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柔佛dt身价: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鄧一光:跑酷與逃亡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長江文藝雜志社 | 鄧一光  2019年06月01日10:17

六年前的春天,有一天,我和兒子去基督教堂對面的食街吃飯,返回時,兒子興奮地和我說著一件事,邊說邊嘎嘎大笑。我也笑,同時看見馬路中間有一只丟棄在那里的毛絨玩具,我們過來時它不在那里,我笑著走過去撿拾它,彎下腰后才看清楚,那不是玩具,是一只狗,它被撞死了。

我兒子當時就不能開口說話了,我們悶著頭往家走,過了一會他說,爸,我不想和你待在一起。那天的天氣怎么樣,沒印象了,那天剩下的時間,我想做一件事,想寫下點什么。

我的兩個孩子B和S,他們喜歡犬類生命,多年前,我們家曾經熱烈討論過要不要添一個成員,添誰,德牧還是秋田,因為分歧很大,爭執了差不多十年。我不是一個糾纏的人,在這件事情上卻首鼠兩端,直到后來,我終結了這個家庭議案,決定不再添成員;孩子們長大以后的生活我不干涉,但我的家里,不行。孩子們怨聲載道,指責我年輕時與狗為伴,卻利用極權政治粗暴地剝奪了他們的權利。我沒有解釋,沒有告訴他們,不再年輕的我,難以接受豢養關系,如果生活在叢林中,或者澤地上,它是它,我是我,我們相互為伴,哪怕咻咻地滿泥地打滾,甚至要取對方性命,也能夠接受,但豢養,做不到。

“馬路事件”的第二天,我寫完這個故事,關于城市流浪者,獵狼犬“西皮”的故事。故事結束前,有一瞬間,我想繼續寫下去,不停下來,也許這個故事足夠傷感,但我迷上它了。最終我沒有那么做,我知道任何事情都有禁忌,無論有什么念頭,我都該和它告別了。

那個春天還發生了一些事情,一些對我來說重要的事情,現在它們有一些也許不重要了,或者,它們成了文明多巴胺快速包裹住的創傷記憶。實際上,那一年我還寫了另外兩個和我不是同種群生命的故事,一只雌性伶鼬“得瑟”,一只泰迪犬“美娜”,前者翻譯成了德文,后者被一家電影公司買去了。我還寫了一些神秘的植物,它們和我一樣,也是這座城市的居民,我們相互為鄰,彼此無擾,暗中糾纏。而那一年,我阻止自己的恐懼繼續漫延下去的最后手段,是向政府提交了一份《關于建立市級流浪犬類留檢所及管理機制的建議》的提案。

我在故事中寫過許多犬科生命,多少次,不記得了。就在寫下這篇文章之前,我剛剛寫完一個短篇,在短篇中,我寫了一只名叫“豆子”的雜種狗。我和犬科生命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退無可退的時候,我會想象我與它,與它們,或者類似生命的遭遇,在想象中和它們廝守一段時間,然后和它們告別。它們幫助我度過了一個個灰色或黑色的日子,讓我特別感謝——那會兒,我清晰地知道它們是誰,我是誰,別的時候,我也許做不到,做不好,不能做。

獵狼犬“西皮”的故事不同,它是一次創傷記憶的突???,讓我在一次次逃亡過程中遮掩住的破損的皮膚、肌肉、黏膜、血管、神經和骨頭暴露無疑,那里甚至有一捧破碎到無法撿拾的精神,我孤立無援,因為不堪而憤怒無比。我無法再像一個無畏的跑酷者,一次次從城市奇詭的障礙物上越過,欺騙自己不是在逃亡——多數時候可以,這次不行,我不想那么做了,我想停下來,折回頭去,追蹤它,看清楚我的傷口到底有多深。

說到《長江文藝·好小說》,我的第一個中篇小說《孽犬阿格龍》發表在《長江叢刊》上,離開武漢時最后一篇小說《熱愛一條狗》發表在《長江文藝》上,兩篇都是犬科生命的故事,是我生命中重要時候留下的文字,現在加上一次創傷記憶的書寫,似乎是某種暗示,因為這個,謝謝家鄉的刊物!

至于B和S,他們是他們自己,我無法決定他們,只能在一個人時,靜靜地想象他們和他們的犬科朋友幸福的生活,想象他們將要遭遇的那些際遇,實際上,S已經開始了這樣的經歷。

麻将软件哪个好 受重生炒股赚钱 沂源开个什么店赚钱 3A彩票群 什么样的男人希望女人多赚钱 家纺如何赚钱 彩53彩票网址 挂机看广告赚钱软件排行榜 个人陌陌变现赚钱 易购彩票网址 卖现磨豆浆赚钱 赚钱跑酷游戏 卖域名如何赚钱 吉祥财神捕鱼机 电脑打字赚钱不用微信 中原河北麻将用什么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