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柔佛dt足球: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探尋生命的本質 ——專訪兒童文學作家殷健靈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中國藝術報 | 邱振剛 郭鉑  2019年05月31日13:36

在孩子們的成長過程中,家庭和學校起著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時,社會中也有一個群體在默默地守護、引領孩子們的身心成長,那就是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家。他們熱愛孩子,帶著對孩子的善意、尊重和一顆童心,用奇妙的想象、生花的妙筆帶孩子們進入文學的世界,使其體味不同的生命、感受不同的生活,在文字的世界里經歷不同于自己的別的生命,并獲得自我的成長與心靈的蛻變。前不久,著名兒童文學作家殷健靈出版了一套《殷健靈兒童文學精裝典藏文集》 ,可以說是她為孩子寫作近三十年來創作成果最全面的展示。

殷健靈是一位用心靈寫作的優秀兒童文學作家,作品曾獲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陳伯吹國際兒童文學獎、冰心兒童圖書獎、 2015年度“中國好書” 、中國臺灣“好書大家讀”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冰心散文獎、上海幼兒文學獎一等獎等,被譽為“成長擺渡人” 。她的創作力極為旺盛,創作題材豐富、類型多樣。她從18歲開始發表作品,迄今出版有長篇小說《紙人》 《橘子魚》 《千萬個明天》《野芒坡》 《甜心小米》系列等,散文集《愛——外婆和我》 《致未來的你——給女孩的十五封信》 《致成長中的你——十五封青春書簡》及詩集、評論,逾四百萬字。

兒童節前夕,本報記者專訪了殷健靈。

記者:您的創作精力如此旺盛,支持您筆耕不輟的最主要動力是什么?

殷健靈:來自內心表達的需求,來自讀者的鼓勵,也來自難以磨滅的心性。

我不是一個天才,也不具備很高的寫作起點。我以少女詩人的身份進入兒童文學,那時候,甚至連小說的門道都沒有摸著。只能說,自己的心性還比較耐得住寂寞,不愛自我重復,骨子里又不愿與潮流為伍,保留著可以與時間和世俗抗衡的某種或許不切實際的追求。并且,上天眷顧我,讓我一路上遇見各種引路人和智者,也讓我擁有雖然單純但也算得上五色斑駁的閱歷。沒有一種經歷會浪費,不期然間,不知道哪一天,那些支離破碎的閱歷和思考就化作了靈感從天而降。

我愿意向孩子學習,能夠始終保持對世界的新鮮和敏感,用第一次打量的目光和心情去面對習以為常的周遭;但同時,我更愿意向智者學習,通幽達微,于平常中洞見不平常,“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 。

寫作者自然需要天資,更需要后天成長的能力。這有些神秘,難以簡單破析。我也不知道自己能走多遠,我能保證的是,走在路上的時候,每一步都盡量邁得堅實一些。

記者:您之前做過女性雜志,讀過法學,研究生讀了兒童文學,又是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您覺得哪段經歷對于您的文學創作影響最深呢?分別產生了什么樣的影響?

殷健靈:新聞從業經歷。它不僅讓我保持了對社會生活和題材選擇的敏感,更讓我接觸到無法想象的真實生活。尤其是參加工作的前九年時間,我一直在新聞采編第一線,主要做人物尤其是女性人物的深度采訪。我采訪過無數籠罩光環的名人,以及形形色色的傳奇人物。

回過頭來,我要感激自己的是,從事這一行的開始,我便提醒自己:要把每一篇采訪報道當作文學作品去寫。那時候我便知道,新聞是速朽的,藝術才能長久。也是在這樣的經歷中,我學會了如何做詳盡的資料性功課,快速粗通原本陌生的行當和領域;學會了最大限度地提前了解被訪對象的人生歷程、性格癖好,讓對方不僅視我為記者更視我為朋友……我沒有把工作當作一件“差事” ,我覺得它在教我逐步地認識人、認識社會和世界。我對信息不感興趣,感興趣的是我采訪的那些活生生的“人” ,是感情和心靈的歷史,并且,希望以盡可能文學的方式呈現我所見到的。

后來,我的愿望成為了現實,那些原本刊登在雜志上的工作性文字結集出了書,還多次再版?!侵械囊徊糠殖晌宋胰蘸笪難Т醋韉乃夭目?。

如果說,我的兒童文學創作有那么一些與別人不同的話,要感謝我的職業生涯。

記者:在您的創作生涯中,哪些作家對您的創作產生了比較大的影響?

