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柔佛dt什么水平: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芙蓉》2019年第3期|余一鳴:奧林匹克數學村前傳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芙蓉》2019年第3期 | 余一鳴  2019年05月31日08:54

許多年以后,述平面拼命追憶在牛佬村度過的日子,記不清那里的山清水秀綠地云天,想不起曾經有過的詭譎風云,他甚至懷疑,那一段生活是不是真的在他生命中某階段發生過。只有在晚間的燈下替兒子解答奧數題時,他才確鑿相信,那都是真的。劉老師,高工,老B,都栩栩如生。最難忘的當然是他的殺人的場景,每次遭遇兒子數學題中的圖案,那些圖案都提醒他,他的殺人計劃怎么可能只是一次次臆想?

01

述平面走上臺階的感覺,是那一種踏在羊毛毯上的靜悄悄,述平面毫無來由地有了輕飄的愿望,他走上二樓,左右依然聽不見什么響動,面對黑乎乎的曠野,述平面知道這燈火輝煌的樓房已成為舞臺,自我感覺良好。幾十只飛蛾環繞著走廊頂燈旋轉并將投影四射,使述平面極其自然地想到他崇拜的歌星,以及那些舞臺上自我炫耀的玻璃球燈,也不過如此。

述平面手中握著彈簧刀。

述平面走上三樓,熟門熟路地敲響了劉老師的門。這該是半夜時分,他閃到一邊時,潛意識中模仿了一個地下工作者在電影屏幕上側目而視的警惕形象。門開了,露出一個蓬蓬勃勃頭發的女子面孔,他立即判斷出是李環,是那個跟李環長得一模一樣的那個李環,述平面居然沒想過她究竟還有沒有自己的名字,見面時劉老師說,你覺得她是李環她就是李環吧,述平面便一直叫她李環。數字是符號,名字也是符號,這在酷愛數學的劉老師心中是合理推算。李環東張西望地看看走廊兩側,述平面不自覺地貓了一下腰,忽然有人在后面從襠里猛地掏了他一下,他顧不上反抗,首先捧住褲襠蹲了下去,完了,老師早有準備,述平面絕望地干脆閉上了眼睛,述平面睜開眼睛時嘴角上跳躍出惡心自己的微笑,他面前躺著一只帶木桿的痰盂木蓋,于是只一會兒之后,絕望和疼痛都像一只鳥兒一樣從襠里飛到黑暗里去了,他捏了捏彈簧刀,再度上前敲門,門卻自己打開來了,這次李環沒有張望,一徑向述平面逼來,卻又目不斜視地奔廁所而去。

時不我待,他大踏步沖進劉老師的辦公室,然后闖進他的臥室,他沒有忘記進門后把門關牢。他看見老師的光頭像一顆大山芋一樣懸掛在沙發內側,那顆山芋頭連動都沒有動一下,述平面忍受不了這種輕蔑,轉念一想,或許他認為我是李環,他走到老師面前,才知道那顆山芋上找不到眼睛,他睡著了,述平面用彈簧刀在他胸前比畫了好一陣子,在估摸是胸口的位置捅了下去,述平面聽見刀子滑進的聲音像小號激越的高音,手感卻與夏天捅西瓜沒有什么兩樣,述平面再度用力,一直徹底到刀把也嵌進了衣服,老師頭一歪,便伏倒在沙發椅上,述平面拔出彈簧刀時,終于聽見電視機里打斗聲音震耳欲聾,原來老師和李環在看碟片,他不自覺地瞥了一眼屏幕,那場面幾乎與現實同步進行,只是被捅的那角色進行了艱苦卓絕的廝打才被刺倒在石碌碡上,死時的動作與老師別無二致,述平面固執地尋找比自己更藝術的東西,將碟片定格欣賞,發現缺少驚心動魄的東西不是因為沒有音樂,而是因為沒有色彩,老師左胸那里黑洞洞的居然沒有血,他看看彈簧刀,居然也沒有血,好奇怪,述平面沮喪的時候李環在外面敲門了,他矛盾了好一會兒,要不要殺李環呢?述平面是不喜歡殺女人的,何況是叫李環的女人,但不殺沒有退路,他陡然拉開門,李環驚愕地對著他,述平面往上往下都尋不著捅的地方,便在肚臍眼那地方捅過去,李環明白了,不妙,卻尖叫著擁抱住他,夜風中溫暖的肉體使述平面難以招架,他慌不擇路地拔腿就逃,翻過圍墻,借昏暗的月色,他看到彈簧刀上依然一血不染。

