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柔佛dt阵容: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網絡文學原著vs改編影視劇的融合與沖突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中國網絡文學大會(微信公眾號) |   2019年07月17日12:14

當前,網絡文學向影視游戲、動漫等領域的改編已成為其發展的重要模式,這是其市場化、資本化、產業化發展的結果。以《花千骨》《瑯琊榜》《歡樂頌》等為代表的由網絡文學作品改編而成的影視作品獲得良好的市場反響,為網絡文學的影視化改編積累了一批成功案例,網絡文學的創造力、影響力和開發潛能逐漸為資本市場所看好,網絡文學由此成為影視劇內容供給的重要源頭,影視劇改編也成為網絡文學IP開發的最常見方式。特別是網絡視聽行業的發展,影視領域對網絡文學IP的需求量大大增加。據今年6月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互聯網影視峰會發布的“2018年度百強IP”,網絡文學占比達到近90%。隨著IP運營機制的漸趨成熟,網絡文學與影視劇之間依存關系日益加深,聯動效應日益增強。然而,網絡文學與影視劇作為兩種不同的文化形態,在相互碰撞、彼此融合的同時,也存在著一定沖突,需要彼此磨合與適應。

一、相互成就、彼此借力的融合聯動發展

網絡文學和影視劇同為大眾文化的重要形態,雖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呈現方式,但在文化屬性上存在一定的相似度。網絡文學作為網生文化形態,與生俱來地帶有草根性、通俗化、娛樂化、故事性突出等特點,相較于傳統文學,更加注重感官刺激,也就是經常所說的“爽感”,這與影視劇娛樂性、通俗性、強沖突感的特點不謀而合,這一相似性為兩者之間的互動融合提供了最佳契合點。網絡文學和影視劇之間融合聯動發展的良好狀態應該是互為助力、彼此成就。一方面,網絡文學作品自帶“用戶屬性”和“流量效應”,其積累的粉絲群體和熱度,為影視劇的收視率和票房成績奠定了基礎,優質的、有影響力的網絡文學作品為影視劇改編效果提供保障。另一方面,成功的影視劇改編對網絡文學作品也可以起到積極的反哺作用,可以說,網絡文學從小眾走向大眾,影視改編在其中發揮了不可忽視的作用。影視劇可以讓網絡文學原著可以收獲更為廣泛的傳播力和影響力。一些網絡文學作品率先在網絡上獲得良好反響,無論是作品還是創作者都形成了一定的品牌效應,多年后原著被改編成影視劇,形成了新一輪的熱度;還有的網絡文學作品原本默默無聞,在影視劇改編后方為人所熟知,原著在影視劇的影響下,獲得粉絲追捧。一些網絡文學作品在進行系列開發的作品過程中,相互借力,相輔相成,讓IP生命力更加持久,成為經久不衰的品牌,《盜墓筆記》《鬼吹燈》就是典型代表。

優質的網絡文學作品為影視劇改編奠定了良好基礎,而出色的影視改編也可以賦予文學作品更加豐富的內涵。網絡文學因其區別于傳統文學的創作特性,因要保證更新字數和更新頻率,導致作者在創作過程中,可能會忽視掉一些細節,因此影視改編在尊重原著、保留主線的前提下,需要進一步提升故事的完整度和邏輯性,讓人物形象更加飽滿??梢運?,成功的影視劇改編是編劇對文學作品的二度創作,是對原著作品精華之處的汲取、凝練與升華。隨著網絡文學作品改編影視劇的運作模式日趨成型,從創作伊始就以影視改編為初衷,從而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網絡文學的創作手法和表達方式,讓作品的畫面感和情境感更加突出,這是網絡文學與影視融合日趨深化的重要體現。

