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柔佛dt对鲁能: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他的作品不只為中國孩子寫 ——葉君健與他的兒童文學創作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文學報 | 眉睫  2019年06月01日11:07

不被重視的葉君健兒童文學創作

葉君?。?914—1999),湖北黃安(今湖北紅安)人。著名翻譯家、作家。1936年畢業于武漢大學外文系。1938年在武漢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政治部第三廳從事國際宣傳工作,同年參加發起成立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拐狡詡?,在香港主編英文刊物《中國作家》,不久任重慶大學、中央大學、復旦大學教師,1944年應聘赴英任中國抗戰情況宣講員、劍橋大學英王學院歐洲文學研究員,期間開始翻譯安徒生童話,成為中國翻譯《安徒生童話全集》的第一人。1949年歸國后,歷任輔仁大學教授、文化部外聯局編譯處處長、《中國文學》副主編等,并擔任中國作家協會書記處書記、中外文學交流委員會主任。

葉君健一生的創作和翻譯多達上千萬字,其中小說作品占了將近半。他擅長以多種語言創作作品,為普及和宣傳中國文學作出了巨大貢獻。然而,遺憾的是,長期以來,人們只認識到他翻譯《安徒生童話全集》的偉大功績,對他本人的文學創作卻頗為陌生。即便是翻譯成就,人們也主要關注了他翻譯安徒生童話,而沒有更多地關注到他將中國文學傳播到海外的功績。他曾長期擔任外文局《中國文學》雜志副主編,為向海外譯介、傳播中國文學作出了巨大貢獻,成為與楊憲益等一樣足以彪炳史冊的翻譯大師。在梳理葉君健的文學遺產時,我們會發現,葉君健作為一個兒童文學作家是長期被低估和忽略的,至今幾乎沒有人研究過,這是極不正常的。

葉君健的兒童文學作品長期以來沒有被系統搜集、整理,為葉君健兒童文學研究帶來極大的困難。我很早就有出版《葉君健兒童文學全集》的想法,可惜一直沒有找到機會。就葉君健的兒童文學作品出版情況來看,大致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在葉君健生前,明天出版社、寧夏人民出版社、浙江文藝出版社等先后出版《葉君健童話故事集》,其中以明天社為最早,時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而寧夏人民出版社和浙江文藝出版社則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后期。這本書主要收錄了十幾篇童話故事,以及安徒生的傳記《鞋匠的兒子》。很長一段時間,這本書成為人們了解葉君健兒童文學創作的藍本。

第二階段是葉君健逝世十周年前后。這一時期,葉君健自己創作的文學作品很難被找到,已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好在湖北少年兒童出版社啟動了《百年百部中國兒童文學經典書系》,考慮到葉君健在兒童文學方面的重大影響力,以及本書巨大的容量,應該收錄一本葉君健的兒童文學作品集。于是,葉君健的《真假皇帝》收入書系,但本書只收了葉君健十篇作品,并收入六篇譯作。這種編輯方法不夠嚴謹,六篇譯作宜入附錄,不應與正文并列,否則與叢書收錄范圍相沖突。不久,湖北教育出版社又推出《中國兒童文學經典100部》,收入葉君健的《新同學》,編者徐魯先生對葉君健的作品十分熟悉,有意避開湖北少年兒童出版社的版本,收入《新同學》《媽媽》《別離》《畫冊》《玫瑰》《天鵝》《母?!返炔恢馗吹淖髕?。在葉君健逝世后近二十年時間里,讀者主要就是通過這兩本書閱讀他的兒童文學作品。這十幾篇作品,總共占了葉君健全部兒童文學創作的三分之一左右而已,遠遠不能滿足讀者和研究者的需求。但作為葉君健湖北老家的出版社,這兩本書也為傳播葉君健兒童文學作品作出了一定的貢獻。