這刀真奇怪。

02

老B給他這把彈簧刀是在發現了第二張數學圖形之后。

述平面當時正和高工在下圍棋,高工白白胖胖,頭發油光锃亮,完全是電子研究院高級工程師的形象,畢業那年,述平面曾報考過高工的研究生,只因公共課不及格,述平面兩年之后才認識高工,談到那一年考試,高工連連說,可惜你,可惜我,來年再考嘛!高工一直保留著吸洋煙的習慣,據說上個世紀末洋煙曾經在大陸如風刮過,只有極少數肺腔里崇洋媚外的家伙執迷不悟,高工算是一個。他把白把子的長鍵扔給述平面,又將手中的白子逼向述平面,述平面口袋里的黃南京便有些羞澀,老師真奶奶的狗眼看人,不就是個尿褲子的高工么,洋煙價格并不貴,但是現在市面上買不到,得專門找到渠道。老師真是把這白胖子當菩薩供,老師說過,尊重知識分子抽什么煙,就是尊重知識的具體表現。述平面悻悻地將一顆黑子頂上去。

高工是被老B和述平面劫持來的。

那時候他們已投靠了劉老師,老師口氣不小,知識就是力量,力量就是金錢。得辦廠,科技辦廠,知識變現的捷徑就是購買發明專利。但老師不見兔子不撒鷹,非要見到專利發明者本人才掏錢,買專利的事老B托NT公司的老G,老G拜托科技信息公司的老H,可老G老H好吃好喝養在這里就是不好說話,老B被劉老師逼得在房間中走來走去像條瘋狗,老B不敢再逼老G老H,逼下去這倆家伙會把七親八戚都拉出來奔這里享受,到后半夜老B狗急了就跳了一回墻,手里揣著撲克牌一樣厚的名片回來,熟練地撒開牌,讓述平面把值錢的家伙揀出來,述平面毫不猶豫地剔出了高工的名片,兩年前這名片他早銘心刻骨,那會兒他一直想要不要買兩條外煙扎兩瓶茅臺捎給叫這名字的人,述平面相中他做導師,便是知道這家伙有幾項發明創造,比大學里傻乎乎的理論教授掙錢。

老B將高工的名片在鼻子下聞聞,說沒錯兒,他聞到了一股鈔票味兒,將名片用食指彈了幾下,名片果真在燈光下溢金飄香,述平面挺自負地聳了聳鼻子,老B便朝沐浴著床頭燈燈光的述平面開口了:

“先掏個五千塊吧!”

述平面不吭聲,瞇著眼睛打量燈罩后的老B。

“你別娘們似的心疼那幾個錢,這點錢毛毛雨?!?/p>

述平面看都不看老B一眼了,述平面干脆躺到床上,在那里老B也看不清他。

老B軟了,貼胳膊挨腿地圍上來,給述平面開講形勢分析。老B和述平面的命運就在此一舉別無選擇了。一旦掙了錢,老B不穿衣服不吃飯也替述平面把李環那姑娘買回來,說買的時候述平面臉上僵了一下,老B立即改口說請回來。

這是述平面的夢想,他無法不被搞定。于是連夜策劃行動,兩人急赴省城。

述平面在旅館里待了一天,老B在外面轉了一天,最理想的計劃是把高工請出來談,但天黑了老B只帶回一截陽傘柄,一股莫名其妙的氣味撲鼻而來,熏得述平面趕緊扔開,老B幸災樂禍地笑笑,說委屈點,垃圾堆里好不容易才找到,然后拽起床上的枕巾,去盥洗間擦那味兒。

述平面是主張來點真家伙的,哪怕是水果刀,也比這握在手里強。述平面還主張買兩只狗頭帽,那玩意兒跟蒙面套差不多,只露兩只眼,來效果。老B說不行,你港臺片看多了。有了這兩樣,一旦敗露要從嚴從重判處,拿這陽傘柄便不算那回事。

述平面那時不知道老B身上有這把彈簧刀。

高工從樓梯上走下來的時候,他倆正鉆在出租車里,老B迎上去說:“高工,你不相信我,總該相信我們經理吧!”

高工半信半疑地走向小車,老B一手打開門一邊請高工彎下腰看經理,顯然,高工藐視述平面,懷疑述平面的經理身份,然而已經遲了,老B已將他請進了后排座,汽車全速啟動。

高工大喊:“司機,師傅,停車,停車,他們是搶劫犯!”