殷健靈:一個人的寫作會在潛移默化中被無數喜歡的作家作品所滋養,要說我喜歡的,可以列出一長串的名字:赫爾曼·黑塞、毛姆、茨威格、川端康成、三島由紀夫、萊辛、勒克萊齊奧、阿列克謝耶維奇、蕭紅、張愛玲、汪曾祺、孫犁、村上春樹……

不過,我知道不同的優秀作家自成風格,一個作家一輩子可能寫幾十本書,這幾十本書可能是一本書的種種翻版,幾百個人物很可能是一個人物的種種化身。而這幾十本書,便是這個作家的自傳。我想說的意思是,每個作家都有極大的創造力,而每個作家也都有其局限。盡管我努力地拓寬閱讀面,但還是會有意無意地選取與自己氣質相近的作家作品。

記者:您曾經說過,您的創作是從對于自己的內視開始的,您當年是如何產生了一種這樣的內視的意識的呢?

殷健靈:在我剛剛學會拿起筆抒寫的時候,自己還是個少女,并不知道要寫什么。那是一種本能的表達?;贗約旱耐旰蛻倌?,我發現有太多積蓄心中不得不說的東西。

我曾經是一個公認的好得不能再好的乖女孩,還是個小女孩的時候,幾乎每個人都看好我的未來。任何出軌的舉動在我身上發生的可能性都是零。即使是在讓很多大人頭痛的青春期,父母也從未為我操過一點心。順順當當地走過來,工作了,我當了一份女性雜志的編輯和記者。這份工作促使我思考一些以前沒有考慮過的問題,我的工作和采訪對象大部分是女性,她們中有出奇的優秀的,也有俗常的。和她們交談和交往,我漸漸悟到,從一個女孩到一個女人,如果將它比作一幅畫卷的話,在漫長的人生歷程中,她們的少女時代是最濃重的一抹色彩,幾乎奠定了整幅畫的基調。我總是覺得,如果做女人,就應該是美的,由內而外的美,而少女是上天對人類最優美的賜予,這個階段的女孩是鮮活的、天籟的、純美的、真摯的……沒有一個少女有理由辜負上天給予的生命的饋贈。

我并不滿意自己的少女時代。如果讓我從頭來過,我會是什么樣的?我曾經不止一次自問?!一岣叛鍰煨?;我會勇敢地表達我需要愛;我會剔除束縛做一個完完全全的自己;我會問我想問的看我想看的說我想說的,痛痛快快地道出困惑無望和失落……我知道,自己的青春期也曾暗流洶涌,盡管那時的我看上去常常充滿陽光面帶微笑。我還知道,現在正成長的少女也像我當年那樣徘徊著,有時她們未必知道,有時她們知道了卻不懂得自救。我們屬于不同的時代,但是我和她們一樣擁有過青春的生命,我們的生命靈犀相通。我并不想承擔什么使命,只是想表達深藏在心底的對生命的摯愛,而所能采用的方式,也許只有訴諸文字了。

我寫關于少女心理的小說是從對自己的內視開始的。起初是以散文的形式,當年一些微妙的心情、隱蔽的心緒、深藏的記憶,一一翻檢出來,曬曬今天的太陽。我想我是真誠的。那些散文贏得了無數今天少女的青睞,她們給我寫信、傾訴,這有些讓我意外,她們告訴我:她們和我一樣。她們讓我確信:生命、愛和情感都是永恒的,它們不因時代的更替而變更。

后來,當我需要更豐滿、更立體地表達我的那些想法的時候,散文的樣式就顯得有些單薄了,于是就借助于小說。我想寫和別人不完全一樣的小說。我不可能真實地再現今日孩子的生活,因為我的閱歷我的年齡我的心態決定了我不可能完全投入到他們的生活中去,即使寫,那也是一種有距離的觀望,是淺表的描摹。我們這些成人作家所能做的,是一種深層次的、直抵他們身心的對生命本質的探尋,是撼動自己也能撼動別人的真誠表述。

就這樣,便慢慢有了《紙人》 ,以及后來的《橘子魚》 《千萬個明天》 《像你這樣一個女孩》 《甜心小米》系列等等。那都是屬于這一系列的作品。

記者:馬上就到六一兒童節了,您作為兒童文學作家,這個節日在您的心中會不會有特別的感覺和意義呢?

殷健靈:兒童文學作家大概是天底下最幸福的行當。面對復雜,保持歡喜,是很多兒童文學作家的特質。對于我們來說,只要不丟棄心中那個永遠的孩子,天天都是兒童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