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4柔佛DT足球俱乐部:柔佛dt战绩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魏市寧:純文學的世界里,有一群生猛的“土鱉”

柔佛dt战绩 www.ezozac.com.cn 來源:澎湃新聞 | 阿之  2019年05月26日00:07

年初第六屆豆瓣閱讀征文大賽揭曉,魏市寧又得獎了,他已經在該比賽上,連續三屆獲得獎項。第四屆豆瓣閱讀征文比賽上,他的《尋找白鴿》獲得“喜劇故事組”優秀獎(作者注:豆瓣閱讀征文大賽每個組別的“優秀獎”僅次于“首獎”,相當于全組第二),第五屆和第六屆,則分別憑借《北方狩獵》和《等待路遠》獲得“文藝小說組”的“特邀評委選擇獎”和“生活懸疑組”的優秀獎。

大家大概也注意到了,連續三屆得獎的魏市寧,每次獲獎的組別都不同?!俺⑹孕鶚碌奈尷蘅贍堋?、“用純文學的方式寫類型小說”是編輯和讀者們對他的共同評價。第五屆征文大賽“文藝小說組”的特邀評委,是陳可辛導演多年來的黃金搭檔、香港知名編劇許月珍女士,在她看來,《北方狩獵》細膩而荒誕,整個故事娓娓道來,字里行間卻透露著驚悚,是很獨特的閱讀體驗。

《北方狩獵》說的是一個活在當下卻被現實生活壓抑的男人,因為被其祖輩的狩獵故事打動,他決定追尋祖輩狩獵的足跡,喚起生命的野性。兩個互為鏡像的狩獵故事,兩位主人公分屬同一家族的祖輩和孫輩,相同的血統對于狩獵卻擁有不盡相同的動機和感悟。雖然它也和魏市寧大部分的作品一樣,透露著一股來自鄉野的生猛氣息,但不同于其它作品充滿了諷刺戲謔和黑色幽默,《北方狩獵》詩意而充滿隱喻,流動的意識宛如夢境。

這部看似朦朧的作品,魏市寧卻很清晰地闡明自己的創作理念:“我基本上只寫兩種東西——自己構思的故事,自己思考的問題。故事需要盡量直白,問題則需要被多面裁奪?!侗狽結髁浴肥粲諍笳?,它思考的主題是,勇氣是否關乎道德?!倍雜謐約喝雜杏嗔θヌ剿韃煌男醋鞣綹?,魏市寧表示慶幸,但當問及《北方狩獵》被許月珍看中之后,是否有同名影視劇項目在推進時,魏市寧爽快地否認了:“沒有的事,雖然我現在在做編劇工作,然而我好像是影視版權絕緣小能手?!?/p>

很多作者在豆瓣閱讀上打響名堂后,又紛紛出書轉戰傳統圖書市場,但魏市寧早在征文大賽得獎之前,就出版了首部小說集《時間陷阱》。那是一部類似于《世界奇妙物語》的腦洞故事集,可是魏市寧卻對這部作品表示深深的不滿和遺憾:“這本半懸疑、半科幻、半文藝的雜書并不理想,當時也是扭成了類型故事的方向才得以出版。感慨最多的還是遺憾,不是遺憾成書不符合自己的理念,而是不滿意自己彼時的創作心態。我不是職業作者,不靠小說寫作來謀生?;故翹炔還歡蘇??!?/p>

魏市寧為書中場景畫的構思圖

盡管魏市寧常用“懶”和“慢”來形容自己的狀態和創作速度,但是他保質保量地在豆瓣閱讀上發表作品卻是有目共睹。2016年7月發表的首部作品《白塔尋印記》便榮膺豆瓣閱讀“小雅獎”的“最佳作品獎”,后來因為作品高度的原創性和多樣性,第二次獲得“小雅獎”時,已是“最佳作者獎”,更別說連續三年在征文大賽上獲獎的,目前也就只出了他一位。