第三階段是四川天地出版社于2016和2017年推出兩套葉君健作品集,一套為“葉君健永恒紀念版”,一套收入《語文新課標必讀叢書》。這兩套書有再現葉君健作品之功,但收錄混雜,將兒童文學創作與翻譯混為一談,這種編輯態度也是不夠嚴謹的。

葉君健的兒童文學作品主要包括童話、兒童小說和神話故事,此外還有少量的兒時回憶性質的散文。其中,童話、兒童小說和回憶性散文主要創作于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神話故事、民間故事主要創作于“文革”結束以后。從獨創性的角度看,前者成就更高。從可讀性角度看,后者為優。葉君健的兒童文學創作是孤獨的、另類的,同代人很少評價和關注,今天也缺少知音,這與他的兒童文學創作特點有密不可分的關系。

葉君健兒童文學的主要特點

葉君健的兒童文學作品最大的特點是具有歐化風格。他所寫的人物大都是歐洲的孩子,所處的環境也是歐洲的,讀者乍一看去,還以為是翻譯過來的作品。這種創作手法,在中國作家當中幾乎是獨一無二的。他的作品中人物的名字也是外國的,比如《真假皇帝》中的“喬威尼”、《小仆人》中的“阿布杜拉”“蘇理安夫人”“瓊斯”、《新同學》中的“尼米諾”“拉伐爾”、《小廝辛格》中的“辛格”等。這種取名,就一下子讓讀者想象成外國故事了。而且,這種故事背景的設定也恰恰多在歐洲,比如《小仆人》。小仆人阿布杜拉雖然年紀不滿14歲,但已經當了三年跑腿的仆人,在這三年中,他先后服侍過三個主人:第一個主人是在開羅做投機生意的希臘商人,因為生意失敗把他辭退了。第二個主人是一個英國軍官,因為要回國,就把他轉讓給蘇理安夫人。第三個主人即蘇理安夫人,是蘇伊士運河董事會里一個董事的太太。作為一個小仆人,他竟然在三年里跑遍了埃及、英國和法國。葉君健的兒童文學大都如此設定情節,充滿著異域情調。此外,葉君健可能由于長期翻譯外國文學作品,形成一種歐化的筆調,或者他想讓自己的作品達到以假亂真的效果,在創作時,也使用了一些歐化的語言,使得讀者在閱讀時,有一種閱讀外國兒童文學作品的奇效。以一個中國人的身份,來書寫反映外國孩子生活的兒童文學作品,葉君健可能是第一人。這種稍具冒險性的個性化創作行為,無疑會帶來閱讀觀感上的沖擊,甚至是一些爭議,畢竟這些中文作品主要在國內流通,中國的小孩子是否適應真的成了一種問題。當然作為一種試驗,這些作品如果翻譯成英文,不知道歐美國家的孩子是否喜歡呢?

葉君健兒童文學作品第二個特征是兒童本位意識強烈。一般研究者認為,魯迅對葉君健的文學觀影響很大,這主要是體現在現實主義方面。無疑,葉君健是一個充滿著戰斗精神的作家,他的文學作品洋溢著現實主義風格。但切不可忘了,葉君健也是一位深受外國兒童文學作品熏陶的作家。葉君健翻譯的《豆蔻鎮的居民和強盜》就是一部頑童題材的作品,他曾如此評價這部作品:“兒童劇的服務對象是兒童,首先應該是為兒童服務的,這就要考慮到怎樣服務得好,怎樣使兒童喜聞樂見?!飧隼?,可以說明兒童戲里可以寫成年人,甚至可以寫成年人為主,但是必須從兒童的心理、眼光來看成年人,不能用成年人的心理、眼光代替孩子。這樣可以避免公式化、概念化、教條化,不致使兒童感到索然無味,認為是在故意教訓他們,從而傷了他們的自尊心?!比绱說畝難Ч?,分明體現出葉君健是一位兒童本位的作家。葉君健將現實主義批判精神與兒童本位的創作觀巧妙地結合在一起,十分成功地營造了一個色彩斑斕的兒童文學世界,其標志就是作品充滿幽默、反諷的味道,這與中國兒童文學奠基人之一張天翼有異曲同工之妙?;故且浴緞∑腿恕肺?,作品刻畫了一個人窮志堅、勇敢智慧的阿拉伯男孩形象,同時刻畫出了殖民地總督這些上流人物貪婪、愚蠢、膽小、卑鄙的形象。以營救落水的總督兒子為爆發點,這種矛盾沖突激化到了頂點。在故事末尾,阿布杜拉說:“你們現在知道了吧,我沒有偷你們的項鏈,我從來不偷別人的東西,你們是有錢有勢的人,請你們現在記住,以后不要把壞事都往阿拉伯人身上推,我們要比你們高貴得多,也勇敢得多!”

