名學者陸佃的注釋,“成鳩氏”即天皇氏,“成鳩氏之國”位于楚國領土上,《路史》記載天皇氏“鱗身”。而吳越之地,在戰國晚期已經是楚國領土的一部分。據《說文解字》介紹,吳越之地的古代民族以蛇為族屬標志。由此,天皇氏從族屬標志來看應該是吳越之地人氏?!洞呵錈頡罰骸疤斕乜佟趙攣邐塵閆鵯E?。天皇出焉,號曰‘防五’,兄弟十三人……乘風雨,夾日月以行?!碧旎適鮮譴憂EP嵌雜Φ奈庠街仄舫?,開始治理國家的。所以說,良渚古城也就是成鳩氏之國、天皇氏之都。

考古研究表明,在良渚文化時期,農業已率先進入犁耕稻作時代,手工業趨于專業化,琢玉工業尤為發達。良渚文化發展分為石器時期、玉器時期、陶器時期。良渚文化玉器數量之眾多、品種之豐富、雕琢之精湛,達到了中國史前文化之高峰。良渚文化的一些陶器、玉器上出現了為數不少的單個或成組具有表意功能的刻畫符號,這些“原始文字”被認為是中國成熟文字的前奏。

今年7月6日,中國良渚古城遺址獲準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是不是就可以說,中國文明的曙光是從良渚升起的?中國朝代的斷代是不是應從現在認為的最早朝代為夏、商、周,改成良渚?

而血紅就是想通過自己的寫作,梳理和再現華夏祖先歷史文化的發端。為了寫《巫頌》《邪風曲》《巫神紀》這類作品,他閱讀了所有能找到的歷史和神話傳說書籍。

民間神話基礎上的再創造

血紅的《巫神紀》并不只是演繹上古神話,而是在民間神話的基礎上進行了一番再創造。

在《巫神紀》中,姬昊的神魂空間一直有個神秘的存在,那就是虛影。虛影曾經用《補天不漏訣》,換取姬昊的《九字真言丹經》。

虛影究竟是誰?據血絲們的猜測,虛影就是盤古。其一,他認識所有的上古人物;其二,他有開天辟地萬物生萬物滅四式……此外,在《巫神紀》中,血紅寫姬昊在大大小小的戰斗中,常?!八紙嵊 蓖說?。

道家九字真言“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出自道家經典東晉葛洪的《抱樸子》,分內篇與外篇兩部分,內篇主要介紹的是道教的丹法、禁術與養生,外篇則是兵略、政論等相關內容。九字真言屬奇門陣法,后用為“鎮法”?!侗幼印つ諂さ巧妗吩唬骸叭肷揭酥酌刈?,祝曰:‘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常當密祝之,無所不辟’?!幣饉際撬檔蘭倚蘗妒背D鈁餼鷗鱟?,就可以辟除一切邪惡。九字真言又名奧義九字,與之相對應的九個手印分別為:不動根本印,大金剛輪印,外獅子印,內獅子印,外縛印,內縛印,智拳印,日輪印,寶瓶?。ㄒ斡。?。

小說中的禹馀道人就是道家的通天教主,血紅的粉絲們基本沒有爭議。道家有“三清”勝境:玉清圣境(在清微天)、上清真境(在禹馀天)、太清仙境(在大赤天),是三天神所居之三境。道家“三清”也指分別居住在上述三清境的三位至高神:元始天尊(玉清大帝)、靈寶天尊(上清大帝,也稱太上大道君等)、道德天尊(也稱太上老君,混元老君,降生大帝,太清大帝等)。天尊乃極道之尊,至尊至極,故名天尊。靈寶天尊就是通天教主,道德天尊是老子。通天教主住上清境,即禹馀天,所以又名禹馀道人。

三清之說極盛于唐末。老子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卑湊盞瀾淘?,三清道祖就是宇宙生成的本體。