魏市寧現在的職業,是一名專職編劇。也許很多人都不會想到,從外表到寫作風格都文縐縐的他,大學學習的專業,竟然是計算機。除了增強理性外,大學的專業似乎對他的寫作并無實質影響,除了大學課堂有時對他來說是不錯的小說寫作場所,因為“臺上分貝均勻的講課聲更容易讓人進入狀態,好像對講課老師的冒犯是刺激自己寫作的一種有效動力”。

但或許是基于理工科的思維習慣,魏市寧總能用純文學的筆觸,抽絲剝繭地理清一個懸疑故事或者科幻故事的內核,他在豆瓣閱讀上的處女作《白塔尋印記》其實就是一個擁有解謎內核的懸疑故事。故事設置在清朝同治年間的北京城,主人公白塔是紫禁城內務部的番役,也就是俗稱的“大內密探”,由于保存于漢章京值班房的太平天國御印神秘失竊,惹得滿清皇朝人心惶惶,而白塔便奉旨查尋御印的下落。

時隔兩年,該系列又出了第二部《酉州打廟記》,“神探白塔”這回破解的案子更為荒謬,是關于由一頭豬的死,演變而來的兩國外交風云。故事依舊設置在同治年間,在經歷了太平天國起義、英法聯軍侵華等重大歷史事件后,西學東漸的趨勢越發顯著,而民間老百姓與西方傳教士之間的各種沖突,也讓這個故事的演義色彩更加濃厚?!拔冶舊砭捅冉舷不獨媳本┫喙氐氖?,小說也好,近代史也罷,寫作之前,核實了一些地址和人物稱謂,但是白塔系列并不是歷史故事,也沒有做到嚴謹,如果可以,我希望讀者把它們當成兩篇重口味的童話來看?!蔽菏心雇嘎?,這個系列并未完結,只是不知道神探白塔下次又會碰到什么奇葩案件。

c

魏市寧為書中場景畫的構思圖

若讀多了魏市寧的小說,會發現他有很多專屬的寫作風格。比如,他的小說里,“馬”和“路”是兩大最常見的姓氏,馬家軍和路家軍的足跡遍布他大多數的作品,對此,魏市寧解釋這是因為這兩個姓氏比較好起名字,容易達到雅俗共賞的平衡點。再比如,魏市寧很喜歡用一種歐·亨利式的喜劇筆調來描寫小人物的悲劇或可憐可恨之處?!短越鶼販ā匪檔氖潛ザ潦ハ褪櫚拇笱掛淮未謂鋅用曬掌墓吹?,并逐漸升級自己騙錢技能的故事;在征文大賽中獲獎的《等待路遠》,則說的是一位嫁給犯罪嫌疑人的少婦等待丈夫歸來,好不容易等到了,丈夫卻以為自己會遭遇牢獄之災而選擇自殺。

魏市寧承認,對于創作而言,這種反差確實提供了素材和便利?!巴萍跋質瞪?,攜帶這種反差屬性的人事,都會讓人天然地感興趣,你看家庭、同事之間閑聊時,大都喜歡聊那些用‘居然’來轉折的事情?!背酥?,他筆下的主人公,常常是生猛好斗的草根務工人員,他們雖不受命運垂青卻絲毫不認命,并且隨時做好拼命的準備,魏市寧則說,這些人物的“不認慫”投射了他浪漫的幻想?!拔易約赫糯?、鎮、縣、城交織的生活,并且每年都要洄游兩趟,像個城鄉結合部的流浪者,這大概是我寫出‘生猛土鱉’的一大原因吧?!?/p>

“文藝小說”大概是豆瓣閱讀獨有的類型,其它的網絡寫作平臺上,都沒有這個類型的設置,它的設置,某種程度上就是為了讓那些以文學描寫見長的作者不至于被埋沒。點開豆瓣閱讀“文藝小說”的專屬頁面,能夠輕易地在顯著的位置找到魏市寧的個人簡介,他如今已是豆瓣閱讀編輯部重點推薦的明星作者,他也對幫助過他的編輯們表示感激:“寬容是大家給我的最大的幫助,當然,還有一些‘寫不完就殺了你’之類的口頭威脅,哈哈?!?/p>