司機頭都不回一下,司機的耳朵被述平面的一千塊塞住了,他嚴格遵守駕駛規則,全神貫注。

述平面無可奈何地用陽傘柄抵住高工肥實的腰眼,杞人憂天,述平面擔心高工脂肪發達導致感受神經遲鈍,述平面用了一點勁,高工立即停止體現高度斗爭覺悟的呼吁,渾身上下篩糠一般抖起來,只剩脖根僵硬不動,“別開槍,別開槍,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兒女一群……”高工的嗓子挺細,大概是恐懼得變了音,述平面不知為什么對他很失望,甚至心中飄過幾縷凄涼,想不到高工這樣的人還看綠林好漢的小說,并且深入地看進了腦殼。

等車子在一片曠野停下,車里已經是一股臊臭味,高工尿褲子了,司機將車停在一處高坡上,高工死活不肯下車,三人要死要活將他揪下來,又是一身汗臭,司機咒罵著打開車子所有門窗。夜風貫穿,老B和述平面再也沒有力氣拉扯高工,老B賣上笑臉說,高工你若把手中的專利賣給我們,我們在官方規定的基礎上再加十五萬,老B說的時候聲音沙啞,若是高工不答應,述平面認為老B或許真的會宰了他。這樣一來,老B和述平面一分錢也沒掙上,述平面花掉的錢有去無回,他倆誆老師時,獅子大開口也就只添了這個數。

高工立即神采飛揚了,盡管夜色中看不大清楚,聲音聽出來卻恢復了男人的陽剛之氣。原來是這么回事,嚇我一大跳,他并沒表現出什么憤怒,只是跟老B討了條褲子穿上,穿的時候褲腿太細又招呼老B和述平面忙活了一回。述平面只剩了一條線褲,穿行在劉老師的辦公樓令人側目,他顧不上這個,心中暗想,這高工一定還沒出來練過,高工的專利大概從沒賣過這么大價錢。高工也不過這么回事。述平面發狠地吸高工的第三根煙時,李環一搖一擺地走過來,說述工、老B廠長,劉老師等你們哩。述平面聽到李環的聲音便想到做服裝設計師的李環,李環又說了一遍,述平面在腦袋里迅速換算出來,述工是述平面,老B廠長便是老B,這是劉老師當天晚上任命的,述平面說廠長您可以任命,我這工程師得評定,劉老師說,我說你是還有誰說你不是嗎?

03

老B正襟危坐地坐在辦公桌前,雙手捧著那張紙片。據老B同班同學說,老B讀大學時課桌上一般只擺雙腳不擺雙手的,述平面想烏紗帽這東西真是個神物,即使是個紙糊的,也能把老B弄出方正,低頭一看,老B手中捧著的是一個雙曲線圖形。

老師又來這一手了!述平面看不出名堂,圖形是雙曲線的圖形,公式是雙曲線的公式,在電影小說里看到過算命先生喜歡玩陰陽八卦,實在弄不懂還有這種朋友玩數學公式。老B極嚴肅地說:“你看懂了么?”

述平面搖搖頭,老B指著圖形仿佛是面對軍用地圖,說,y值越大,兩曲線之間的距離越遠?;褂?,在所有圓錐曲線中,只有雙曲線的離心率最大,必大于1。

述平面知道老B從出現三角形圖形開始一直在鉆研數學。功夫不負有心人,老B進一步分析:“述平面,劉老師這是要跟我們散伙。雙曲線各自代表我們和劉老師,y代表時間,距離即是矛盾?!?/p>

述平面說:“???!”

“是的,這是唯一的解釋,搞得不好不但我們的份子要泡湯,甚至連性命也難保?!?/p>

述平面來牛佬莊后,喜歡聽女工們講本地人關于殺人的故事,幾乎每天能聽到一個,從不間斷,這些手法有下毒、糊紙、吸靜脈、釘腦門等,慘不忍睹。述平面吹噓說他的理想是成為作家,搜集故事去采風,而到了半夜,述平面會被白天聽來的故事嚇醒,老B說咋了咋了,述平面說在夢中殺了個人。現在,你得真去殺個人。老B說著將彈簧刀送給了述平面,述平面握住刀把一按鍵,嚓地一下刀片便射了出來。述平面只在電影里小流氓的手中看到過這家伙,用手拭了一拭,一條白印子,他便小心地放進褲袋。老B很悲壯地鼓勵了他一眼。

