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柔佛dt身价: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宦海沉浮柳三變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北京晚報 | 袁新雨  2019年05月30日08:48

大雨剛過,寒意升起,蟬都停止了鳴叫。長亭之外,正有人依依惜別。無奈船家不解風情,頻頻催促,一雙離人只得把千般離愁化作無語凝噎。男子登船而去,送別的女子把目光投向千里煙波,還有暮靄沉沉的遙遠天邊,看著小船消失。

這場離別發生在北宋天圣二年(1024),已經憑借才名而為世人熟知的大詞人柳三變此前不久剛剛經歷了第四次進士落第,四十歲上下的他心灰意冷,決定離開京城。

柳三變有個“奉旨填詞”的稱號。北宋嚴有翼在《藝苑雌黃》中記載其“喜作小詞然薄于操行”,當時有人向宋仁宗推薦柳三變,仁宗回答說:“是那個填詞的柳三變嗎?”臣下回答說是,仁宗便說:“且去填詞?!貝喲?,柳三變每日與狷子縱游娼館酒樓,并且自謂“奉旨填詞柳三變”。

南宋吳曾《能改齋漫錄》第十六卷記載的內容也許可以解釋仁宗為何不欣賞柳三變:宋仁宗“留意儒雅,務本理道”,不喜歡“浮艷虛薄”的作品。在當時人看來,寫通俗歌曲的柳三變之作品就是“淫冶”之曲。其詞作《鶴沖天》中還有這樣一句:“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蹦炒慰己蠓虐裰?,仁宗特意囑咐:“且去淺斟低唱,何要浮名?”便把柳三變打入另冊。

清人宋翔鳳在《樂府馀論》中“耆卿(柳三變后來之字)蹉跎于仁宗朝”的論斷似乎是上述兩事的最好總結,后人也經常因柳三變與宋仁宗之間的故事抒發感懷。然而,柳三變之所以屢試不第,也許不該歸咎于仁宗不喜歡柳三變的詞風,甚至不應該歸咎于宋仁宗。

根據學者考證,柳三變大約出生于984年前后,其初次進京應試大約是大中祥符二年(1009),而前文中提及讓仁宗頗為不喜的《鶴沖天》一詞正是作于柳三變首次落第之后。詞中“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的“偶失”說法可視為初落第的佐證(若是多次落第,大可說“屢失”)。大中祥符是宋仁宗的父親宋真宗的年號,之后,柳永又分別在大中祥符八年(1015)、天禧二年(1018)以及前文提到的天圣二年(1024)三次落第。其中,天禧也是宋真宗年號,天圣方才是仁宗年號。根據史料記載,宋仁宗即位于1022年,時年13歲——即便說柳三變“蹉跎”,也應是在真宗朝,而非仁宗朝。

蹉跎于真宗朝的柳三變,何以在少年仁宗皇帝即位的第三年(1024)便被打入另冊?根據史料記載,宋真宗遺詔有云:“尊后(章獻肅明皇后劉氏)為皇太后,軍國重事,權取處分?!彼握孀誒朧樂?,由于醉心道事以及身體抱恙等原因已經少理朝政,政令多出自劉后之手。也就是說,柳三變的蹉跎很可能是由于“得罪”了真宗朝的皇后、仁宗朝的太后。

柳三變得罪劉后也非因為其詞風“浮艷”,但確實因為詞作得罪了劉后。1018年,時年9歲的皇六子趙禎被立為太子,同年,柳三變作《玉樓春·星闈上笏金章貴》一詞:“星闈上笏金章貴,重委外臺疏近侍。百常天閣舊通班,九歲國儲新上計。太倉日富中邦最。宣室夜思前席對。歸心怡悅酒腸寬,不泛千鐘應不醉?!?/p>

其中“重委外臺”的說法意即皇帝重用宦官,疏遠大臣;“通班”的說法其實用了漢朝重臣陳平等人謀誅呂后之典故;“九歲國儲”的說法明指漢景帝在9歲時便被立為國儲,但巧合的是,宋仁宗也是在9歲時被立為國儲的;“宣室夜思前席對”一句則更為直接,用漢文帝問賈誼鬼神之事的典故諷喻宋真宗好道事、好神跡。某種程度上暗指從1008年以來真宗朝所做的種種封禪、祭祀之事。

也就是說,柳三變因為詞中表現出的對當時政治的評議、調侃以及諷喻而得罪了當權者,特別是其中的很多說法都有意無意地“針對”著參與兩朝政事的皇(太)后,雖未獲罪,但終究影響了自己的仕途。

此外,宋時考試制度規定:“凡進士,試詩、賦、論各一首?!被掛疾於浴堵塾鎩貳洞呵鎩貳獨竇恰返染櫚惱莆漲榭?。柳三變以通俗易懂的長詞名于當時和后世,但極少有詩、文傳世,故而后人無從考證其詩、文、經義水平——也許柳三變真的不是一個應試高手,方才屢屢落第。

有趣的是,宋仁宗親政的第二年,即景祐元年(1034),一個名叫柳永的人登春闈恩科第。

(本文在撰文過程中參考了薛瑞生校注的《樂章集校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