二、兩套話語、兩類表達的沖突摩擦與彼此適應

依靠文字敘述的網絡文學和依靠視覺呈現的影視劇屬于兩套話語體系,網絡文學作品為影視提供了腳本素材,影視劇是在劇本的基礎上用鏡頭語言表達,在改編中需要轉換成適合影視劇、即鏡頭化的表達方式。然而兩種話語體系之間的轉換并非易事。網絡文學作品雖然在某種程度上強調“爽感”,注重一定的感官刺激,但本質上還是文學,依賴于文字的表達,其感官刺激更多的是通過讀者對文字的解讀和想象而實現的;影視劇則是依靠鏡頭表達的藝術形式,表達方式更加具象,這是文字與語言的天然差別。這種“基因”上的存在的差異,需要在影視化改編無論在架構上還是層次上,既不能對原著進行完全照搬,也不能修改得面目全非,要在保留原著的精髓之處的同時,予以進一步修剪、充實、修飾,在取舍之間、在保留和創新中尋求到一個平衡點,這應該是對改編者而言最大的挑戰。

長期以來,網絡文學作品以付費閱讀收入作為主要商業模式,篇幅普遍較長,少則幾十萬字,動輒上百萬甚至數百萬字。而影視劇要求強沖突,節奏緊湊,因此大量刪減不可避免,對編劇的提煉能力和節奏把控能力是一大考驗,需要處理好主線和分支的關系,既要突出故事核心,也要注重細節,在波瀾起伏的曲折情節中,敘事節奏層次分明有序。同時,網絡文學創作的一大特點就是創造力和想象力豐富,而很多天馬行空的情景,因為技術局限、制作成本等方面因素,無法百分之百做到還原,甚至有些描述有些根本是不切實際的,也無法實現的。這種不切實際在網絡文學中是可以視為尋常,讀者可以根據這些天馬行空的表達,盡情展開自己的想象,而這些情節、情景放在影視劇中卻是違背常識、常理,因此需要編劇對原有情節進行合理化改編,還要最大限度的保留原著的“新、奇、特”元素。特別是對于一些玄幻仙俠、探案懸疑等非現實類題材作品,可以傳奇,卻不能荒誕離奇。

網絡文學與影視劇改編的一大沖突是源于受眾的認同感。有很多由網絡文學改編的影視劇雖然獲得較高關注度,卻飽受“原著黨”毀原著的詬病,也有很多知名IP在影視化改編后卻并未獲得預期的反響,出現“水土不服”的現象。隨著網絡文學影視化改編市場日漸成熟,用戶對IP改編劇的審美標準不斷提升,“知名IP+知名演員=關注度和口碑”這一流量等式正在逐漸失效,由此對影視劇改編也提出了更高要求。正所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網絡文學作品原有的粉絲基礎既是影視劇改編獲得高關注度的關鍵要素,也為影視劇的受眾接受程度設置了一定障礙。讀者在閱讀網絡文學作品的過程中,經由理解和想象對于故事情境已形成了一個既模糊又清晰的輪廓,對經其改編的影視劇作品形成了自己的心理期待,也形成了先入為主的思維定式。包括編劇對于原著作品也有自己的解讀。當然,這種理解更多的是基于影視化的基礎上,當兩者理解存在較大出入時,就不可避免得引來“原著黨”的非議。同時,相較于網絡文學偏于年輕化,影視劇是一種更為大眾化、主流化的文化藝術形式,因此兩者在審美取向上存在一定差異,需要在改編時做進一步的主流化處理,要更加貼合主流的價值觀導向和審美取向,在三觀設定上既要符合社會基本準則和倫理道德,也要滿足當下讀者和觀眾的審美趣味和欣賞習慣。

未來,網絡文學與影視劇作為兩種不同的文化形態,二者的聯動融合發展尚有廣闊的發展空間,需要在彼此磨合、相互適應的過程中逐漸消解融合壁壘。一方面,原著作者需要深入參與到影視化改編中,或加入編劇團隊,或與編劇進行深入溝通,幫助影視團隊加深對原著作品故事內核的理解;另一方面,編劇也需要與原著讀者群體進行溝通,充分吸納讀者對原著作品的理解,將讀者對影視化改編建議進行合理化呈現,不僅要留住“書粉”,也要圈住“劇粉”,讓網絡作者、影視編劇、讀者三者之間實現無障礙對話,讓影視劇最大程度地演繹網絡文學作品的精彩的同時,賦予獨特的風格與新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