述平面因為這把刀,在牛佬莊剩下的日子中一直很謹慎,碰著椅子背、桌子角之類的東西都小心回避,怕什么時候撞著那鍵,刀子嚓地一下射出來,射在哪里都不自在。

述平面翻過了院子墻,走在鄉間高低不平的石子路上,他倒沒覺得疲勞,述平面想,人只有在某種特殊時刻才會真正挖掘出叫潛力的東西,對長途跋涉不覺疲勞的事情還有過一次,那是中國足球隊踢贏了某個東亞球隊所謂走出亞洲的那回,他和班上的同學把學校所在的城市跑了一圈,腳板打了血泡也不知道痛。述平面搞不清自己是否處在那個特殊時刻,但述平面很明了,述平面終于殺人了,并且不是殺了一個而是殺了兩個,用的是殺人不見血的刀子。想到殺人不見血的刀子,述平面很自然想到那個定語“軟”字,他丟開這個字是因為他的彈簧刀刀光閃閃干脆利落,他覺得女工們那些故事中殺人的手段太委瑣、太曲折,其實殺人應是一樁干凈利落的事情,很像足球場上臨門一腳的瀟灑。述平面被夜間的山風弄得心曠神怡的時候,述平面才知道,原來殺人的欲望在他心中真的存在。

述平面登上一個小山崗時,禁不住回頭看了牛佬莊一眼,出類拔萃的大樓依然燈火闌珊,四樓的頂上霓虹燈閃爍著那個橢圓的軌跡。制造這個景致據說花了老師不小的一筆資金,最大的收效,是使老師和牛佬莊的村民們不會在山溝中迷路。述平面在海南碰壁離開時,踏上輪渡也曾如此悲壯凄婉地看過海南最后一眼,可那個早晨海南是灰蒙蒙的一片漫無目標,不像牛佬莊有這閃爍的橢圓觸目驚心。

不知為什么述平面這會兒渴望見到老師的兄弟,不知道此刻他把他兄弟的生意做得怎么樣了,他想惡作劇地告訴他,你那兄弟一錢不值了,即使最小的價錢人家也不肯出手了。第一次來牛佬莊的時候那家伙就纏上了老B和述平面,說你倆是外地人嗎買我兄弟嗎?說著還神秘地看看四周,老B說你有姐妹我們還能考慮考慮,那家伙說你知道我兄弟是誰嗎,劉山海!說得老B和述平面都重新看了他一眼,他更加得意說我像不像我兄弟,我知道你們是去做我兄弟那道數學題目的,我爺爺說我成不了大事,就是因為我做不了那道題目,怎么樣,買幾條吧都是我兄弟的消息,老B說你有解那道題目的公式嗎?那家伙想了想:什么公式,沒有公式,只有關于我兄弟的消息,你們要買我便宜一點,一條五十塊,上次我賣得可比這貴。

那年頭,這叫經濟情報。多少年后,這稱為信息資源。

后來牛佬莊人說那確實是老師的兄弟,不過他是個癡子。老B沒有懷疑這種說法,報載,每個出息的人物他的家庭中肯定有一個低能兒作為平衡,老師的兄弟大概就輪上了這角色。述平面走到那渡口的時候卻找不到那癡子了,癡子做夢也想不到,述平面半夜又過渡口了。

其實找那癡子干什么呢?僅僅是為了讓癡子傷心,財路被述平面斷了?述平面再挖掘一下,便發現自己竟有一種劫富濟貧,為癡子打抱不平的豪義俠腸,述平面險些被自己感動了。

述平面再上路的時候背上感到灼熱,述平面知道是那個橢圓照耀的緣故,建造這橢圓當然是劉老師的決定。述平面和老B房間里多出那張橢圓圖案后,述平面總覺得那橢圓是劉老師拉長的臉。重要的是,劉老師后來說,那是他親自放在他們房間辦公桌上的。