葉君健的創作帶來的啟示

葉君健是一個追求世界性的作家。這種世界性,既體現在他為中外文學交流帶來的世界性聯系,也體現在他的創作具有全球視野。他的作品不只是為中國孩子寫的,更是為世界孩子寫的。他曾大聲呼吁:“擴大兒童文學創作的領域!”他身體力行,創作了幾十篇世界題材的兒童文學作品,反映了世界殖民體系即將瓦解而尚未瓦解之時各國孩子的真實生活?!緞∝誦糧瘛販從車氖悄涎嵌謀疑?,他從小是孤兒,連自己的國籍都不清楚?!堵冒欏沸吹氖僑氈拘∨⒌目嗄焉?,杏子和媽媽拼命地給地主種地,卻無力繳納東家的債務,最后杏子被媽媽賣了當慰安婦?!痘帷沸吹氖淺識難嶸?,《新同學》寫的是西班牙兒童的現實生活,《天堂外邊的事情》寫的是羅馬一個擦皮鞋男孩亞貝爾托的非人般的生活。葉君健希望通過自己的一支筆,書寫世界兒童的真實生活,讓世人去了解。這種世界性的探險,最后是成功了,還是失敗了,值得研究者和作家同行深思。我們對葉君健努力實現中國兒童文學走向世界所體現出的探索精神充滿敬意,同時也應思考這種探索何以在中外兒童文學界沒有引起極大的共鳴。

一個作家的創作,離不開他所處的時代與環境,也離不開作家個人的知識背景和學養。葉君健曾自述:“一個人的生活道路及其所從事的職業,一般說來,都是與他所處的環境分不開的,雖然他的興趣、意志和決心也都起了一定獨立作用。一個作家從事創作也不例外,甚至他用以寫作的文字也為這種條件制約?!幣簿褪撬?,葉君健認為時代、環境對一個作家的制約更大。葉君健一方面是批判現實主義背景下的兒童文學創作,另一方面又擁有兒童本位的文學觀,這兩者之間所形成的矛盾張力,最終使作家屈服于前者,也就是他所認為的時代與環境,不得不犧牲一部分獨有的個性,也最后使得這種“世界性”探索充滿了個人英雄主義悲劇般的色彩。

魯迅說:“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幣桓鱟骷乙帳踝非筇逑殖鍪瀾縲?,是書寫世界,還是書寫民族,這是很好的總結,值得每一位創作者深思。葉君健晚年不再創作這類兒童文學作品,反而是以古希臘神話為題材,寫了一組組故事。這些故事的基本情節與原來的神話沒有太大的差別。這種轉向說明殖民題材已經不是新的時代主題,而作家又終于不能割舍“世界性”情結,恐怕只好以古典神話和民間故事,以澆胸中塊壘了。時代與環境發生了變化,作者的知識和學養抬起頭來,終于寫出了一些更為純粹的兒童文學作品。

葉君健是一位杰出的兒童文學作家,他的作品所洋溢的現實主義精神、兒童本位的文學觀念,以及樸素的、充滿詩意的語言和情境,值得我們吸收,值得今天的作家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