而小說中將姬昊視為“小友”的姒文命,姓姒名文命,就是大禹,又稱帝禹,是為夏后氏首領,夏朝開國君王。禹是黃帝的玄孫、顓頊的孫子,其父名鯀,被帝堯封于崇,為伯爵,世稱“崇伯鯀”或“崇伯”,其母為有莘氏之女脩己。禹治理黃河有功,受舜禪讓而繼承帝位。禹是禪讓制度下產生的最后一個部落聯盟首領。在諸侯的擁戴下,禹之子啟以陽城為都城,(一說以平陽為都城,或在安邑或在晉陽),國號夏,并分封丹朱于唐,分封商均于虞。禹之子啟是夏朝的第一位天子。

姒文命的故事在《巫神紀》中基本和古神話一致?!段饔渭恰煩綬?,《封神演義》崇道,而在《巫神紀》中,血紅歌頌的是大禹時代的巫,書中寶道人、龜靈等均是重要角色。應該說,血紅作品里的眾多角色,都是為后來佛教道教等的誕生和發展做出重要貢獻的“仙家”人物,準確的說是遠古的巫神。從《巫頌》到《巫神紀》,血紅似乎讓我們看到了華夏歷史上缺失的部分。尤其可貴的是,血紅的書,從來都尊重歷史的走向和軌跡,他有堅定的世界觀和歷史觀,不會擅自篡改歷史。

《巫神紀》的誘人之處

《巫神紀》吸引讀者有幾方面原因:一是東方中國的遠古神話的魅力,二是人類對神秘力量的渴望,三是認知不斷發展、世界觀不斷成熟的現代人對人類祖先創世的敬畏。

血紅的玄幻小說,常常西幻和東幻交叉,無論其背景設定是東方還是西方,他都首先會站在一個歷史文化的高度,站在人類存在的高度,在研究人類文明史、文化史,研究所有相關的神話傳說的基礎上,以向歷史和人類文明致敬的姿態進入創作。由《巫頌》到《巫神紀》,血紅一直在進行關于東方人類的“宏大敘事”。

中國神話體現了我們祖先的一種非常奇特的思維方式,這種神話的思維與祖先們的心智能力緊密相聯。在祖先們的眼里,自然萬物就和我們自己一樣,擁有活潑的靈魂、意志和情感,人能夠與自然環境進行神秘的交往和溝通。因此,這個自然的世界就充滿了奇異色彩和生命活力,有無數神秘的密碼。

遵從這種思維方式,我們的祖先對自然的感知也就變得格外有趣和神秘,能夠將人自身的屬性不自覺地移到自然之上。這種感受能力,在我們今天的文學創作中仍能夠發揮巨大作用,是我們文學作品的魅力所在。

血紅在自己的作品中建立了一個龐大的世界,這個世界之外又有新的世界,宇宙之外還有另外的宇宙,他總是能將這些不同的浩瀚世界講述得壯觀迷人。血紅是帶著關于“人”的理想來塑造他作品中的人物的。在他的《光明紀元》開篇,有一段主人公林齊的自述:“我是一個善良的人,一個純潔的人,一個正直的人,一個公正的人,一個心懷憐憫的人,一個心胸寬廣的人,一個博愛慈悲的人,一個堂堂正正的無比純粹的好人,一個世人所公認的毫無瑕疵的人,可以這樣說,人類所有的美德都集中于我一身?!?/p>

血紅一直在他的每一部作品中歌頌“人”。血紅歌頌人的自強和奮斗,內容是豐富的。人族不僅僅是要生存,要發展壯大,還要尊嚴,要自由,要反抗欺凌,要擺脫被動的命運,要掙脫一切束縛,達致精神與肉體的雙重解放,從而得到完美的修煉和迅速的能力提升,最后成為真正的強者,可以嘲笑一切猥瑣與邪蕩,懲戒胡作非為,可以掌控一切,成為世界乃至宇宙的主人。這便是血紅對于“人”的存在與命運的思考,并在《巫神紀》一書中帶領我們一起向人類的祖先、向巫神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