現在得介紹劉老師了,劉老師姓名劉山海。二十世紀八十年代高中畢業,參加高考連續三年落榜,敗就敗在數學成績上。第一次考了二十分,每增加一歲年紀遞增兩分,老話說事不過三。三年后,劉山海只得揣上泥刀跟村人進城打工,從學徒變成師傅,從師傅變成包工頭,再從包工頭變成總經理,他的成功之道就是按數學公式行事。他生命中的貴人是他的師傅,是一位被辭退的初中民辦教師,教數學出身。劉山海曾經年輕氣盛,第一次低三下四請甲方吃飯,第一次巴結別人請K歌請桑拿,他覺得窩囊,熱臉蹭人家的冷屁股。師傅教育他,掙錢就是掙錢,1+1>2。如果把自己的感情放進去,感情是個未知數X,1+X是什么?永遠沒有答案。你看不慣那些人趾高氣揚,我也看不慣,可是我們看上了他們屁股下的座位,看上了他們桌肚里的紅印章。權力是什么?權力是y,1×1=1,那是賠本的買賣,1×y=y,y越大,你得到的數值越大,賺錢越多。生意場上不談感情,這年代,男女談戀愛都不談感情,你做生意還談什么感受,吞不下死蒼蠅,你就吃不了包工頭這碗飯。劉山海自那以后一下子覺悟了,得數學者得天下,一路走到了總經理的位置。劉總對下屬說,別喊我劉總,大街上個個是這總那總,我的理想是當老師,當一位數學老師。所以,請喊我老師,劉老師。

這些信息來源于劉山海的老弟,五十塊一條的消息變成了劉山海的履歷,比老B在城里花一千塊買來的紙片翔實得多,這讓述平面更加懷疑,老B從開始就虛報假賬。退一步想,述平面還是覺得賺了,信息行情就像鄉下的房價相比城里的房價,地域經濟,你得會算賬。

04

老B帶著李環在外面跑訂貨合同時,成品尚沒出來,用的是高工的樣品照片推銷,居然也形勢大好,老B從皮包中抽出厚厚的一疊合同,老B說歸功于李環,李環說歸功于老B,李環說時還一努嘴制造了兩個嬌媚的小酒窩,使述平面悵然若失。

老B和李環上路時述平面便心神不定,述平面沒來由地認為老B可以和一千個姑娘睡都不能和李環睡,述平面知道老B的能耐,老B吹牛說過,在八十年代初期老B就創造了與姑娘認識上床僅需三分鐘的紀錄,就是在他不斷努力刷新紀錄的時候學校把他開除了,那時他只是一個電子系大二的學生,現在老B的水平當然爐火純青令述平面望塵莫及,述平面三番五次找借口阻擋李環,都讓老B不顯山不露水地粉碎了陰謀。

老師把首批二十幾個女工交給了述平面,或者說把述平面交給了二十幾個女工,女工大都是些初中畢業的姑娘,那時還沒有進城打工潮,本來在家待著等出嫁。劉老師一個主意,她們不出村子就成了工人。那時候鄉下姑娘的夢想就是嫁給工人,遷城鎮戶口。現在,自己就是工人,工人階級領導一切,她們因為做了工人快樂得像一群鳥雀,嘰嘰喳喳,述平面對她們進行技術培訓。坐進課堂后述平面才知道,這里的初中水平大概相當于小學程度,只是想不到這山溝里的女子都長得挺有姿色,述平面問劉老師招工時是否有心擇優錄取將來的兒媳,老師笑而不語。據說當初招工時由劉老師親自出題,題目是出自《孫子算經》中著名的雞兔同籠題,題目為:今有雉兔同籠,上有三十五頭,下有九十四足,問雉兔各幾何?這道題后來述平面和高工都解過,述平面用的是假設法,高工用的是方程式,劉老師嗤之以鼻,他寫出他的公式,(總腳數-總頭數×雞的腳數)+(兔的腳數-雞的腳數)=兔的只數,答案是12只兔23只雞。小學奧數的規則由此誕生,所有用小學以上的數學方法解題都算錯。奇怪的是這些姑娘都用劉老師的方法做出了答案,不知是牛佬村一帶有習算的民風,還是她們從癡子手里早就買到了試題。牛佬村后來成為中外聞名的奧林匹克數學村,看來是有家底的。姑娘們都十分熱愛述老師,為了趕走夜晚的孤獨,大家在夜晚輪流給述平面講一個殺人的故事,促使述平面忘記了老B忘記了李環,述平面走進了阿拉伯的神話故事中。所有女工中要算一個臉上布滿雀斑的講得最吸引人,給述平面留下的印象也深刻如那滿臉雀斑。

“雀斑”是女工中唯一的高中生,表達能力還挺不錯,“雀斑”說到了老師的爺爺,說那老頭是個秀才,據說足智多謀神仙風骨一如智多星諸葛亮,當然地被擁為牛佬莊的主心骨。女工極力描繪他的形象時干脆說他可不像老師,他像老師的兒子,不曉得為什么老師的兩個兒子都瘦骨伶仃。述平面說應該是老師的兒子像老師的爺爺,女工說老師的爺爺老師的兒子誰像誰不都那么回事你曉得什么!那一年牛佬莊與鄰莊為了地盤問題發生戰爭,牛佬莊人口眾多但人心渙散,被人家欺負得把腦袋夾在褲襠里做孫子,老師的爺爺回來后一計救了牛佬莊,老師的爺爺命幾名年輕力壯的小伙子攔截了敵人年輕美麗的女子,然后大張旗鼓慶祝勝利開酒壇殺肥豬煮大鍋,吃喝完了告訴人們吃的是敵人的肉,又說敵人已經知道我們吃了他們的人,吃一口與吃一碗都沒有什么區別,敵人當然要報仇你不想被他們吃掉便只有豁出去搏斗。奇怪的是大家都罕見地團結一致,一齊說先生你發話吧我們跟著你走,人人眼睛炯炯有神閃閃發光,舔完牙齒后一揮胳膊就沖向敵人所向披靡,“雀斑”說你知道是怎么吃掉那女子的了吧!放在鍋里和豬肉一同煮化了吃的,“雀斑”說你瞪著眼睛干什么難道你想吃我?笑完了雀斑又說,其實吃人的事是經常發生的,只是吃人的意義有所不同,比方說大饑荒的那年頭是為了不挨餓。當然,我們這一代人沒吃過人,主要是沒撞上機會,“雀斑”說的時候幾粒雀斑在臉上紅光閃爍,讓述平面覺得在躍躍欲試。

老B回來后見過劉老師來見述平面,老B西裝革履一副人模狗樣,老B吹全聚德烤鴨、天上人間美人,老B跟述平面繞圈子,吹完了扯了領帶西服洗澡,說太累了太累了真夠嗆。

“你怎么能不累?”述平面立即補了一句,機不可失。

老B將一個干巴巴的肚子裸露在述平面前,居然也是一肚子怒火:“述平面你小子別惹人慪,你那家伙要是家伙,你自己去找她脫褲子,你認為她是李環,她就是李環?奶奶的,好事哪里輪得上我,每天都陪著那班經理廠長,要不然,合同哪里來?”

功勞都屬于李環。述平面覺得挺難受,將手中的杯子砸碎在地板上,看著一地板的玻璃片,述平面心里舒服了一些,老B在開龍頭放水,大概聽不見,聽見了也樂得不理這個茬。

老B洗完澡精神抖擻,燒著顆煙,沖掛歷說:“明天是20號了?!?/p>

述平面也知道明天是20號了。

老B是趕著這日子回來的,老師擇二十一日是黃道吉日,開機生產,開機之前按協議必須簽訂承包合同,老B和述平面都不敢怠慢。

晚餐是在貴賓廳開始的,老B和述平面是第二次進這餐廳吃飯,完全是大飯店的陳設,連餐巾紙插在那里的形狀也挺開胃口,他們走進去的時候老師早在椅子上坐定,一進門便被一左一右兩個姑娘夾住入席,述平面認出這些姑娘都是揀出來的漂亮女工,打扮得花枝招展,從這一點上不能小看老師那一臉土包子肉,他畢竟是出過國、到過阿拉伯的角色,因為這氣氛,老B和述平面都挺來情緒。

然而酒席上沒有事務所的公證人,甚至連李環也沒出現,老師說開宴的時候,老B和述平面都不自在地看了看空缺的位置,老師仿佛沒有看出他倆的心思,逐一替女工們開簡裝啤酒,每響一下,都引爆出女工們夸張的嬉笑。

老B第二次端起酒杯的時候,手中好像揣著一枚炸彈,他神色莊嚴對著老師一板一眼地說:“承蒙總經理不棄,我倆投靠總經理已經三個月了,這三個月我們按協議買下了專利,裝配了機器,培訓了工人,工廠明天終于要開工了,感謝總經理的關懷,我先敬你一杯,表達犬馬之心?!?/p>

劉老師嘿嘿地笑了,老師笑起來的時候給人的感覺是五官在臉上都消失了。老師不僅僅是個老師,總經理才是他名正言順的職務,老B花一千塊買來的紙片上,標明他的身份是:東亞集團建筑安裝公司總經理以及天天縣牛佬莊建筑安裝公司總經理,不讓老B和述平面喊他總經理的是他自己,第一次見面時,他就向老B和述平面聲明,既然以后都是一家人,不必稱什么總經理,總經理是讓外人喊的,公司的老少幾千職工都稱我為老師,我小時候的夢想就是做個老師,數學老師。老B和述平面想,這老師真有地方風味,逆市場潮流而行之,述平面想起上海灘黑幫的嘍啰都稱老大為先生,不禁暗自一笑。

這印證了劉山海弟弟出賣的消息不虛。

老師笑完了拿起筷子替老B夾菜,說:“小伙子真是個爽快人,像年輕時候的我,別急別急,一切按原計劃辦?!?/p>

“我們甲方您乙方,甲乙四六分成!”

“當然,當然?!崩鮮認鹵械鈉【?,“我什么時候誆過你們,買專利五十萬,買機器一百五十萬,你們報的賬我少過你們一個子兒?”然后他替自己和老B斟酒:“公證處的人出差了,我讓人到車站等候呢!”

老B望望述平面,述平面望望老B,劉老師忽然生氣了:“怎么,你們真的信不過我?我可是一下子就信任了你二位。疑人不用,用人不疑?!?/p>

“哪里哪里?!崩螧和述平面急急忙忙喝杯中的酒,女工們趁機囂張起來,輪流敬他們的酒,理由是請廠長和述工以后多加關照,存心不讓老B和述工有推托的道理。老師也跟他倆猜起了酒令,述平面開始時心里尚明白,擔心老B會倒在女人和美酒面前,在桌下踢老B一腳以示提醒,可到后來,自己也無法招架,白臉越喝越白。撤席時三個男人都東倒西歪,被女工們架著橫七豎八地放在客廳的沙發上,李環引著兩個穿制服的人走進來,看了三人一眼,說,今天這樣子怕不能訂合同了。

老師搖搖他醬紅的腦袋說不行了。

老B搖搖他雞爪樣的手也說不行了。

述平面看著那兩人跟著李環走了出去。述平面想踢老B一腳,可自己也抬不起腿,他看見老師勾住老B的肩,眨巴著小眼睛說:“小伙子,說實話,我那秘書怎樣,不比城里的差吧!”

“那是,那是?!崩螧的臉上破天荒有了憨厚這個詞才能表達的意思,放在他那張瘦臉上極其滑稽。

老師吃力地扭過身問述平面:“述工,你不是在海南住過些日子嗎?有沒有打過‘炮’?”

述平面搖搖頭,述平面覺得老師說這些話的時候表情像一頭懷著陰暗心理的種豬。

老師的話變得肆無忌憚:“我在國外的那地方,什么稀奇事都見過,那里的男人不光拖女人還拖男人,無奇不有?!?/p>

“那么你也進去過啰?”老B斜刺里冒出一句。

老師爽快地點頭:“進去過。不過,我進去可不是為了玩,我是去看稀奇?!?/p>

老師說著咽了口唾沫:“娘的,我就喜歡看男人色瞇瞇的狀態,愚蠢得忘了世界真相?!?/p>

老師放肆大笑的時候,述平面忽然覺得老師這人挺可怕的。述平面覺得老B買來的那張紙片關于老師的檔案不完整。

老B和述平面想進臥室去睡覺時,辦公桌上的數字圖形便讓他倆酒醒了一大半:

為了保持清醒的頭腦,兩人輪流在自來水龍頭下浸了十分鐘,述平面說關于橢圓的數字原理好像是指一點至兩點的距離,其和恒等,老B說橢圓就是地球繞日狀態,離心力和向心力二者結合而成。

也就是說,我們和老師要保持平衡,必須保證離心率小于1的橢圓規則,即我們在合同上分成降低。述平面問老B是不是這個意思時,老B惡狠狠地說,娘的!是。

第二天上班時,老B碰見老師便主動提出:“簽合同的事雙方還可以商量商量?!?/p>

“這么說,你倆看到了辦公桌上的幾何圖?!崩鮮ε吶睦螧的肩膀,用手指畫了一個橢圓,“我打算用它做我們的廠徽,我喜歡這個圖案,看它蠻順眼,你們意見如何?”

05

述平面下一個目標是干掉老B,老B居住在另一個城市,述平面找到他家門口時,出現在述平面眼前的是一堆類似防震棚那樣的房子,述平面站在門外看不見里面黑乎乎的一片,老B瞎眼的媽在里面翻出兩點白色,點綴了昏暗的房間,她及時而警惕地招呼了一聲“誰”,述平面乖乖地鉆了進去,述平面老早就聽老B說過有個瞎媽,聽口氣老B對瞎媽的態度還像個兒子的樣子,述平面因此買了一提包禮品,當瞎老太婆接過述平面手中的提包摸索時,她一連聲讓他坐。

瞎老太婆似乎為一下子找到了聽眾而興奮,瞎貓逮到死老鼠似的決不放過機會,她嘮嘮叨叨地向述平面介紹了她的死鬼老頭子,對于老B的父親她好像十分痛恨,把他描繪成了一個吃喝嫖賭俱全的形象,使述平面覺得老B這人是有些天才意味,然后她開始表揚她獨身兒子老B如何在小學成為紅小兵班長,中學當上三好學生,高中畢業了又考上大學,而后大學畢業分配做了大老板,述平面始終一言不發,直到老B媽說他兒子告訴她,現在的政策又和過去一樣了,可以娶幾個老婆這事是真是假時,述平面想老B這家伙真是個孝子,趕緊開口肯定了老B頒布的新政策,沒想到瞎老太婆立即喜笑顏開,情不自禁地說,他兒子最少能娶這個數,說完神秘地張開干枯的五指,述平面覺得殺掉老B是一樁刻不容緩的事了。

最后瞎老太婆把述平面領進了老B的房間,說老B一般深更半夜才回家睡覺,你要沒事兒你等著吧!

老B的房間大概十個平方左右,僅僅放得下一床一桌一椅而已,他的房間里有一種奇異的臭味,述平面尋根究底地用鼻子嗅了個來回,才發現那氣味來自席子底下,述平面掀開席子又趕緊放下,那里躺著一堆皺巴巴的粉紅襯褲肉色長褲之類,述平面果斷地坐到床上,用屁股壓住那個位置阻止那怪味的蔓延,憑這個豬窩不如的臥室,老B居然能夠對女人頻頻得手,述平面對老B有了更深刻的感性認識,述平面靠著被子躺下去的時候,讓幾本硬邦邦的書本硌了一下,他看了看,全是數學,初等數學高等數學原理數學哲學數學美學數學,看樣子老B對牛佬莊依然賊心不死。述平面揚掉書本再躺下去的時候,在老B的蚊帳頂上又看到了老B的圖案:

在大學時,述平面第一次到老B宿舍,就曾看見過這圖案,那時它被描在老B床位的天花板上,老B睡上鋪,述平面當時說,你天天盯著這個射擊靶,睡覺也不安穩,老B說你懂什么,這是我的人生哲學,然后又眨眨眼睛說,當然,最小的圓中所標女友,真的尚不確定,屬于裝飾性質。

老B推門進來的時候,述平面在老B床上迷迷糊糊快要睡著了,他把半夜回來的老B嚇了一跳,老B推門的聲音也嚇得述平面心中猛地一跳,老B看清了是述平面,伸開雙臂,像迎接國賓似的要擁抱述平面,幸虧那張藤椅擋在面前,堅定地阻止了他的熱情,他在床下變戲法似的拖出了一箱可口可樂。

“真是稀客,我一直巴望著你來玩?!?/p>

“我來尋找我該得的那十萬塊。

“好,你都知道了,我正準備告訴你,我撈了老師二十萬?!?/p>

述平面用左手接過可口可樂,邊喝邊盯著他。

“可是,那二十萬現在都讓我抵了別處的賬了,別生氣,我會還你的,算我欠著你,如何?”

老B說著坐到了藤椅上,企圖進一步套近乎。述平面說欠著就欠著吧,右手操著刀朝老B肚子上一下子插進去,老B“嗷”地叫了一聲,身子一挺,腳踢得桌上的杯子稀里嘩啦亂響。于是,隔壁立即響起了老B母親不自然的咳嗽聲,述平面趕緊抽回刀,縱身往窗外一跳,貼著墻貓住。

“咋了?你那里咋了?

老B母親的聲音明顯帶著慌亂,述平面相信了這瞎老太婆岔開五指表示的數字是絕不含糊的。

述平面正要撒腿時,述平面聽見了老B的聲音:“媽,沒咋沒咋,玩呢!”述平面疑惑地朝窗內一看,老B卻還是原模原樣捂著刀口挺在椅子里,昏黃的燈光里,他耷拉的腦袋上臉色慘白,述平面不甘心地看著彈簧刀,居然還是一血不染。

奶奶的,這刀真奇怪。述平面只能罵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